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花都】樱花樱花想见你


在基晴家花圃里的众多花草中,最显眼的是一颗硕大的樱花树,当年的莲见晶第一眼就被吸引了。

那枝桠蔓延开甚至有一部分伸出栅栏外,花期一到,枝头就缀满了娇艳的樱花。花影摇动,花枝披离,粉嫩的花瓣随风飘扬,远远望去像是一团红云下起了花雨。

一树樱花漫开的景象极美,晶看得痴了,踮起脚尖趴在铁栅栏前呆呆地望着那片花海,鼻尖都是樱花淡淡的香气。

那时候的少年眼里闪闪发光,映着绯红的花影,落在另一个少年的眼里。

这是两个少年相遇之时的事,稀松平常,就如浮世中一朵兀自绽放的樱花。

十岁

「晶,过来过来。」

晶从小门悄悄进来时,正看见金发少年冲他招手,笑容灿烂。

「怎……怎么了?」晶有些不安地走了过去,基晴只是微笑,然后一把牵住他的手,拉着他一路走。

「等等……你要带我去哪……基晴?」

基晴快步走着,晶被他带着步伐有些不稳,任由金发少年牵着手。

「啊,对了。」金发少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着搞不清状况的晶说道:「晶,你先闭上眼睛。」

黑发少年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基晴伸手遮住了他的眼睛,催促道:「好啦就听我的啦。」

晶微张着嘴,然后轻轻「嗯」了一声。

「那我拿开手了,不要偷看哦。」

晶不明白他想做什么只得闭上眼点了一下头,感到捂在自己眼睛上的手离开了,接着传来悉悉簌簌的声音。

等到那声音停下了后,晶感到有什么东西被放在了自己头上。

「好了,可以睁开眼了。」

晶睁开眼睛,伸手碰了碰自己的头,指尖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怔忡,他把头上的东西拿下来,有些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那是个花环,都是些眼熟的花,选得也都是些素雅的颜色。

基晴笑着从晶手上把花冠拿过来,稍微调整了一下,「昨天洋子小姐教我做的,很好看吧。」

「嗯……」

「这样就好了。」基晴把花环重新戴到了黑发少年头上,看着晶笑得眉眼弯弯,「果然很漂亮呢。」

小小的晶愣了一下,双颊浮上浅浅的红晕,不知道对方是在说花还是说人,总之被赞美的孩子羞红了脸,不知所措地把头上的花冠拿了下来攥在胸前,用细若蚊蝇的声音呢喃道:「谢谢……为什么给我这个……」

「嗯?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啊。」基晴歪了歪头,「晶看起来就很适合花花草草,洋子小姐还说你是不是花的妖精呢。」

基晴伸了个懒腰,说道:「而且我很喜欢晶看着花的眼睛,就像星空一样,闪闪发光的。」

花枝摇曳,黑发少年连耳根都染上艳丽的绯色,慌张地低下头去。

十四岁

彼时的少年们已经大致有了男人的轮廓,清亮的声音都变得有些低沉,正处在少年和青年的交界处,那是最青春的年华,也是最安宁的时代。

两人并排着走在樱花道上,身旁时不时掠过骑着单车的人们,清脆的车铃声在三月的春风中回响着。

花瓣轻盈地打着旋落在湖面上,泛起的涟漪打碎了铺在水面的阳光,一圈一圈荡漾起金色的水波,流光溢彩。

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默着看着满天花雨,他们有着这样的默契,即使沉默也不会尴尬的默契。

「基晴,你不必如此的。」晶最终还是开了口,「你的父亲不是派了车来接你吗,何必和我一起……」

基晴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以散漫地语气说道:「那个啊,我很早之前就拒绝了,你很在意?」

「我不觉得陪着晶是困扰的事哦。」基晴看着垂头沉默的黑发少年说道,「因为晶是我唯一的朋友啊。」

晶眼神一动,然后那点波澜又悄无声息地沉寂下去。

基晴……和我不同。

家境富裕,又有着外国人一样漂亮的样貌,性格温和大方,这样的人肯定很受欢迎,然而他却说我是他「唯一」的朋友……

比起感动更多的是某种酸涩的情绪,悄悄生根发芽的暧昧情愫不能言说,心在甜蜜之前感受到的却是苦涩,心房持续疼痛着,不知不觉就觉得难受得喘不过气。

晶垂眸失语,基晴疑惑地看着停下脚步的晶,黑发少年伫立在樱花飞舞的街道,露出一个近乎透明的微笑。

「基晴是我的朋友,我很高兴。」

金发少年霎时间呆在当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晶出落得越来越标致了,那眉宇间一如既往的淡淡忧愁甚至也看起来气质出尘。

基晴难得的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没注意到那眸子里转瞬即逝的隐痛,他轻咳一声,「过来这边,还有想给你看的东西。」

基晴带着他穿过大街小巷,晶望着牵着自己跑的人的背影,记忆一下子和几年前的少年重合。

绯红的樱花,明媚的晨光,和煦的春风……

时间,如果能稍微停留一会就好了……

晶闭上眼,不禁这么想着。

基晴停下了脚步,晶微微喘着气,眼前是再熟悉不过的小木门。上了年头的门看起来有些破旧,当年高大得能很轻易通过,如今只到自己胸前。自己曾多少次穿过这扇门,只为了与那个等着自己的少年相见。

晶弯下腰跟着基晴走进去,走了几步,看见树下摆放着一个小小的茶几,两个茶杯飘着热气,桌上还有一小盘羊羹。

幼小的他们经常在树荫下,花影中,讲着各种各样的事,或者静静地坐着任凭时间流逝,直到夜幕西垂,落日的余晖洒满了整个庭院。

「我拜托洋子小姐悄悄准备的,这是家里新买的花草茶。」基晴拉着晶在树下面对面坐下,把茶杯推到他面前,「尝尝味道?」

晶犹豫了一下,瞥了眼基晴期待的眼神,小心地捧起茶杯,触手温热,花的香气和蒸腾的水汽混合在一起,沁人心脾的香味萦绕在鼻息之间。

「好香……」晶深深吸了一口香气,感觉全身心都被洗涤过一般清爽,他浅浅呷了一口,清甜的味道在舌尖漫延开,既不苦涩,也不甜腻,回甘无穷。

「你喜欢真是太好了。」基晴自己喝了一口说道,「晶喜欢甜的东西吧,之前还担心不合你口味。」

「不,这样刚刚好。」晶看着杯里漂浮的花瓣,雾气迷了眼睛,睫毛有点湿润地贴在眼睑上,他眨了眨眼,正好看到基晴把一块羊羹送入口中。

「呜哇!甜过头了……」基晴苦着脸把羊羹咽下去,看见他的样子晶忍不住笑了,「真有那么甜?」说着还不等基晴阻止就伸手到碟子里拿了一小块放进嘴里。

「……的确是砂糖放多了。」

基晴长叹了口气,「看来我不适合做这种东西啊……」

「诶?这是基晴做的?」晶诧异地看着基晴,金发少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半吊子而已……」

「不,比起我来好多了,我不擅长料理呢……被母亲郑重拜托了不要再进厨房了。」晶似乎十分挫败地说道。

那个晶,也会有这么笨拙的地方……基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晶有些难为情地别开脸,嘴角的弧度却抑制不住。

基晴盯着晶看了一会突然探过身来,「等一下,不要动。」

「诶……!」晶刚转过头就看见基晴放大的脸,近到连吐息都打在脸上,黑发少年立刻脸上烧红,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基……晴……?」

心脏疯狂跳动起来,像是要跳出胸腔一样鼓躁着,身体僵住了动弹不得,晶瞪大了双眼,放在桌面的手轻轻颤抖起来。

什么……这种感觉……

晶清楚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加速的声音,胸口像是要坏掉一样持续轰鸣着,一颗心慢慢收紧,窒息的错觉让呼吸升温,脸上的热度只增不减。

「这里,沾到了。」基晴凑过脸指了指晶的下巴,黑发少年呆住完全反应不过来。

「晶?」

「啊,啊……」晶慌乱地抹了抹嘴角,基晴看他慌慌张张的样子忍俊不禁,然后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道:「啊……累了。」

他说着就走到晶的旁边,直接把头枕在黑发少年的膝盖上,闭上眼睛。

「基晴……」晶被他搞得心一上一下的,他叹息着没有说话,靠在了背后的大树上,望着头顶那些随风在树叶的间隙间跳跃的阳光。

风暖暖地吹拂着,一旦闭上眼睛困意就渐渐袭来,睡在自己膝上的人呼吸变得绵长,晶低下头,那个人熟睡的脸就近在眼前。

微微卷曲的淡金发,天空一般明净的浅蓝色眼睛,这么独特的外貌,就像外裔一样。

说起来……还从来没听过基晴讲过他家里的事……

樱花瓣悠悠地落下来,晶轻轻把手放在基晴头上,把掉在那头漂亮的金发中的花瓣拨掉。

晶垂眸看着那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面容,脸上刚刚退下去的热度又回升了。暧昧不明的情愫不受控制满溢而出, 晶颤抖着双唇,感到心脏一下一下地钝痛,像是被勒紧似的的,让他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我……对基晴……」

不自觉吐出的话语消散在令人目眩的花香中,晶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眼,表情极其呆滞。良久,他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颤抖的嗓音仿佛风一吹就会碎掉。

「为什么……偏偏到现在才发觉……」

嘶哑着淡去的声音苦涩异常,晶像是要抑制战栗般攥紧了双手,胸口隐隐作痛,他死死咬住了下唇,把差点脱口而出的真心咽了回去。

风和着樱花鸣泣着,基晴浑然不觉地沉睡着,黑发少年痛苦地皱起眉眼,那双眼睛泛起雾气,模糊了那人睡得香甜的面容,他张了张口,却发现喉咙干涩异常,连一点破碎的音节都发不出来。

『那家的小姐,很可爱吧。』

晶无声地哭泣着,把刚刚萌芽的爱恋,生生地溺死在无人知晓的泪水里。

二十一岁

今年的樱花开得很早,本是清淡的颜色却开得极为浓艳,像是为了祭奠无端逝去的早春。花繁满枝,洋洋洒洒零落了一路的绯红,被风裹挟着飘向远方。

终于互通的心意,不想忘却的记忆,痛彻心扉的亲吻, 十指交握的双手,深入骨髓的欢愉,一度交叠的泪水,全部,就如同大梦一场。

「过去存在的缘分将会终结。」

「喜欢你到了痛苦的地步。」

被青藤淹没的小门,开到荼靡的樱花,洁白的白无垢,交换的御神签。

「已经,来不及了。」

时间和只增不减的思念一同流淌,刻骨铭心的爱意尘封在回忆中,奈何最终情深缘浅,一切转眼成空。

终焉

「为了想见见你。」

「你能来到这里,我真的,感到十分高兴。」

浮世空流,人事变迁,相爱却无法相守的两人,兜兜转转兜兜转转,跨越时空的洪流,还是微笑着于花都中再度邂逅。

樱花记得,他们曾经如此幸福过,记得他们于花都之中,相遇的这份喜悦。

end

free talk

题目来自同名歌曲,我觉得有些地方挺契合的就拿来用了,有种晶对基晴的自白的感觉
明明是晶先喜欢基晴的结果先告白的却是基晴呢,我很中意这种双向单箭头呢
花晓撒糖太多了不知道还能怎么个甜法,但是花都不一样,小时候有太多的欢乐都被宝井老师略过了,拓开来写恐怕三天三夜都写不完,就挑了一个出来写,看吧我没虐!
我喜欢治愈人心的正太的故事~虽然只是大概意识流式地拉了一下时间轴……不过写的时候很开心~~~乙女心全开^q^

评论 ( 6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