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棕白

被七集刺激得精虫上脑,本来就站棕白蓝大三角的我更加鉴定了烟总攻(人生第一次做了攻控(´・ω・`)

棕白(还是叫烟草?)

背后注意?

纯粹满足自己的yy,只有棕白两人的小树林.avi

没有逻辑!和原作情节完全不同注意!!

被扑倒的时候锦史郎还没回过神来,他整个人都被扑得猛地向后蹭了几分,虽然隔着浴衣还是感到背上火辣辣的疼,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就和压在他身上的人四目相对。

「会长大人,你好香啊……」棕发青年还压在他身上,鼻尖轻轻蹭了蹭素白的浴衣,还是一如既往的懒散语调,深蓝色的眸子里却带了不大明显的笑意望着他,「是刚洗过澡吗?」

被烟压在身下的人衣衫不整,浴衣因为刚才那过大的动作而散开,露出大半个白皙光滑的胸膛,在淡淡的月辉下宛如白玉一般,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而那白皙清俊的面容因为他刚才近乎戏弄的话语而泛起了浅浅的绯色,像是涂了一层胭脂水的和田暖玉。

锦史郎又羞又恼,怒道,「快从我身上离开!」

「啊,不好意思。」

烟微微撑起身子,锦史郎拢了拢浴衣坐起来,露出了银发下掩着的半个脖颈,锁骨的凹陷处藏着一小块阴影。

「会长大人为什么讨厌我?」

此话一出锦史郎眉头立马深深皱了起来,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瞪着他,「你……!居然在我面前提起这事……由布院烟!」

「因为热史?」蓝眸青年勾了勾嘴角,「因为我抢了你青梅竹马的好朋友?」

「你这……!」

烟拉过那人气得发抖的双手,然后不容分说地压在地上,「可是我可是很喜欢会长你呢。」

「什么?!」银发青年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嗯……果然这味道好香……」烟倾过身去嗅了嗅那白皙纤细的颈子,对方滚动的喉结就在鼻尖上,一抬头就可以咬到。

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他压住了对方挣扎的手,腿挤进了对方分开的浴衣,吐息打在银发青年的脖颈上,咬住了那一块细嫩的皮肤,直到它染上花汁一样的嫣红。对方身上还残留着沐浴过的水汽,触手湿滑,像是洇了水的上好丝绸。银发青年颤抖着身子不知是羞是怒,张着口半晌说不出话来。

「唔……太好得手了会长大人。」

评论 ( 30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