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破刃之剑】FAKE FATE

被人安利了「给我吉尔莱卡的糖吃!」临时去看了破刃的tv,没看过剧场版可能有bug
吉尔格简直影帝……so可怕
不过ed中吉尔格居然也和主角拿着差不多的断剑……夫妻双剑吗你们……

题目和正文基本没关系,只是个有点肉渣的产物【。
吉尔格略渣
ooc
R15

他们这只临时组建的小队其实是有正规训练的。

莱卡特不是军人,虽说做农活身体素质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还是差了几分巧劲。妮维队长不止一次骂他木头脑袋,却又细心地指点他。

莱卡特心里对她还是存了几分感激的,这个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女性还是十分为人着想的。

本来驾驶格雷姆要求的主要是灵敏而不是蛮力,当然身体素质是提高生还率的重要因素,兵士们自然不会怠慢。

——除了一个人。

「吉尔格那家伙今天也没来?」

「是。」

妮维叹了口气,「这人真是越来越不把军纪放在眼里了。」

莱卡特不知怎么接话,他到目前为止也只见过吉尔格一面,对他的印象几乎都是从别人口里听来的。

说他是个残忍地杀害了同伴的男人。

那个男人有着一头张扬的红发,莱卡特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鲜艳的发色,他看到吉尔格从驾驶舱出来,赤红的发丝在空中飞扬,眼镜下细长的眼睛显得人很精明,明明有那么引人注目的头发,虹膜却是淡淡的水色,比西琼的眸色还要淡上几分。

拥有如此纯熟技术的人,看起来居然这么年轻……

像是察觉到他的注视,吉尔格转头过来,微微勾起唇角。

很惬意闲散的神情,就好像他们不是身处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战场一样。

那是他们的初见,莱卡特还不知道吉尔格还给他评分来着,至于满分是多少……他应该不会想知道。

「今天的体能训练到此结束!」

妮维一拍手叫了一声,其他大汗淋漓的人停了下来,和妮维和莱卡特两人打过招呼后陆陆续续离开了训练场,妮维收了一下东西然后把一块石英丢向莱卡特,喊道:「老样子,记得锁门!」

「遵命!队长!」莱卡特佯装严肃地行了个十足标准的军礼,脸上的表情却憋不住,妮维笑骂了句臭小子挥挥手走了。

莱卡特自觉修炼不够,一开始就向妮维申请了训练场的使用权,妮维很大方地答应了,所以一直都是莱卡特最后一个离开,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努力,那时候留下来,除了赫兹尔和西琼的因素,主要还是因为自己的负罪感。

为了国家而战之类的,他还没有那么高的觉悟。

他只是觉得不该这样,他们四人不该变成这样。

他虽然脑袋不灵通,也知道两国交战这种事,绝不是杰斯凭一己之力就能阻止的。

政治上的事他搞不懂,也不想搞懂,他只是单纯的,不想他们两人最终还是兵刃相接,不想再看到,同伴死在自己眼前。

他们四个,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这一点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

西琼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当年她说的含蓄,却也是明明白白的暗示,只是他对她没有那种想法,也不想耽误她。

他把她当朋友,当妹妹,唯独不把她当情人看待。

而且她现在已经嫁做人妇,嫁给了他最希望她嫁的人,做了尊贵无比的王妃,他没什么遗憾的。

而自己,安于乡野做个普普通通的农夫,他们的生活本该再也没有交集。

可惜世事总是在反复变迁的,自从被赫兹尔一纸召书招到王都来,莱卡特的命运有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莱卡特长叹一声,他本不适合思考这种东西,他向来直来直去,这般想来想去弄得自己思虑重重反而觉得被绑住手脚,他甩了甩头,把发丝上的汗珠和混乱的思绪甩掉。

甩头的时候,突然瞥见门边有一个身影。

「哟。」红发的男人走了进来,微笑着招了招手,「你就是莱卡特君吧。」

「吉尔格?」莱卡特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转头来看这个突然到来的人,面色疑惑,「你怎么会来?」

「只是路过,听说你是个『无魔力者』有点好奇。」吉尔格说道,面上的微笑依旧如和煦春风,「不能操纵石英,成为格雷姆的驾驶员也不久,今天就能做到那种程度,你难道有什么特别的才能吗?」

好像……没有他们说得那么可怕啊 ,不如说简直是教养良好啊……哪家的贵族子嗣吗?莱卡特看了一眼微笑的吉尔格,他本身也不是拘谨的人,说话也大大咧咧起来。

「叫我莱卡特吧,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莱卡特摸了摸乱糟糟的头发,「你才是厉害,明明看起来比我年轻,能有那种不得了的技术。」

吉尔格从善如流,「莱卡特今年多少岁?」

「二十四。」莱卡特回答,又问道:「吉尔格,你为什么不来训练?妮维队长很为难。」

闻言,那个红发男人露出了困惑而苦恼的表情,「妮维队长……?她希望我来吗……?」

「什么意思?」莱卡特停下了擦拭头发的动作,一双碧蓝色的眼睛紧紧盯住了对方。

『那家伙曾经毫无理由地杀掉了自己的同伴。』

可以的话,莱卡特是不愿相信这话的,因为他从对方的眼睛里看不出惯于杀戮的暴虐。

『第二天他就自首了,没有任何辩解。』

至少……要听听他的解释。

「大家都对我心怀疑虑,我来了你们反而要处处提防吧。」吉尔格露出一个苦笑,「这样的我本来就不该和你们在一起……」

「那你就好好说明啊!」莱卡特一把揪起他的领子冲他吼道:「那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相信你不会无理由地杀害同伴的!到底有什么理……」

话说到一半莱卡特突然停住了,明明是才认识不到一天的人,他怎么下意识地就说出「我相信你」这种话来……

吉尔格微微睁大了眼,水色的眸子精光一闪,莱卡特愣愣地放开他,吉尔格退开一步整理领口。

「对不起我情绪有点激动……」莱卡特有些不安地打量他,自己怎么突然就生气了……「我这人是个粗人你别介意啊,吉尔格。」

吉尔格默默地拉了拉衣领,刚才他的惊诧不是装的,不仅因为这人突然的举动,也因为他不经大脑的话。信任我?这个人到底有多天真?那位高高在上的王妃大人居然喜欢这种人吗……

莱卡特看他半天沉默着以为他生气了,据说这种特别有素养的贵族被人挑衅了若不还以颜色是觉得有损尊严的,他想着这些漫无边际的事,却听到男人说道——

「你真的想知道?」

声音低沉得像是从刀口上滚过,吉尔格在莱卡特看不到的角度微微一哂,抬眼的时候又是另一副模样。

「和我打一场吧,莱卡特。」吉尔格拿过一旁的木刀,又把另一柄扔给他。

「真的假的?」莱卡特瞪大了双眼,「你真要和我决斗?」

「你想到哪里去?我没那么小心眼。」吉尔格依旧笑道,「就当我想和你较量一场,不行吗?」

「不行不行。」莱卡特摆摆手拒绝得干脆,「我可不会。」

「我倒是忘了你不是军人出身。」吉尔格只是笑,把刀丢到一边,「那我们双方都不用武器如何?」

莱卡特看着他包裹在长衣下纤长的身形还是摇头,这人看起来瘦瘦弱弱的,真要肉搏怕是会出事,「我没有和你打的理由,而且军内禁止私斗。」

「这样啊……」吉尔格眯起眼,水色的瞳孔里像是有刀光剑影,「那我给你个理由吧,你不是想知道那件事吗?你要是赢了我就全部告诉你。」

莱卡特吃惊地看他,红发男人神色不变,笑眯眯地望着他。

「怎么样?还是你害怕?」吉尔格笑得促狭,用一种十足轻佻的语气说道,「怕会像那个人一样在训练时被我杀掉?」

「你……」莱卡特面上明暗不定,他不知吉尔格意图,这人变脸之快也让他咂舌,只是莱卡特到底不是心性沉稳的人,被对方这么一激血性也上来了,他挑眉,「一言为定?」

「绝不反悔。」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