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你曾见过我丢失的高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YGO]遗失物 09

因为那个非公式的身高爬上来更新……说实话我体感零隼根本差不了多少啊握草,现在这个身高差也太小鸟依人了吧握草十一公分真的可以把头搁肩膀上啊不是02你怎么长的你还记得你年下的设定吗你还记得你们以前同框的时候是怎么对我说的吗??????(绝赞大混乱
反逆组倒是安定的大只小只,游斗柚子在一条茄子色线靠好近同身高感到磕到糖(靠你能不能收一下你的滤镜 
说起来遗失物的开始就是因为我奶中了02是年下……a5要真出现奇迹出了公式书详细三围(不是)我给大家表演花式爆炸一日三更(x)

本章内容:弟控和妹控达成了共识(喂







09

一双大大的眼睛正在盯着他。
隼看着那张仰着头望着自己的脸,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你是……赤马零儿的……」
零罗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他,露出了迷惑的表情,然后看向他床边的柜子。
隼有些奇怪地转过头去,发现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赤马零儿拿来的一盘水果。
「你想吃这个吗?」
隼伸手端起旁边的盘子,零罗却没有说话,依旧是直勾勾的盯着他,或者说盯着他手上的盘子。
隼不是没和这么大的孩子相处过,毕竟琉璃也有过这么小小只的时候,这时候他倒忘了那时候自己也很小,不过像零罗这种默不作声的还是第一次见,再怎么说总不能对小孩子说太粗暴的话,隼在内心叹了口气,直接抓起一个苹果递给他,语气尽量放得温柔了一些,「给你,想要什么就说,别这么盯着我看。」
零罗似乎是受惊一般小小地吸了一口气,看看他,又看看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凑近了些伸手捧了过来,正想道谢,就看着面无表情的青年拿起桌上的小刀在指间转了一下,目光转向他。
零罗一瞬间还以为自己要被捅了,对方却只是探过身来把他手上的苹果又拿回去了,一边削皮一边喃喃道:「这应该洗过了吧……」
隼转动着苹果,感觉到纱布下手腕上的擦伤还烧灼般的隐隐作痛,这个痕迹,看来没有两三天是消不下去了。
「你……果然身上有哥哥的味道。」
一直沉默着的零罗第一次对黑咲说话了。
「哈?!痛…!」
被零罗的话惊了一下的隼一个恍神就割到了手指,因为被游斗喂下了抑制剂,他体内零儿的信息素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如果还有气味,也就只能是那时候沾上的……
他恶狠狠地咂了舌,单手把苹果用力塞他手里,有些没好气道:「你才这么点大……」
话说到一半,他才想起来基础的人都是一出生第二性别就已经决定了的,所以就算是这么小的孩子,能察觉到信息素也不奇怪。
……不过他懂不懂这层信息素底下暗含的意思就不清楚了。
零罗本来是好奇,因为对方看起来跟零儿针锋相对的,身上却隐隐浮着零儿的信息素的味道。不过看对方似乎很不高兴提到这个话题的样子,零罗最终还是没能把后面的话给问出来。
隼含住手指,一边把手腕上的纱布解下来包住了伤口,发现零罗抓着削好的苹果还在看着他。
「你还有什么事。」
零罗这才慢吞吞地道明来意:「哥哥叫我来找你…」
隼眉头一挑,「正好,我也有事要问他。」

视线太扎人了。
似乎是这次闹大了,他一出病房,各种各样的视线就集中到他身上来,说不上恶意也说不上善意,探究似的视线总归让人不大舒服,像是在看什么奇珍异兽一般。
在他人眼里黑咲就是一个从lds提拔上来的学生,而且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至今为止伪装了自己的性别,因为他这个特殊的身份,可想而知会有怎样下作的猜测和怀疑,若不是隼神色不虞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凶恶,怕是某些视线会更加肆无忌惮吧。
不管怎样,被人赤裸裸地盯着看实在是让隼不快至极,隼皱着眉头瞪了回去,然后一把拉着零罗的手快步走向社长室,零罗跟在他身后埋头啃着苹果,也不知是不在意还是太专注了,始终没有抬过头,直到那些人从视野里消失了,隼眉间的皱褶才舒缓许多。
「喂,我进来了。」
姑且还是打了声招呼隼才把门拉开,赤马零儿似乎是在和谁视频通话,见他们来了点了点头。隼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零罗跑向零儿,在他旁边继续细嚼慢咽地啃苹果。
几分钟左右过后,零儿关掉了屏幕,转头对他道:「紫云院素良还没醒过来。」
隼皱了皱眉,眼神自然而然地就变得有些锐利起来,躲在零儿背后的零罗看到那个表情,不由得有些害怕地攥紧了袖子。
「我不记得我有下手那么重,你是不是又打算把我排除在外了?」
「哪里的事。」零儿说道:「我没限制你在这里的自由,要是怀疑我说谎的话,你去亲眼看看如何?」
紫云院素良的房间在地下最底层,被严密地监视起来,隼跟着零儿踏入电梯,零儿摁下了电梯的按钮,道:「你那个伤口怎么回事?」
隼低头看了一下手指,顺手把纱布解了下来,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
「削苹果的时候被小刀割了一下。」
零儿扫了一眼他食指上凝固的血迹,接着道:「紫云院素良体内好像埋入了某种芯片,在阻止他醒过来。」
「芯片……?」
听到这个词的隼一瞬间感到了迷茫,零儿道:「融合次元的科技比我们要先进得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技术也不足为奇,那个男人的头脑也不是摆得好看的。」
黑咲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是指自己的父亲,心情顿时就有些微妙。
电梯门打开了,隼的眼中映出了一个仿佛是无机质的世界,玻璃的对面躺着的就是紫云院素良,那天和隼战斗时受的伤已经看不到了,取而代之是各种管子和电线缠绕在身体上。
「社长。」
一个身着白大褂的研究员看到零儿来了,道:「紫云院素良的决斗盘我们已经解析完了,构造方面没什么值得注意的,至于将人类变成卡的原理还没搞清楚……不过,我们发现了一段令人在意的影像文件,现在正在破解中。」
反抗组织搭载在决斗盘上的那个变卡机能,说到底只是直接在学院的决斗盘上改造而成的,至于内部到底是怎么操作的,他们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辛苦了。」零儿点点头,「有什么进展的话随时向我报告。」
「如果他要是一直这样……」
「我刚才跟科研部门讨论了这个情况,接下来可能会采用物理方法把那个芯片取出来。」
零儿朝着电梯走了回去,倒像真的只是带着隼来看一眼,待到电梯门关上以后,隼开口道:「你知道游斗去哪里了吗?」
零儿瞥他一眼,「他去哪里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那天以后,游斗丢下一句「我有点事去办」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连电话都打不通。
隼很担心,更多地是觉得难受。
就是因为我那令人发笑的示爱,才让游斗那么痛苦吧,不管再怎么辛苦,他都坚强地扛过来了。
在自己面前潸然泪下的游斗,看上去是如此的难过。
那光景如针扎一般,刺痛了隼的内心。
隼看着电梯的荧蓝色数字一点一点地跳动,然后突然一灭。
隼眨了眨眼睛。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脚下传来,视野忽然一黑,电梯剧烈地抖动一下然后迅速下坠,隼一个不稳,后背撞到了门上。
下坠了几秒后,电梯发出尖锐的警报声后停了下来,隼背靠着冰冷的电梯门,从地上站了起来。
「下面好像发生了什么。」
零儿说着掏出手机,不出意外地看到信号消失了,他借着屏幕淡淡的荧光,在电梯的按钮上摸索着。
「难道是学院的……」
「不好说。」零儿打开了藏在内层的暗线电话,「控制室,听得到吗,最下层怎么了?」
「社长吗!最下层发生了原因不明的爆炸,受爆炸的影响,通往地下的电梯停止了。」
「我知道。」零儿淡淡道:「我现在就在电梯里。」
「?!您还好吗?!」
「没事,看来是应急功能启动了,现在大概停在负十多层左右。」零儿道:「不排除有外部入侵的可能,注意点。」
「是!」
零儿挂了电话,「就是这样,我们得暂时在这里呆一会儿了。」
周围一片漆黑,隼抱着胸背靠着电梯的墙壁,只能根据零儿说话的声音判断他大概的方位,正打算开口时,电梯的喇叭突然又沙沙地响了起来。
「哥哥。」
「零罗吗,怎么了?」
「爆炸是特护病房内部发生的,你们现在停在负十六层。」
隼有些吃惊,没想到短短的几秒间,就跌了这么多层。
「也就是确定没有外部干涉是吧。」
「是的,但是怀疑还有残余爆炸物的可能性,我们的人暂时不能下去。」零罗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那个人……也跟哥哥在一起吧?」
「零罗,他叫黑咲。」
零罗点了点头,「我会记得的,还有,暗线通讯的备用电源撑不了多久了。」

「那家伙,跟你能普通地对话啊。」
零儿切了通讯,听见隼这么说的时候回道:「零罗有点怕生,习惯了就好了。」
「不过真稀奇,你会对我身边的人感兴趣。」
「……只是想起了琉璃而已。」
这种黑暗的密闭空间,也让人有种怀念感。
「隼,你又藏到这种地方来。」
游斗一脸无奈地打开柜门,看着藏身在里面的青年,大大地叹了口气。
「他们走了没有?」
「早走了。」
「呼……得救了。」隼从柜子里钻出来,拍了拍衣服,「真是死缠烂打,希望他们能听听人话啊,一下子就蹿出来说要和我决斗是怎样……」
「因为隼太显眼了,同学们都在传你和梅花的快斗到底哪个才是这届最强的决斗者。」
「啊?还有这种事啊。」隼兴致缺缺地拎起书包,道:「我们走吧,游斗,再晚就赶不上回去的电车了,琉璃还在等我们呢。」
尖厉的铃声截断了记忆的回廊,电梯又剧烈地摇晃了一下,然后传来了零罗的声音。
「哥哥,没事吧,刚才调试了一下,电力暂时没办法恢复,不过现在把电梯门拉开就可以从里面出来了……哥哥?」
零罗见那边迟迟没有回应,重复了一遍。
「……嗯,我知道了。」
零儿道:「现在我们有三个选择,一,留在电梯里等待救援;二,从这走下去看看特护病房发生了什么,三,回到地上待会再下来……在那之前——」
零儿扶住了倒在他身上的隼,「你还好吧,我刚才听到很大一声响。」
「没事…只是头撞到墙了。」
隼还有些头昏眼花的,太阳穴嗡嗡作响,刚才那一下他整个人失去了平衡,把零儿扑倒了还撞上了门,他撑着身子站起来,道:「出去吧,我受不了这一惊一乍的电梯了。」
「好。」
隼和零儿摸着黑把电梯门给强行掰开了,门外依旧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零儿道:「备用电源在最下层……看来还是得去一趟。」
隼正有些分不清方向,被零儿一把抓住了手腕,「走这边。」
楼梯很长,隼跟在零儿后面,零儿手机的荧光照在地上,一层层向下延伸的阶梯在那点微光之下影影绰绰,一不小心就会踏空。
不知道走了多久,零儿停了下来,隼吸了吸鼻子,嗅到了他很熟悉的硝烟味。
零儿低声道:「小心点。」
隼点点头,又想到这么黑对方也看不到,轻轻地道了声好。
零儿放慢了速度朝前走去,然后摸到了墙壁上的金属,他打开那个箱子,拉下了电闸。
隼立刻闭上了眼睛,强光照得他睁不开眼,等到适应了光线时,眼前的景象惊得他睁大了双眼。
研究员们七横八竖地倒在地上不知生死,那面巨大的玻璃整个碎掉了,地上,桌子上全是玻璃渣子,原本躺在病床上的紫云院素良也不见踪影。
「可恶,果然是被他逃走了!」
「不,你看这个。」零儿踏着地板上的碎玻璃走过去,拿起床上的一张卡朝向黑咲。
隼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是无论怎么看,印在那张卡上的,正是消失的紫云院素良。

评论 ( 4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