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费米】扭曲的生命

mika中心
mika有点病,ooc慎

有费米


twist of fate

扭曲的生命

「那么,必须要加把劲才行呢。」

对吸血鬼来说,时间的流逝是一件太过迅速的事,所以他们往往不会在意一些细小的琐事。

但是米迦勒永远记得自己以人类之身所度过的时光,那些记忆带着蜜糖的甜美,绝望而又令人眷恋,一刀刀刻在他的心上,让他时时记得自己是以怎样难看的姿态,变成了丑陋的吸血鬼。

幼小的孩童在没心没肺逆来顺受的同时,悄悄藏起了尖利的獠牙和天真的梦想,在内心恸哭的同时,又怀着对鸟笼外的世界的向往。

然后,那个卑微的愿望沦为了灾厄,弱小的羔羊,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而被牺牲了。

被自责鞭打的少年,越发得冷漠而偏执起来,像是浑身带上了让人望而却步的刺。不如说百夜米迦勒这个人,从最开始就存在着扭曲的部分,只不过至今为止都被掩盖了。童年时受到的双亲的虐待,在他不自觉的情况下,留下了鬼魅般的阴影。

而费里德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从最开始就发现这个少年身上有着某种不协调的东西,米迦勒身上像是有一条黑洞洞的裂缝,散发着某种异样的气息:混乱,毁灭,破坏。他似乎随时都会崩溃,坏掉——

——然后从被撕裂的身体里蜕变。

费里德从他身上感受到了这种危险的东西,但他不知道这是因为米迦勒是「终结的炽天使」,还是百夜米迦勒这个人本身就这样。

对他而言,人类的情感很有趣,尤其是陷入激烈的矛盾的时候,人类往往会表现出异常动人的表情。 不幸和灾厄,幸福和安定,像是两生花一样,在爱与恨的夹缝间挣扎着绽放,开出扭曲而甜美的花朵。带着刺的藤蔓缠绕在人心上,给人带来疼痛的同时却又给予了人活着的实感,是他们更加珍惜自己的性命。 

正因为他们是弱小的「家畜」,才更加渴望强大的力量,也因此,很容易被膨胀的欲望吞噬。

但是米迦勒有点不同。他没有过多的欲望,或者说即使有,也被强烈的执念掩盖了。吸血鬼不会有那么强烈得近乎绝望的执念,他们所拥有的漫长生命,使他们健忘而很少对什么东西太过执著,因为那些东西都是易逝的。他们最大的欲望,是本能地对血的渴求。

当然,吸血鬼也是有情欲的。

当米迦勒在阴暗的拐角处目击到了交媾的吸血鬼的时候,意识到了这一点。

沉浸在迷乱中的两人没有注意到不经意撞见的青年,而目睹了白花花的肉体纠缠在一起的米迦勒依旧面无表情,平静地就像只是看见家畜交尾一样,掉头就走。

「那种很普通的。」

米迦勒冷冷地望向走过来的费里德巴特利,男人瞥了一眼那边,脸上一分尴尬的神色都没有,「还真是热情呢~」

「我记得那两个吸血鬼是不同派系的。」

「哦呀,你连这个都知道。」银发吸血鬼转头看他,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玩乐而已。」

「玩乐……」

「对,取乐的途径罢了。」费里德眯着眼睛笑,「因为太无聊了。」

「米迦还小所以还不明白呢,我们的生命太过漫长,快乐也好痛苦也好,都只是一瞬间的事。」

这样说着的男人摸上青年柔韧纤细的腰肢,语气里带着某种哄诱,「这样的话……为什么不坦率地追求快乐呢?」

——实在是太过明显的暗示。

米迦勒依旧没什么表情变化,既没有愤怒也没有羞涩,依旧面无表情地冷着一张脸。

「……随你好了。」

惊讶的反而是主动邀请的男人,「诶~米迦真的觉得自己可以吗,这样随便地自暴自弃了。」

米迦勒的表情更加阴郁,却还是有着苍白的美感。毫无疑问,他的容貌即使是在都是俊男美女的吸血鬼中也很出众。这很讽刺,如果他是作为人类长大的话,他的美貌不至于如此妖异,而还在继续生长的他,现在正处于少年和青年暧昧的交界线,声音糅杂着孩童的清亮和大人的低沉,那清秀的面容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漂亮起来。

「米迦是想惩罚自己?」男人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毫不在意年轻吸血鬼可怕的脸色,揉捏着他的金发。

「虽然一开始没想把你变成吸血鬼的,但是克鲁鲁这件事做得真不错。」费里德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把他拉近自己,旋即捧起米迦勒的后脑勺,让他抬起头来直视自己,深深地望进那幽蓝的瞳孔里,「这样的你也很让人心动啊。」

米迦勒看着诉说着甜蜜情话的男人,内心却没有一丝波动。他清楚地知道,这些话语都不是出自爱或者喜欢,这个男人是不会有这种情感的。

青年白皙的身体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紫红痕迹,就像盛开的蔷薇一样,有着淫靡的美感。费里德拉开他的腿,在米迦勒浮着一层淡粉色的大腿内侧印下一个鲜艳的吻痕,然后轻轻咬着那一块娇嫩的肌肤,直到那里染上同样的殷红。

米迦勒颤抖着,眼角是被情欲熏出的绯色,咬着牙说道,「……你在磨蹭什么,费里德巴特利。」

「虽然米迦想要惩罚自己……嗯哼,可我不是喜欢施暴的人呢。」

「你还真敢说……」带着喘息的气音听起来柔软了很多,但是那张情动的脸上却有着一双结了冰的蓝眸,「反正人类的性命在你看来怎样都无所谓吧。」

「啊啦,我自认为我对你还是挺温柔的,不管是小时候的你,还是现在的你。」男人不置可否,只是笑得眉眼弯弯,「你不这么认为吗,米迦?」

「只是高高在上的施舍吧?」米迦勒转头看着他冷笑一声,「吸血鬼丑陋的傲慢罢了。」

「啊啦啦,这么说还真是伤我的心呢,米迦。」这么说着的男人却根本没有一丝难过的神色,费里德那双比人类要凉的手抬起了青年的脸,狭长的血红竖瞳闪着促狭的光,「我可是很喜欢你的呢。」

「……你真是个轻浮的人。」

「承蒙夸奖~」

费里德像是没听懂米迦勒的讽刺一样笑了,「不过我真的不喜欢在床上让对方痛呢,怎么办好呢?」

费里德仿佛真的在困扰一样,抚摸着青年覆了一层薄汗的滑腻肌肤,然后抓起少年纤细的小腿,在脚踝上轻轻一吻。

「这样好了…」

费里德俯身,用了真劲压住米迦勒的双手,咬住了青年的后颈,被咬的瞬间,那些屈辱的记忆一下子苏醒了,真切得好似昨天才发生的事。

不…不要……!

米迦勒立即挣扎起来,却被压得死死得动弹不得,他几乎想要失声叫喊起来,喉咙却仿佛被某种可怕的东西扼住了一样发不出声。

被几个吸血鬼分享的经历仿佛又重现在眼前,弱小而无力的少年,像是破碎的布偶任由人摆布——脖颈,肩膀,手腕,小腿……四肢百骸的血液似乎都在流失。

他以为自己会死在那里。

——不如说死在那里还更好。

米迦勒眼里的惊恐一闪而过,漂亮的脸霎时褪尽血色。男人有些恶劣地笑了,手指摩挲着那个已经渗出点血的齿痕,把指尖沾着的血慢慢抹在青年苍白的侧脸上,拉出两道长长的血痕,「你看,人类的本能都是求生的,就算你以自己的意志放弃生命,身体还是忠实地想要逃避死亡的威胁。」

费里德和米迦勒的脸贴得极近,四目相对,连呼吸都交缠在一起,米迦勒在那酒红色的眼里,看见了自己动摇的面孔。

「就像那个时候你害怕我,也是潜意识害怕我会杀了你。」

费里德揉捏着他的脸颊,带着血腥气的手指磨蹭着青年抿起的唇瓣,那泛白的唇瓣像是被涂上了胭脂,艳丽而魅惑。

血液的香气诱使米迦勒无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唇角,虽然是自己的血,但还是稍微安慰了渴血的獠牙,费里德低低地笑了一声,低头吻住了青年的唇。

米迦勒惊讶了一下,下意识把嘴抿紧,费里德也不在意,慢慢地舔舐着青年咬紧的唇瓣,滑腻的触感让米迦勒浑身发毛起来。

然后,米迦勒闻到了,不同于自己的,血的气味。

青年尖细的瞳孔瞬间张大了,他抬起手来想要推开男人,而费里德抓住他的手腕,趁他片刻的松懈,两指捏着他的两颊,强迫他张开嘴,把自己的血强行灌进了米迦勒的嘴里。

压抑的渴求爆炸开,男人那几滴血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把米迦勒暗藏许久的欲望勾了出来。幽蓝的眸子里布满嗜血的光芒,年轻的吸血鬼主动环上对方的肩,十指死死掐进对方肩膀,就像是为了防止猎物逃跑的野兽一样,他忘我地缠上男人的舌头,更多地汲取对方口中那甘美的液体。

同族的血液,味道只是一般而已,但对饿了很久的青年来说,比任何东西都要美味。

被甜蜜的毒药诱惑了的青年失控地拽住对方的衣领,舌尖舔过饥渴的獠牙,卷去渗出的血珠,眼底的赤红之色翻滚着。

好香……好渴……还不够……

米迦勒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些,这么一点点血液根本满足不了干渴的喉咙,反而激起了更深的欲望。直到听到费里德从喉咙里发出的一声低笑,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青年顿时僵硬了身子,一把把男人推开,脸上的颜色变了,一青一白地,煞是好看。

男人眯着眼舔了舔被划破的嘴角,笑得极其戏谑,「米迦好热情呢~」

「闭嘴……!」

米迦勒愤怒地瞪着他,像是为对方的行为而动怒,又像在愤怒着自己的不争气,湿润的深蓝竖瞳因为被勾起的欲望而变得更加狭长,森白的尖牙也从被朱红侵染的唇角露了出来。

「明明接受了我,为什么不想接受我的血液?」费里德毫不留情地讥笑着,触上米迦勒尖利的獠牙,指尖染上深红,「难道米迦还觉得自己是人类?」

米迦勒眼神有些黯然,「只有你的血……我绝对不要!」

「啊哈,又在说这种任性的话了。」费里德不甚在意地笑道,「要是当初选了你的是我,你现在就得依附我为生了。」

「明明是你为了满足你的恶趣味杀了我,现在还说这种话。」

「嗯……谁说不是呢?」费里德突然暧昧地笑了笑,米迦勒敏锐地感受到什么皱了眉头,「不对,不只是这个……你对克鲁鲁隐瞒了什么?你和克鲁鲁都在隐瞒什么?」

费里德狭长的竖瞳瞥着他,笑了,「我说的你会信?还是说你更信任你的主人?」

似乎是对这个说法感到不悦,米迦勒脸色黑了几分,「……我有自己的判断。」

「那下次,你就用自己的眼睛去判断吧。」费里德像是想到了什么,轻笑了一声,「会困扰的可不是我呢。」

米迦勒沉默了一会,淡淡地开口道 ,「我对你们的权力斗争没有兴趣。」

「但你是女王的人,不管你愿不愿意,这已经是既成事实了。」

「……」

费里德摸着米迦勒的脸,深红的竖瞳蛰伏着危险的光,他在米迦勒耳边轻声低语,「我后悔了,那时候应该直接把你变成我的。」

带着湿气的吐息打在耳畔,仿佛蕴含着无数缱绻的情意,极其煽情。

米迦勒却不为所动,「利用我牵制克鲁鲁?」

「那也不错。」费里德咧开嘴角一笑,转而在青年腰肢的凹陷处落下细细密密的亲吻。银色的发丝散开,就像是把青年关进了白银的鸟笼里。米迦勒喘息着,被情欲的漩涡搅得浑身颤抖。

「米迦的话,一定会厌恶从这种行为中得到快感的自己吧。」费里德咬着他的耳朵,用尖利的獠牙磨蹭着红透的耳垂,低沉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笑意,「还是老样子那么的惹人怜爱啊。」

「稍微……闭上嘴一会……啊……」

疼痛和快乐,到底是哪一边米迦勒已经完全分不清楚了。在情欲中扭曲了自己的青年,趴在床上呜咽着,陷入了纯白的深渊。

他早已不渴望明天,他的愿望只有一个。

断断续续的呻吟中,米迦勒的心里一直回响着一个声音。

绝对……要把你救出来……

宛如诅咒一般的夙愿,将要让天空坠落。

end

还有二十多天还是忍不住看了tv_(:з」∠)_

tv简直……什么鬼(((

不过米迦基本没崩,贤章cv……我对贤章有来自小白龙的好感加成

费里德大大的立绘笑cry,叉腰+绝对领域(x,还有你还能不能好好走路wwwww

以及费里德大大对mika的称呼简直迷……米迦勒君,米迦君,米迦,以及那个丧心病狂的米↑米↓迦(吃下了糖(。

考哥这次的声音比白毛老师的声线更荡漾惹q^,那种轻浮感嗯哼~比官方的vomic感觉更棒了,说起官方的vomic,岸尾的mika其实比贤章要更戳我一点,贤章的声音感觉还是软了一点……小mika的腹黑感岸尾表现的比较带感(*´艸`*)

石川居然是君月……一直记得雷德少尉那种清淡的声音,结果居然去配了那个死傲娇……(´・ω・`)

感觉u1反而没有以前那种惊艳感了……cast表第一个知道的就是红莲,结果期望太高反而(´・_・`) 嘛不过比vomic要好知足惹,红莲画风真是崩成狗,让我静静(。

听说官抓有费里德大大邀♂请克罗里3p【雾】的剧情……光是想象都觉得很美味咕叽咕叽^q^ 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得到……

对tv的期望就剩下「你的公主」公主抱,还有拍(性)屁(骚)股(扰)不要删^q^ 

再吐槽一下官方的四格漫画……原作的米迦病得已经很突然了,还要加个痴汉属性是怎样啊´_>`官方ooc简直……还有mika的私服真是丑!出!天!际!不!想!say!话!

k神的transparent的歌词简直mika独白……下次有机会搞个降调版

33话,看到红莲要被捆绑突然觉得好兴奋hshs我一定不是一个人^q^

评论 ( 6 )
热度 ( 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