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吴叶】阴差阳错

最开始只是记了个梗,写了个大纲感觉可以搞个小中篇……把卖萌的题目换成正经的题目,大修了一下表示正式开坑了!
私设多如狗
也不知道当年被我坑的gn还在不在……(你好意思说


01

「队长,你看这里……」邱非转过头去,视线接触到原本站在他身后的男人,稳重老成的少年难得地露出诧异的表情,他直愣愣地看着男人,连眼都忘了眨。

那人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环视了一下嘉世的训练营,露出一个懒洋洋的笑容,「小邱啊,练着呢?」

「叶秋前辈……?」

邱非盯着那张明显比自己大了几轮的脸,连自己的战斗格式被打翻在地上也没有反应。

嘉世所有人聚集在了一起,一边窃窃私语着一边时不时向那个夹着烟的男人望去。

叶修此时身上穿的明显不是嘉世的队服,而是另一条红白相间的运动服,胸口上有着一个徽章,下边还绣着「XX」两个字母。

这很明显是什么队的队服吧……难道后来嘉世改名了?

虽然大家都有着这样的疑问,但没人敢去问这个七年后的叶修。

这时候的所有人,完全想不到叶修有离开嘉世的可能性,只有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吴雪峰,看着那鲜红的徽章,微微眯起了眼。

「我说你们。」叶修像是终于受够那时不时瞟过来的视线了一般,嚷嚷道:「要看就光明正大看,我就摊在这里让你们看,做什么偷偷摸摸的。」

「队长,那啥,你怎么……」会穿着别的队的衣服?

叶修却像是知道他想问什么淡淡地打断了他,「先声明,你们最好打消想打探未来的念头,蝴蝶效应知道吧?我不知道我说了会有什么后果,所以你们也收收好奇心。」

被叶修这么一说,所有人倒是冷静下来了,刚才还有几个队员差点连「嘉世到底拿了几个冠军」都问出来了,还有拿着纸笔准备问未来的彩票号码的。

「还有事吗?没事就回去训练,都散了散了。」叶修摆摆手,率先站起来离开了会议室,貌似无意地说了一句话,就像是他们那个年轻的小队长在给他们做的赛前动员一样。

「你们加把劲,嘉世今年也不能输给霸图。」

现在是嘉世刚刚夺得三连冠的时期,嘉世风光正盛,一切也还是最初那样,大家怀着对胜利纯粹的向往,全然没有想到折戟沉沙的可能性。

就连叶修自己也有些触动,现在的他正处于鼎盛时期,如果能改变过去,那么或许,嘉世就不会……

但是这个念头只在他的脑子里停留了一会马上就被他压下去了,他承担不起随意改变历史的后果,尽管他也有后悔的事。

真是个恶劣的玩笑。

叶修燃起一根烟,早已等在那里的少年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望着自己憧憬已久的队长,喉咙动了两下,「队长,嘉世怎么了?」

他本就心思细腻,再加上清楚叶修对嘉世的爱,他绝不相信叶修会自愿离开嘉世。

叶修心道糟糕,这孩子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熄了烟笑道,「刚刚我才说了什么你就忘了,小邱,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出现在这里本来就是个错误,不能再错上加错了。」

「我……」邱非急切地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叶修硬生生打断了。

「到此为止。」叶修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见对方毫不退让的的眼神有些无奈,叹了口气摸了摸少年的头,「你就还把我当做你的队长,至少现在还是。」

邱非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走了,叶修点燃了那剩下的半根烟,烟雾缭绕,仿佛又看到邱非倔强的眼神。

「如果不是你说出来,而是由别人猜出来呢?」

走廊的另一侧传来低沉的男声,叶修眼都没抬,抖了抖指尖的香烟,「偷听不是好习惯啊老吴,我怎么不知道你也走起了猥琐流?」

吴雪峰笑笑,走过来和叶修站在一起,现在的叶修或许比他还要大,就是身高还是比他低上一分。

「你知道的。」吴雪峰耸了耸肩,摊手说得很无辜,「我不是故意。」

叶修勾了勾嘴角不置可否,指尖的烟灰抖落下来,像是时间的沙漏,一点点地,把那些他经历过的光阴偷走。

「烟还没戒?」

「没有戒的理由。」叶修冲他一笑,又继续吞云吐雾起来。

他倒是当真不顾及吴雪峰。

算算时间也该到了,叶修眯着眼,看着头顶昏暗的灯光,记得吴雪峰应该是打赢比赛后不久就向他提出了退役,因为早就有所察觉,所以也不算太过惊讶。

「你还是老样子。」吴雪峰也不介意,只想着下次没有机会往他嘴里塞棒棒糖了有点可惜,「不过幸亏你没在外面露脸,不然我还没法解释我们队长怎么突然拔高了一截。」

叶修看他一眼,「你应该也不用解释了。」

吴雪峰一愣,露出一个了然的笑,「看来不需要我特地再给你递辞呈了。」

「形式还是要走的。」叶修道。

「那得麻烦叶队你再跟老板解释了。」

叶修僵了一下,深深吸了口烟,有些含糊不清地道,「行。」

「你和陶老板发生了什么?」

吴雪峰这次没跟他打太极,他看得出叶修还是有些顾忌,他和现在的嘉世之间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隔膜,叶修的表现就像是结了痂的伤口被挖出来,一边痛着一边又有些怀念。

叶修对他如此单刀直入的问话有些惊讶,吴雪峰很少说话这么直接。他很懂分寸,就算能敏锐地察觉他叶修的意图,也会考虑到叶修的想法,叶修不愿意提的事他绝对不会搀和,有时候叶修都觉得自己的副队是不是会读心术。

而现在,他善解人意的副队做出了足够「逾越」的行动。

「唉…我说他们小年轻好奇心重也就算了,怎么连你也这样?」

其实还是变了的。吴雪峰看着曾经的小队长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问题推回来如是想。 

叶修变得越发冷静了,数年的经历把他的棱角打磨得更加平滑,让他处事更加游刃有余,说话也更成熟了。

吴雪峰眯着眼睛盯着对方指间忽明忽暗的猩红光点,微光照映下,那苍白的脸显出几分沧桑来。

他提到陶轩就是为了试探叶修,吴雪峰到底是比邱非他们多吃了几年盐的人,所以他第一反应就是嘉世的上层出了什么岔子,而叶修的反应也不出他所料。

「算了,我不走了。」

叶修闻言惊讶地抬头,吴雪峰像是满意于对方终于露出熟悉的神色,微微一笑。

「啧……」叶修回神,反应过来自己是中了吴雪峰的招,收了脸上的惊讶之色,烦躁地揉了揉头,颇有些意有所指地道:「老吴你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一根筋呢。」

被强行定义成年轻人的吴雪峰佯装不知,笑道,「邱非的性子你还不清楚吗,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叶修闻言,抬起头来看他,烟雾缭绕中那双乌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却是硬生生让吴雪峰瞧出几分别样的焦虑和迷茫。

叶修大概也是在犹豫吧,毕竟他也不敢随便负担起吴雪峰的人生。

吴雪峰眼见着叶修叹了口气,掐灭了烟对他说道:「老吴……咱们也别兜圈子了,说实话,你退役后我们也断了联系,但是我知道你在国外过得很好,你是个人才,即使不混荣耀这碗饭吃——」

「停停停,打住打住。」吴雪峰忍不住出声道:「虽然难得你夸我我应该很高兴才是,不过你再这么捧我我也会忍不住膨胀的。」

叶修勾了勾唇角,吴雪峰接着道:「你先别急着劝我,我也是有自己的考虑的,我清楚自己的极限。」

话到了嘴边便有些苦涩,即使看开了,即使再明白运动员的黄金期就如同昙花一现,事到如今再让他亲口说出来也有些残忍,然而吴雪峰还是笃定道:「再让我上场打比赛恐怕是不行了。」

「不过在场下调停一下还是可以的。」

「那时候是我年轻,想事情太简单了。」叶修听他这么说,不咸不淡地道了一句,「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这么说着的叶修看上去似乎是倦怠极了,眉眼微垂地盯着自己手里的烟头。

「平时我怎么说你都当耳边风的,看来真的是狠狠地跌了一跤。」吴雪峰听他这么说,内心的猜测又坐实了几分。

「老吴,这事估计你也插不上手,他跟我的问题……已经不是在商言商这么简单了。」叶修眯着眼,声音放得很轻,「他是想打压我。」

这话说得其实也很不是很准确,叶修一开始只当陶轩利益熏心,这几年渐渐回过味来,利益是一方面,恐怕他对自己也早有各种不满怨怼,思来想去,便只剩报复一词得以形容。

「你怎么得罪了陶老板?」

「我……」叶修微微张着口,却是只冒出一句,「事到如今我也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不是从头来过一切就可以如东流水般消散的,虽然叶修自己也不想太过在意,但总归是心有芥蒂。

「我跟他的矛盾先放一边,老吴——」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你知道离开了嘉世的我前途一片光明是吧?」吴雪峰摸着下颔沉吟着,「怎么说好呢……知道了这个事我反而不想走了,知道了既定结局的人生没什么意思。」

「哈?老吴你没毛病吧……」叶修瞪圆了眼睛,手里的烟都差点掉了,「你是这种敢闯敢拼的愣头青吗?」

吴雪峰摊了摊手,「而且你以为我对嘉世没感情吗,知道嘉世出事了我怎么还可能无动于衷地说走就——」

「叶秋?!」

吴雪峰和叶修同时望向了出声处,那里正站在他们话题的主人公——陶轩。

陶轩本来就听那些队员说什么队长穿的好像是别的战队的队服,刚刚又听见吴雪峰说一句嘉世出事了,当场冷汗就下来了。

虽然对顶着冠军光环的叶修不肯参加商业活动有不满,但这时候的陶轩也不到要带头搞办公室斗争排挤叶修的程度。现在的他能想到的可能性,无非就是嘉世垮了,然后有其他的战队拉拢了叶修,或者倒过来,叶修被拉拢走,然后嘉世就倒了。

大概人就是这点贱,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叶修不会离开嘉世,陶轩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可如今叶修真的有了离开嘉世的可能性,他对叶修的那点不满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一门心思只想着怎么把叶修稳住。

「叶秋,那个,你……」

一时间陶轩有些张口结舌起来,竟觉得怎么开口都是唐突,三人站在走廊的过道里面面相觑,叶修犹豫了一下,叹着气先开了口:「……陶老板,你先别急,这个事我自己还没整明白。这样,先一切照常,你们平时该干啥干啥,我跟老吴商量商量。」

陶轩愣住了,叶秋从来没喊过他陶老板,上次见面的时候还在笑嘻嘻地叫他陶哥,面前这个叶秋,却是清清楚楚地跟着吴雪峰叫他一句老板。

还有一个你们,一个我和老吴,就是明明白白要把陶轩排除在外了,虽说叶修本意仅仅是觉得这事先让他自己搞清楚再说,毕竟他现在其实也是一脸懵逼的状态。但在陶轩听起来,这话的意思就是叶修现在已经不把他陶轩当自己人,要跟他划清界限了,拉着吴雪峰,说不定也是因为他把吴雪峰也一起带走了。

陶轩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前路灰暗,脸色青白交加的,最终还是吴雪峰出来打圆场:「陶老板,您先让叶队把情况理清楚吧,咱们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的也不是办法是吧?」

评论 ( 3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