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喻王】不言而喻 上

今晚赶稿真有效率……感觉文力要用光了




眼前发黑,如同摔坏的万花筒里明明灭灭的光影,又像是突然炸开的黑色光圈。视野里全是幽黑的火焰,烧断了痛觉的神经,明明瞪大眼睛了却还是什么都看不到。这片黑暗还在摇曳着,带着灰白的光边,像是在邀请腹中的绞痛跳一曲刀尖上的华尔兹,撕裂镶着滚边的裙摆,让双脚血流如注。

疼痛袭来的时候,王杰希捂着腹部硬是没出声,腹内像被千刀万剐一般剧痛难忍,肠子像被人粗暴地打了个死结,然后被小刀浅浅划开,仿佛下一秒就会寸寸断绝。他鼻尖沁出细密的汗珠,冷汗浸透了衣衫。

「王队。」

突然有人叫他,他知道是谁,那人搭上他的肩,一只手与他放在腹部的手重叠在一起,皮肤相贴的时候王杰希抖了一下,又被那人不着痕迹地安抚下来。

「王队。」那人又唤他,语气是恰到好处的关心,王杰希似乎可以想象得出男人此时眉眼略带担忧的模样,「你还好吗?要叫人来吗?」

「不……」他艰难挤出一个字,因疼痛带出的气音显得很是虚弱,「不要……让他们……知道……」

喻文州自然知道他说的『他们』指的是谁,谁都看得出王杰希把微草那群年轻人看得有多重要,他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扶着对方坐下来,一只手放在他背上,另一只手轻轻地揉着他的肚子。

交叠的双手传递着温度,他们以这样亲密的姿势依偎在一处,喻文州的气息如潮水一般包围住他,小腹上暖暖的,和疼痛混杂在一起说不出的难受。

这是他们分手的第二年。

喻文州用了两年,也没能撬开王杰希的壳,他愿意张开双臂包容他的一切,而王杰希却始终像这样,即使脸色惨白地缩在对方怀里也要把自己紧紧蜷起,一丝一毫也不肯示弱。

告白的是喻文州,说分手的也是他。

「杰希, 你永远都是那么坚强,从来不肯稍微依赖我一点。」喻文州那天苦笑着望着他,总是带着温和笑意的眉眼有些黯然,「到底是因为我们是对手,还是我给不了你安全感?」

王杰希呼吸一滞,然后缓慢地摇了摇头,「是我的问题,和你无关,文洲,你没有任何过错。我很感谢你……只是喜欢和在一起,大概是不能划等号的。」

喻文州这人,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情人都无可挑剔,他欣赏他,在意他,喜欢他,只是他还不能习惯——

——和另一个人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毫无防备地让一个人走进自己的世界。

他尝试着去适应了,但长期的独处让他下意识地抗拒喻文州的亲近,他的掩饰太苍白,喻文州一眼就看得出,这是决计做不得假的。恐怕就是这种态度,伤到了喻文州。

所以,放手,对双方都好。

都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当断立断,好聚好散,退回来,还能做朋友。

不是不难过,也不是不想挽留,只是他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喻文州很耐心地等着他,依旧待他温柔有加,而他内心深处的不安让他没办法彻底卸下心防。

他没有喻文州说的那么坚强,他只是不习惯表现出弱势,即使他知道喻文州绝不会因此看轻自己。

王杰希脑子里的思绪纠成一团乱麻,回忆和痛楚一同翻涌上来,然后他感到对方的手搭上自己的额头——比记忆中要凉上几分的温度。

他极少与喻文州有过分亲密的身体接触,他们之间的相处往往两厢无言,只是默然相对。然而视线交汇之间有什么流动,一声轻笑,一个眼神,一切都不言而喻,颇有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意味。

但王杰希记得,身体纠缠时,喻文州始终都握着他的手。掌心相合,十指相扣,那人眼里溺死人的眷恋深情和欲望糅杂在一起,震得他心脾动荡,像是下一秒就会死在他怀里一样。

最厚重的隔膜,就在咫尺之遥,在你以为肌肤相亲的帷幔当中,横亘着无法穿越的海峡。

喻文州瞥了一眼桌子上空了的白瓷杯,杯底还有未干的暗色咖啡渍,王杰希家里常备咖啡,喻文州曾经拎起来问他怎么有这么多,王杰希笑了笑说是去年时常熬夜,总想着备着一些以防万一。

去年是什么时候?不就是方士谦退役,他一个人担起微草那时。喻文州几乎一秒就明白了个中因果。

王杰希说这话时面上很平静,喻文州也不露声色,随即撑着下颔对着王杰希温和地笑了笑,「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喝到王队亲手冲的咖啡。」

王杰希挑了挑眉,「速溶咖啡而已,还能泡出什么花样来?」

「不……」喻文州拉过他的手,指腹贴上他的手背,王杰希像被那温度烫到了一样缩了缩手指,又被喻文州耐心地一点点舒展开。肌肤相亲的时间被拉得格外漫长,从手上传来的另一个人的体温让王杰希窘得脸上有点发烫,他还是很难习惯这种可谓浓情蜜意的温存,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动作就这么任喻文州抓着。

喻文州握着那双修长的手,用指尖轻轻敲了敲指间骨节,对着王杰希眨了眨眼,笑吟吟地调侃道,「魔术师的手,肯定是有魔力的吧。」

王杰希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把我说得这么神棍……」

喻文州但笑不语,王杰希最是抵不住他这般作态,他从喻文州手里抽出手来,随手拿过几袋瞥了一眼,然后对他道,「清咖啡和康巴纳,选一个。」

「随你。」

「那就清咖啡。」王杰希说着转头走向厨房,留下笑容清浅的喻文州。

如果他不能探知他的过去,那么他便在这些过往的痕迹上,把自己的印记覆盖上去,一点点地,把那些说不得的东西消磨掉。

无声无息地,在对方的生命里处处留下自己的烙印,不动声色地宣扬所有权。

喻文州摩挲着被留下的康巴纳,眼底笑意更深。

他知道王杰希始终有顾虑,王杰希交不出他的心,喻文州又何尝不是如此?只是原因有所不同罢了。

但到底是喻文州先动了心,这对惯于掌控全局的他而言,无异于失了先机,若是不想陷入被动,便要先发制人。

他不急,他有足够的耐心,等着王杰希把他最柔软的一面展现在自己眼前。

趁虚而入或许有些卑劣,却也是最有效的。

他见过王杰希那么隐秘动人的模样,他最脆弱的时候,却也是他最吸引人的时候,一双眼睛亮亮的,没有任何情绪,却浑身都散发出最勾人的气息

想要安慰他,想要抱住他,想要让这个人所有的情绪因为自己而波动,喜怒哀乐,全系于喻文州一身。

王杰希把最真实的心意默默收好,而喻文州则把隐晦的占有欲,掩藏在柔情蜜意之下。

是谁,悄悄登上了巴别塔?

tbc

评论
热度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