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韩叶】难解难分 下(end)

「沐沐你快来啊!我要顶不住了!」陈果催促着,苏沐橙应了一声,然后转头对这边说,「不说了,你们好好玩,我先挂了。」说着便只剩一串滴滴滴的忙音。

叶修拿着手机又一副深沉的样子唏嘘感慨道,「老韩,我突然有种被世界抛弃的错觉。」

「……」

叶修摆弄着手机突然眼睛一亮,正准备说话就被一声稚嫩又中气十足的叫喊打断了。

「闪光弹!」

说着一个摔炮就在他脚边炸开,惊得叶修差点把手机砸地上了。

「有种别跑!看我的豪龙破军!」一边另一个小男孩叫着冲过来,手里还舞动着一个细长的树枝。

「吃爷的手雷!」拿着摔炮的那个直接抓了几把摔炮丢在路上,噼里啪啦好一阵响,乍一看还真有点百花缭乱的气势。

「噗……!哈哈哈!不知道张佳乐看到了作何感想啊!」叶修忍不住笑出声来。

韩文清脸上的黑气仿佛已经可以具现化了。

拿着树枝的那个竟也没被这阵势吓怕,避开了密集的摔炮以一个刁钻的角度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嚷嚷着,「看我给你点颜色瞧瞧!」

「不行了好想录下来给他看哈哈哈!」叶修笑得极其夸张,眼泪都被挤出来了。

「你们两个!拿着炮仗这么放不懂危险吗!」韩文清吼了一声,那两个一开始还缠斗在一起的小孩,看了一眼一脸凶相的黑衣墨镜男,突然一下子摒弃前嫌溜得飞快。

「快跑啊坏人来诱拐小孩啦!」一边跑还一边叫道。

叶修笑得更厉害了,抱着腰颤抖着,「哎呦今天什么日子啊,我脸都笑酸了!」说着还煞有介事地揉了揉微红的脸,对着韩文清扬起得意洋洋的笑,「这一定是老韩你不给哥抽烟的报应!」

韩文清摘下墨镜瞪他一眼,叶修笑够了抹了抹眼泪才道,「不笑了不笑了,今儿个我得年轻个好几辈,来,给你看个东西。」

叶修拿着手机的手伸过来,韩文清也侧过身去看。

看上去像是全家福,照片里三十五岁左右的男人抱着笑容可掬的小女孩微笑,一旁的女子俏皮地比了剪刀手,另一只手悄悄放到男人后脑勺比了个牛角的手势。照片下面还有一句「叶队新年快乐!」

其他两张面孔韩文清全然不认得,男人的脸倒是有几分眼熟,韩文清在脑海里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是谁。

「是谁?」

「老徐。有印象么?」

叶修这一提醒韩文清才有了些模糊的印象,「嘉世的最开始那个……」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出一根烟,只不过碍于没火只能叼着过过干瘾,「枪炮师,只打过一场就退役了,他现在在一家物流公司干得还不错,结了婚有了孩子,每年还会记得给我拜个年。」

韩文清想起来了,当年联盟刚起步时,那些网游老鸟大部分要不是早已过了当打之年,要不是天资不够,总之在职业圈混不下去了不得不退役。而这些人在那个艰难的时期,大部分都受到了叶修或多或少的接济。

韩文清显然有些触动,他想起了当初嘉世倒台时爆出来的叶修的合同,那点薪金放到现在连打发网管都不够,而叶修却拿了整整七年。

而他就是拿着这份微薄的工资,去周济那些人。

「时间过得真是快,老徐都有娃了。」叶修感叹道。

韩文清攥紧了拳头,一张脸溶在深沉的夜色里,叶修叼着烟走着,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边车水马龙,华灯璀璨,一边深邃寂静,月光如水。他站在光影的交界处,仿佛立于悬崖之巅——一边是无上的荣光,一边则是永恒的深渊。

韩文清突然想起过去那个十八岁的少年,他就站在台下看着自己的队友欣喜若狂地捧起奖杯,他周围都是喧嚣的人群,鼓噪着庆祝第一个冠军的诞生。叶修安静得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然而他的背挺得笔直,仿佛有一根脊骨支撑着他,不同于以往总是没个正行的模样,那双眼里像是有一簇明亮的火焰,要把他整个人都燃烧殆尽。

鬼迷心窍一般,韩文清抓过他的手肘,叶修被他扯得向他靠近了一步,黑白分明的眼里惊诧一闪而过,身后一辆汽车紧贴着背疾驰而过,呼啸着卷起漫天沙尘。

「咳咳……」叶修心有余悸地拉了拉围巾遮住半张脸,飞扬的沙粒险些迷了眼,「这车开得,还自带抛沙技能。」

韩文清十分自然地松了手,又帮他扯了扯衣服,「走路别走神。」

叶修惋惜地看着刚刚掉在地上的半截烟,默默收了手机。

03

等到叶修走进宾馆再拿着什么东西走了下来,韩文清才发现那是和叶修围着的同样的围巾,不过叶修的是黑色的,给他的是灰色的。

「沐橙织的,我们那每人都有一条,老板娘拿到的时候都快感动哭了。」

韩文清拿着那条围巾翻了个面,一个这样「╰_╯」的生气脸绣在最末端,另一边的眉毛有些斜,抿成一线的嘴巴还绣歪了,还真有点韩文清怒目冷笑的样子。韩文清望着他,「这就是苏沐橙说的你在上面留下的东西?」

「怎么样?哥心灵手巧全能全知吧?」叶修笑着道,「我说你该把我打火机还我了吧?」

韩文清眼尖地发现叶修的围巾上也有着白线所绣的图案,是片叶子,针脚细密,一看就不是出自叶修手笔 。

叶修伸手出来,韩文清却没动,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哎哟喂老韩,别什么都不说啊,光在这傻愣愣地站着是怎么个意思?」

叶修见韩文清一脸认真的表情便收回手揣在兜里,眼底的笑意玩味而张扬,却又非常从容。

「真舍不得哥就直说啊,我又不会笑你。」

这话鬼才信。韩文清心里吐槽了一句,拉过叶修的手,把那纤细的手紧紧包住,直到冰凉的指尖都染上韩文清的温度。

叶修眼都不眨地瞅着他,然后一把把披在身上的衣服扯下来罩到韩文清头上,然后自己也踮起脚钻进去。

昏暗的路灯下两个靠近的身影贴在了一起,长长的阴影重叠在一起分不清彼此,虫鸣窸窸窣窣的声音渐渐远去,彼此心脏躁动的声音却听得分明。

叶修拽着韩文清的衣领,然后退开来,那种张扬着少年意气,却又懒洋洋的笑容又出现在脸上。

「英雄,一起吗?」

他们之间最动听的情话,莫过于此。

韩文清的回复是再度倾身上去,夜风扬起围巾的一角,那个有点滑稽的表情像是在舞动中活了过来,外套掉落在地上,落满霜华。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故事太多,人人不同。叶修身边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有被从生命中硬生生剥离的,也有渐行渐远的。叶修一个人走着,但他回过头来的时候,韩文清总会在。叶修于是知道,总有人,自始至终,都和他走在同一条路上。

回首过去,整个荣耀的起源几乎都伴随着叶修和韩文清这一对十年宿敌的纠缠。他们是永远的宿敌,也是最好的对手,他们就象征着荣耀的巅峰。斗神和拳皇,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叶修和韩文清,他们的名字在荣耀的历史上被处处写在一起。他们在各自前进的轨道上,始料未及地纠缠了十年,像是古树上盘曲虬结的青藤,又像是月老手里弯弯绕绕的红线,难解难分。 

七年来,人们津津乐道着嘉世三连冠和霸图终结嘉世王朝的传奇;两年后,人们对霸图十年和叶修的逆袭侃侃而谈。而这些光辉的荣耀淡去后,叶修和韩文清在长久的岁月里优雅,从容,然后老去。

——他们还会有很多个十年。

荣耀与你,不可辜负。

end

发现这篇已经有1w+了……10p还不一定够_(:з」∠)_

评论 ( 8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