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FZ】冬木魔法学院记事

记录个突发奇想的脑洞,最初是觉得papa简直人生赢家啊,有妻子有孩子,被包围在女性的爱里,被人爱着也爱着他人,而麻婆似乎总是空虚空虚空虚,想着如果把麻婆的设定弄成人生赢家会怎样呢……然而发现我只能改变硬件设定【其实也没怎么改……
有言切,金剑成分
OOC欢乐向


阿尔托莉雅很生气,身为热爱自由的风精灵被奇怪的契约束缚了,结果召唤她出来的人居然说只是为了魔法考试之后就真的把她当空气了,而且没到时间还不能解除契约。于是她暴走了,化悲愤为食欲,誓要把卫宫切嗣吃穷。

吉尔伽美什很愉悦,被该死的时臣封印了这么多年终于重见天日,解开封印的居然是那个时臣的弟子,一想到时臣知道后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就笑得前仰后合。于是乐极生悲——他玩脱了,被主考席上的时臣再一次封印了。

「吾师,为什么要封印他?」

时臣优雅地叹了口气,发动大型魔法阵带起的气流把他一丝不苟的发型弄乱了,他平静地把扬起的鬓角压下道:「远坂家历来修习火系魔法,使魔也向来是火系精灵。当年我年幼念错咒语召唤出他,谁知这金之精灵甚为乖戾,惹下不少事端,我实在无法才封印了他。不过绮礼,你能打破我的封印召唤出元素精灵实属不易。这次考试你的成绩是A+,恭喜你。」

元素精灵乃万物初始精灵,世界上所有物质都是由元素构成的,元素精灵因为召唤失败率极高且消耗的魔力非常多,在高灵智的精灵里算是极难召唤的。

「你小子不错啊。」娜塔莉娅虽仍是一贯平淡的声线,却以与语气不符的豪迈拍了拍切嗣的肩,「不枉我栽培你这么多年,居然是元素精灵。」

娜塔莉娅不是魔法师,所以她在卫宫切嗣身上寄托了很大的希望,不过卫宫切嗣比起魔法似乎更喜欢娜塔莉娅所用的热兵器,为此娜塔莉娅伤透了脑筋。

说到卫宫切嗣,在东木魔法学院是出了名的异端。入学第一天就敢拿手枪指着最讨厌机械的远坂时臣贤者,对谁都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所有导师都对他恨得牙痒。可偏偏他每次考试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地都能不偏不倚达到及格线,学院也没理由开除他,这次更是因为召唤出元素精灵而声名大噪。

相比之下,言峰绮礼便是好学生中的优等生。相貌堂堂,成绩优异,待人谦逊有礼,还是言峰璃正贤者的独生子,远坂时臣贤者门下学徒。无数的光环都在这个人身上。

这两个学院中的风云人物彼此都听说过对方的名讳,但几年来都没有过接触。

但是为什么会在麦X劳相遇……

卫宫切嗣看着对面一丝不苟地进食的言峰绮礼,产生了这个世界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的感想。

敏锐地感受到视线的言峰绮礼抬头,正巧撞上了还没来得及移开目光的卫宫切嗣——

两人的视线胶着,深不见底的眸子相互窥探,擦出爱的火花——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卫宫切嗣和言峰绮礼都保持着一张冷淡的脸,切嗣被那无感情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正准备转头就听到言峰绮礼说了一句,「卫宫前辈好。」

说话的人依旧面无表情,完全不像是在寒暄的样子。

啊,这家伙是二年级的……治愈魔术很出众的,那个言峰绮礼。

卫宫切嗣从脑海的某个角落里翻出了淡薄的记忆,然后他沉默着点了点头权当回应,掉头朝柜台走去点单。

总觉得……视线……一直黏在背后……

卫宫切嗣有些奇怪,他跟这个好学生没什么交集吧,不如说大部分优等生不都不屑于跟自己这种人说话吗,看上去倒是不怎么能来事的人,无仇无怨的,为什么要一直盯着自己?

过了一会,那如附骨之蛆似的视线终于从他身上挪开了,切嗣微微松了口气。

评论 ( 7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