死线是第一生产力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吴叶】阴差阳错 03

我发誓我立马去写论文……

03




现在的吴雪峰不知道,叶修更不可能知道。吴雪峰暗暗揣测着未来的自己的心思,叶修说断了联系,但是这么大的事自己怎么会全无反应,出于人情也该问候一句的,总不会是自己是有意地在避开荣耀吧。

不至于吧……

吴雪峰望着蒙尘的玻璃窗有的没的地想,其实倒也不是他猜的那样,不过是他要前去的异国荣耀没发展起来,本国的消息自然也传不到他的耳里。

此时此刻,本该是叶修和吴雪峰就此分道扬镳的转折点,因缘交错,再无交集的两个人,忽如其然地被掷骰子似的掷到了一起。

——不知是福是祸。

「如果,能再早一点的话,或许哥哥也能活下来。」

叶修听着苏沐橙突然来了这么暧昧不清的一句话,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择菜的动作停了下来,伸手关掉了水龙头。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叶修其实也没有外人看上去那么洒脱。别的不说,至少让他重新选一次,他会选择有苏沐秋的未来。

人生不能重来,可他偏偏戏剧性的重来了一次——在这么一个似乎可以改变一切,却又注定对某些事无能为力的时点。

「是我太贪心。」

最终苏沐橙还是摇了摇头,道:「叶修哥,我想加入嘉世。」

叶修只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没有解释太多自己和嘉世复杂微妙的关系,考虑到这时候的苏沐橙还太年轻,还不怎么能成熟地处理自己的情绪,一下子告诉她这么多恐怕不是好事,猛地听苏沐橙这么说,一时有些惆怅,「……想好了?毕业后也不上学了?」

「嗯。」她点点头,「等我搬过去,咱们就把这个房退了吧,省些钱吃点好的,真是,嘉世舍不得给你饭吃啊。」

虽然地段不大好,但是在h市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苏沐橙也就这时候能跟他说些体己话,在吴雪峰面前不大好意思抱怨。叶修闻言道:「再说吧,说不定哥这次连工作都丢了呢。」

这房子隔音不大好。

吴雪峰听见上下楼急促的脚步声,听见汽车鸣喇叭的声音,听见断断续续的啜泣声顺着掉漆的灰白墙上的裂纹悄悄蔓延开来。

然后,他听到了老旧的木门发出吱呀一声尖啸,叶修从厨房走出来,对他说:「不好意思啊。」

「没事,那我先回嘉世吧。」吴雪峰自然知道这种场合他应该要回避的,正准备站起身来,苏沐橙却探出个头来道:「诶诶诶等等,我都快做完了叶修哥你干嘛,我还有事要问雪峰队长呢。」

吴雪峰看着苏沐橙微红的眼角,又看看一脸无奈的叶修,叶修叹息道:「随她吧。」

吴雪峰本以为苏沐橙是要说一些比较沉重的话题,结果苏沐橙只是很随意地跟他聊了一些荣耀的趣事,问了他和叶修在嘉世的近况。叶修听着吴雪峰和苏沐橙说话,才真的有种这是在过去的实感,吴雪峰说的那些往事,他印象都非常稀薄了,只有一丁点残余的碎片,还埋藏着记忆回廊的深处,被吴雪峰一引,不经意地在脑海中活了过来。

像这样三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一起吃饭都是很遥远的回忆了,虽然他最开始他经常和唐柔陈果一起吃外卖,但也没有这种怀念感。苏沐橙坚持要掌厨,叶修看着她红着眼眶固执的样子也无可奈何,只能在旁边给她打打下手。

她总是在难过时这样简单粗暴地让自己振作起来。

「有段时间他烟抽得太凶了,我就给他房间里放了一堆棒棒糖和戒烟糖,我自己身上也会随身带几只。」

「老吴你现在有吗?」老烟枪叶修抽了抽鼻子,「没烟难受的紧。」

「叶修哥,吃饭呢吃什么零食。」苏沐橙笑道,「这么多菜都堵不住你的烟瘾。」

叶修嘴巴里有些寂寞,鼓了鼓嘴,埋头苦干起来。

一顿饭吃得倒也挺久,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很多。过去,未来,现在,一条时间线被打了个结,于是这个结就发散出更多的线。叶修把苏沐橙摁在椅子上,然后哼哼唧唧地拉上吴雪峰去收拾碗筷了。

苏沐橙愣愣地看着茶几旁的相框,三个小屁孩笑得猖狂,她把那温暖得好似要灼痛双眼的笑容拥进怀里,把被封存的回忆埋进心里。

已经,没事了。

一滴一滴,玻璃被水打湿,然后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哟,下雨了。」

叶修正洗着碗呢突然听见滴滴答答的声音,夏天的暴雨说来就来,闷热中混进了潮湿的气息,哗啦啦的雨点声和溽热都搅得人不得安宁。

「不好意思啊,这里挺无聊的,我穷光蛋一个自己也买不起大件。」叶修有些漫不经心地道。

吴雪峰笑了,「你不是买不起,是不想买吧,俱乐部不就有现成的电脑。」

吴雪峰好歹也跟叶修共同生活了三年,对方的生活习惯就算不刻意问也知道了个七七八八,第一年嘉世还没有给队长开单人间的时候,他跟叶修还住一个房。叶修确实不是特别喜欢出去逛荡的类型,闲暇时要不是在俱乐部的大屏幕那边随便看看电视,要不就是窝在宿舍看书打地鼠,有一次吴雪峰去找他,被他手里拿着的一本《孙子兵法》震惊了。

叶修见他诧异的表情,笑道:「很吃惊吗?来来来借你看,知道你脑子好,副队也来提升提升战术素养。」

吴雪峰哑然失笑。

再后来,吴雪峰发现他桌子上的钢琴谱子就更觉得说不出话来了。

「你该不会说是为了练手速吧?」

「知我者莫雪峰也。」叶修笑嘻嘻的,吴雪峰却是暗暗猜测起了叶修的身世。

说吴雪峰心思多倒是冤枉他了,当时那个年代,能学得起钢琴的非富即贵,叶修又总是一副大大咧咧不在乎钱的样子,倒真像哪家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出来体验生活的。

「你倒是不委屈,苏沐橙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你也不怕她嫌闷。」吴雪峰道。

「嗯……沐橙不用学习的时候,她会跟我一起去网吧打荣耀。」

「你……把未成年人带网吧去好吗?」吴雪峰哭笑不得,即使他知道叶修自己是网吧泡大的,也一时觉得难以想象。

「我跟沐橙,还有她哥,都是在网吧里混出来的。」叶修叼着刚刚吴雪峰给他的糖含含糊糊地道,「我们仨以前经常一起去陶轩的网吧。」

「照片上的那个人就是她哥哥吧?」刚才叶苏两人在厨房时,他不经意地看到了茶几上的相框。

「嗯,已经去世了。」

并不难猜想到的回答,最开始听说叶修有个和他不同姓的妹妹时,他还结合之前关于叶修家世的猜想,脑补了一下什么豪门恩怨同母异父的兄妹啥的,叶修听他说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差点没把糖给吐出来。

「哎哟你想象力可也太丰富了,等会儿我跟沐橙说,她喜欢看的电视剧里经常有这种情节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沐橙不打荣耀的时候就在网吧里追剧,在他旁边的叶修偶尔看到苏沐橙对着闪着荧光的屏幕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也会瞟几眼,感叹女孩子泪腺就是丰富。

「老吴你干嘛,我说叫你过来没叫你动手,我是那种没教养的人吗?」

叶修见吴雪峰撸起袖子像是真要来洗碗的样子嚷嚷了起来,吴雪峰笑道:「叶修,你还真跟我客气啊。」

「不行,这不能,你要是下次来我铁定不拦着,第一次绝对不行。」叶修果断道,然后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加了一句,「不过我跟沐橙已经打算等她毕业就把这房子退了,要来趁早哈。」

「没想到你还挺在意形式的。」吴雪峰看他样子就知道叶修没跟他客套,「那你把我拉过来做什么?」

「沐橙这姑娘心思细着呢,又死要面子。这次一是我的事让她难受了,二是让她想起了她哥哥,给她点时间让她一个人呆着吧。」叶修淡淡道,嘴里的糖含久了甜的有些发腻,「太倔了,她哥都没她那么倔。」

「长兄如父啊叶大队长。」

「那是,哥是什么人。」叶修毫不谦虚地应了。

两人正说着话呢,就看见苏沐橙走进来道:「雪峰队长留下来将就一晚吧,看这天气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了,的士也不好叫。」

「这……」

吴雪峰犹豫了起来,他没想到第一次拜访就要留宿别人家里,叶修却是反应平平,「行啊,睡我那屋呗。」

「你还代我答应了……」

叶修挑了挑眉头,「你也要跟我客气?」

吴雪峰没想到这句话这么快就被叶修还回来了,哽了一下,苏沐橙抿着唇莞尔一笑,对叶修说:「那我去你房间拾掇拾掇,你慢慢洗啊。」

「苏妹子,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们……」

「雪峰队长您也别跟我客气了,叶修哥能把你带回来我自然也把你当自己人看。」苏沐橙笑眯眯地道:「我现在一想到嘉世就来气,可不能迁怒你。」

叶修给吴雪峰递了个眼神,这姑娘现在是缓过神来把怨气撒嘉世上了,你可别去撞枪口。

吴雪峰心领神会。

「为什么是双人床……」

「哦,这房子的租客以前是一对夫妻,搬走的时候把旧家具也低价卖给我们了,以前是我和沐秋睡。」

「你们还真不讲究。」

「毕竟穷嘛,哪有那么多钱置办家具。」叶修摊摊手,「忸怩什么,你也跟我住了一年的。」

…………住是住了可也没睡一张床啊。

吴雪峰暗道,这时苏沐橙抱了一床被子进来,吴雪峰连忙接了过来。

「辛苦你了苏妹子。」

「没事没事,家里很久没这么热闹了,是我该谢谢你。」苏沐橙笑笑,朝窗外张望了一下,暗色的天空一片混沌,风吹着窗子发出空洞的啸声,她拉上窗帘,道:「就是这地条件肯定不比嘉世,委屈你了。」

「哪有的事。」吴雪峰道,苏沐橙却是发现刚刚还在的叶修不见人影,「咦,人呢?」

「去洗澡了吧,刚刚看见他拿着衣服出去了。」

苏沐橙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你也知道他确实不是客气的主,我拿我哥的衣服给你吧,你比我哥还要高一点,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吴雪峰道了声好,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苏妹子,嘉世的事,我跟叶修也在和陶老板协商,你也不必太过介怀,先把眼前的事忙完,叶修应该也不希望你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为他分心。」

苏沐橙愣了一下,笑道:「我明白,我不是小孩子了,只是没想到陶哥……」

她咬咬牙,「我只是一时气不过……不管结果如何,我总是要跟着叶修哥走的。」

评论 ( 2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