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线是第一生产力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YGO】遗失物 06

想走肾不想走剧情……(你
脑内是个多线AVG剧本写出来好像就有点没有剧本感了……选择肢和CG脑补得很开心wwww

序章 风铃草会议 01—05
第一章 第十一根荨麻  06



『黑暗之中,你是唯一的救赎。』


隼睁开眼,枕边的决斗盘一闪一闪地,散发出淡淡的荧光。
这个点会打来电话的人不做他想,他伸出手指,轻轻按了下按钮。
「游斗。」
熟悉的低沉声音从决斗盘传来,不如平常一般冷硬,反而还带着几分慵懒的倦意。
「对不起,吵醒你了?」游斗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
「没事,习惯了。」
毕竟战场上可没有让人呼呼大睡的机会,慢慢地,隼也变得浅眠起来,只要有一丁点声响,都能让他立马清醒过来。
LDS的安保做的相当不错,好几次他想偷偷跑出去都立马被发现了,隼简直怀疑赤马零儿是不是往自己房间里装了摄像头窃听器之类的东西,扯着围巾得到了对方的保证,然后又被拽回房。
「为什么非得把我留在LDS!!」
「我说了,在锦标赛期间我不想有任何意外,这么闲的话,不如跟未来的伙伴先打好关系?毕竟篡改记忆不是万能的。」
「……啧,那群弱得要死的家伙。」
但是安保严密与否,对隼而言都是一样的,即使久违地睡在软绵绵的床铺上,高度的警戒心已经成为了条件反射,在长期精神紧绷的环境下养成的戒备心不是那么容易解除的。
回想起来,居然只有和赤马零儿相互拥抱的夜晚才能熟睡,身体被使用到极限的那种疲累感是最有效的安眠药,发情的高热散去后,那种浓浓的倦意压得人眼皮都抬不起来。
「明天就要开始了……对战的对手是?」
虽然分组结果应当是是对参赛者保密的,但是赤马零儿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了,他的对手大概是融合次元的间谍。
「很可能是学院的人,到底是不是,明天交手就知道了。」
「你准备怎么做,隼?」
「当然是击溃他。」冰冷的声音又夹进了一丝杀意,「赤马零儿安排我跟这家伙对上,恐怕想借机来看清对方到底是不是学院的间谍吧,哼,对我而言倒是好机会。」
「我明白了,还有一件事。」游斗深深吸了一口气,「隼,我想过了,等到这场比赛结束,我们回xyz吧,阻断式抑制剂虽然难以入手,但是如果去拜托快斗的话……」
青年愣了一下,那充满着冰冷的怒气的面容柔和下来,然后被淡淡的阴翳笼罩了。
关于药的事,隼自己是想得清清楚楚了,这件事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同游斗说的。
赤马零儿心里利害分明得很,或许说是有分寸,他就是这样的人,冷静而精明,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隼下定决心要做的事,他不会干涉,无论在他眼里那是多么愚蠢而危险,游斗却不是,如果被游斗知道了……
「游斗,我们说好的,身为变相的人质的我所不能做的事,必须由你去做。」
而且……已经来不及了……
隼苦涩地勾了勾嘴角,且不说现在要到哪里去找快斗,就算找到了,对他而言估计也已经没什么用了。
「可是你这个状态……」
「我们还有重要的使命,不得不去完成的使命,你忘了吗,要把琉璃带回去……带回我们的心园,都说了你不要老是想把我当成保护对象。」
游斗有些恍惚,咬紧牙关攥紧了手中的决斗盘,「……隼,我想见你。」
「没事的,你就是人太好了担心成性,我没那么脆弱。」隼闭上眼,道:「这场比赛结束后,我去找你。」

心园的幻境在眼前展开时,场上的两人同时愣了一下,隼本来就凌厉的脸变得更加冷若冰霜,素良却是环顾四周若有所思状,先前那种夸张的做派瞬间消失了。
「欸……你果然不是基础的人吧?」
咬着棒棒糖的少年在立体影像的幻影里眨巴眨巴眼睛望着他,笑道:「在xyz的家伙真是没用,让一个omega逃出来了,另一个呢,也是你的同伴吧,弱小的败家犬总喜欢抱团。」
「你这家伙果然是……」从刚才看到心园开始隼的脸色就不是很好,素良的话句句都在触碰他的逆鳞,「你们学院夺走了我的妹妹……夺取了我们那么多同伴的性命,我要从你这家伙身上讨回来,吊唁他们的亡灵!」
「嗯?」素良歪了歪头,「你说变成卡的人?他们没死哦。」
「什——」
「啊,糟糕,说漏嘴了。」素良不甚在意地说了一句,然后笑眯眯地扬了扬决斗盘,「至于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不如你来亲身体会一下吧,你也是珍贵的样本呢。」

「那家伙的决斗盘变了?」
端坐在显示屏前的零儿眼尖地发现紫云院素良所使用的决斗盘和以往出战时所使用的基础次元标准款不一样。
「社长,这恐怕就是黑咲所说的能够把人类变成卡片的『杀人兵器』。」
青年眯着眼沉吟了一会儿,「中岛,做好准备,万一黑咲输了……」
「是,您放心,我们的人一直在监视紫云院素良,一旦他有什么不轨的举动,立马就可以控制他。」
零儿点了点头,「只是上个保险,我对黑咲还是挺有信心的,本来是想在这场比赛看清他的实力,结果出了点意外……」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道:「他的实力我已经亲自测试过了,不过现在来看倒是好事……可不能让他被变成卡片。」
「没想到紫云院素良会在这里自曝身份,难道他接近榊游矢真的就是单纯为了灵摆召唤吗?」
「不好说……说到底他出现在基础次元时榊游矢还没使用过灵摆召唤,他是因为别的目的而来的,恐怕观察灵摆只是顺便,既然他现在这么大大方方地完全不隐藏身份,就说明他的任务大概已经完成了,而且,我很在意他说的那个『样本』……」
「社长,发现那个游斗了。」中岛把监视器的镜头一转,一个黑色的身影隐藏在不显眼的阴暗角落。
低着头思考的零儿抬起眼来,「哦?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说是这么说,零儿脸上并没有任何惊异之色,他是拆了黑咲决斗盘上的窃听器,但那两人的目的,在第一次听到他们对话的时候就把握得七七八八了。
「就我的立场而言是很想把他吸收成重要的战力的,不过在另一个立场而言,就稍微有点……」
话音到了最后变成了一个有些诡异的停顿,零儿在内心叹了口气。
果然很麻烦啊,这无端的敌意,斗争心,如此不讲道理而野蛮……不,并不是无端。
年轻社长的目光有些冷峻,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锐利的视线停留在显示屏上那个穿着破破烂烂的深色风衣,近乎和黑暗融为一体的少年身上。
中岛眼观鼻鼻观心,道:「社长,那这个游斗要怎么办?」
「……放着不管吧,没必要刺激黑咲,那家伙意外地在这方面嗅觉敏锐得很。」
——像是护食的野兽一般。

——舞网锦标赛初战落幕,黑咲隼以仅剩100的生命值取胜。

游斗屏息看着眼前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青年,他的手背上还扎着输液的针,冰冷的液体正汩汩地流进他的身体。
「隼……」
对方没有回应。
那场决斗双方受到的冲击都非常大,紫云院素良倒下之后,游斗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面色青白的青年摇晃了两下突然也倒了下来。
现在LDS的人几乎都在看护,或者说监视紫云院素良,反而方便了游斗的潜入,即便如此,摸到隼的房间来还是颇费了一番功夫。
「——黑咲没什么问题吧?」
游斗耳朵一抖,立刻翻身到窗外,这个角度他看不见房间里的情况,只能隔着墙壁听到几个人在轻声说话。
「已经全部检查过一遍了,没什么问题,大概明天就会醒过来了。」
「那就好。还有,之前说的那个……」
「您要求的阻断式抑制剂已经给您放到办公室了。」
「辛苦了,我等下有急事要离开LDS一下,紫云院素良那边,他一醒了立马通知我。」
「是。」
真是相当公式化的说话口吻……赤马零儿是这种人么……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但是就是这个人……这个人把隼……
如果这个男人,这个alpha选择了隼……那……
这里不是XYZ,就算是XYZ,在这样的战乱年代,omega的人权保护也都是空谈。这就是战争,能把文明社会温情脉脉的表象撕毁,让一切陷入混乱和无秩序,最大限度暴露出人性的恶。
游斗背靠着冰冷的墙壁,垂下了眼睑。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们离开了,一墙之隔,游斗听见那个男人叹了口气,旋即开始轻声地喃喃自语:「这么多年了,终于抓到了学院的尾巴……辛苦了,你做的很好,按照约定,我把你的潘多拉之盒带来了,至于该怎么做……就看你自己了。」
然后是一段长久的沉默,这沉默仿佛是在和什么对峙着一般,漫长得让人难以忍受,只有窗帘被风扬起时猎猎作响的声音异常清晰。零儿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窗外飞扬的窗帘,伸手抓住了病床的护栏,低下身去——
——悄无声息地,如同海鸥亲吻海面。
脚步声渐渐远去,游斗探出身去望了隼一眼,银灰的眸子一转,犹豫了一下,反身朝着另一个方向飞速离开了。
他改主意了。
紫云院素良的事先放一边,现在,他要带着隼离开LDS。
在那之前,他要拿到抑制剂。
他为什么一直在犹豫不决呢,如果这个性别让隼这么痛苦的话,不如就舍弃掉好了。
明明是自己先向隼保证的,无论他是什么,他都仅仅只把他当做「黑咲隼」来看待,明明这么约定过的。
而现在,他的的确确,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或许是从那个诡异的梦开始的,或许是更早之前,从嗅到那种奇异的香气开始……

「阻断式抑制剂,也就是从根本上抑制信息素的生成,和人工合成信息素的假性标记不同,没有必须在发情期前服用的限制,也不会散发出「已标记」的气味,不会发情,也不会怀孕,并且这种效果随着服药次数的增长会越来越明显,且不可逆……与其说是抑制剂不如说是变性药了。」白衣的男子坐在车上看着传过来的资料,颇有几分感慨地道:「不愧是omega人口占比三分之一的xyz,在这方面的技术真是登峰造极了。」
「和一出生就知道第二性别的基础不同,他们xyz这种直到十几岁才觉醒第二性别的情况,的确有些人会很难接受吧……难怪会有这种需求。」零儿淡淡地道,「这回麻烦你了,博士。」
「我才要感谢赤马社长您呢,没想到居然有
机会能把这药用在xyz的omega身上……」
「话说我有些好奇,博士你为什么会从事这方面的研究?」
「说起来有点残忍……omega啊……在基础是被淘汰的种族,在beta也能怀孕的基础次元,omega独有的价值……也就是性的吸引力了。啊……我可不是抱着什么下流的想法哦。」男人笑了笑,「我只是,对这种性吸引力的根源,omega那个会让人疯狂的信息素感兴趣,到底是怎样的基因,会孕育出那种凌驾于人类的理性之上,像毒品一样的信息素。」
「这一点我有同感。」
「毕竟赤马社长您身边就有那么一个暴走的信息素发射源,肯定很辛苦吧。而且既然会主动要这种药,看来也是非常排斥自己的这个第二性别,处理起来也应该相当麻烦吧?」
「还好。」零儿推了推眼镜,接过男人递过来的资料,「这就是那个药的使用说明?」
「是的,说到底只是实验品,限制条件比较多,我们已经牺牲了一部分药性,把可能造成生命危险的副作用发作率降到了最低。首先要在无外部信息素干扰的情况下……」
零儿正飞快地浏览着纸上的内容,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是我。」
「社长!黑咲隼不见了!还有您房间里今天刚送来的那个也——」
零儿瞳孔一缩,脸色沉了下来,「那家伙……不该放着他不管的,立刻掉头回LDS。」

评论 ( 12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