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YGO/W游戏】虚伪的肖像

ibparo,没玩过也没有什么影响,作者三年前玩的也忘得差不多了【。

看到心的房间一瞬就想到了ib,孤独的法老王太戳泪点了

暗表暗无差,偏粮食,可能会跟ib一样多线结局,嘛不过暂时只是一个脑洞,不一定有后续【x

ooc




01

「来,快找到我吧。」

游戏突然清醒过来,眼前的这幅画仿佛有着魔力,对上的一瞬间就被吸引了,那摇曳着的蔚蓝的火焰,像是漂浮的亡灵,带着漂亮的光边,慢悠悠地跳着华尔兹。

少年下意识地想去触碰画,却发现自己手上不知道何时拿着红色的蔷薇,少年吃惊地「诶」了一声。

蔷薇仿佛是刚摘下来一样,还粘着露珠,明明是充满生命力的花朵,那颜色却鲜艳得过了头,宛如涂上了油彩一般。

「简直像是假花一样……」喃喃自语的少年轻轻摸了摸娇嫩的花朵,「不过这是谁的花?城之内君,本田……诶……?」

回过头去呼唤同伴的少年愣住了,他的身后谁都不在。

所有的游客,全部都不见了,除了他。

少年的心里骤然涌上了恐慌,空荡荡的美术馆里只有寂静的空气。

「谁,谁在吗?!」

长长的回廊的深处传来了回声,和风一起呼啸而来,那声音像是漏风的手风琴发出的,空洞洞的。

少年快步跑到出口,却发现那里变成了一堵墙,雪白无垢的墙壁一路延伸过去,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

游戏倒吸一口气向后退了几步,偌大的美术馆空无一人,灯光亮得刺目,四面八方都有路,而他此时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不知道城之内君他们怎样了……」少年握紧了手中的鲜红蔷薇,「要快点找到他们!」

说着,少年朝着其中一个回廊跑了过去,背影消失在深邃的黑暗里。

「总觉得……让人非常不舒服。」

游戏独自一个人在回廊里走着,这边似乎是人像画专区,微笑着的不同的人像仿佛在盯着人看,越往里面走,画上笑容就越来越淡,表情越发诡异起来。

「不行!不能这么没出息!大家肯定现在还在什么地方等着我!」

少年拍了拍自己的脸,不再去看墙上的画,鼓足勇气继续向前迈步,这时候,他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影影绰绰的人影。

游戏的身体顿时绷紧了,双脚有些不受控制地战栗起来,那边的人像是注意到他的脚步声,转过头来看着他。

游戏看清了对方,是和自己年级相仿的少年,看着自己的目光不知为何有些冰冷,然后那个人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你也是迷路的人吗?」

听到这句话,游戏心里的石头骤然落地,终于找到同伴的欣喜油然而生,他朝着那个少年走过去,「是的!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的同伴……还有其他人全都不见了。」

「我也是,不知不觉就只剩我一个人了。」陌生的少年从口袋里掏出了蓝色的蔷薇,「手上还拿着这个。」

「我也是!」游戏也拿出了自己的红蔷薇,「刚才发现所有人都不见了……慌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那我们一起走吧,去找你的同伴和出口。」少年看着他,「两个人一起行动的话会比较方便吧。」

「好的,那个……我叫游戏,武藤游戏。」游戏有些局促地道,「你的名字?」

「……我叫亚图姆。」陌生的少年说道,「虽然只是短暂的结伴,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同伴了。请多指教,搭档。」

「啊,是,请多指教,亚图姆君。」

游戏的不安平复了些许,他跟在亚图姆后面,回头望了一眼亚图姆刚才在看的画,星星被青蓝色的锁链锁住了,他眯了眯眼,低声读出了那张画的名字——

「星星的……加护?」




「亚图姆君喜欢那张画吗?」

由于气氛实在是太过凝重,不擅长交际的少年有些局促地主动向走在前面的亚图姆搭话,他需要做点什么来缓解自己的不安。

「不,只是意识到就站在那里了。」

稍微高大一点的少年如此应到,接着微微偏过头来看着游戏,「搭档,你很害怕吗?」

游戏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有些突兀的问题,亚图姆看上去的确很可靠,可是,这样是不行的,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安而去依靠这个人,不然就会发生无可挽回的事——他冥冥之中总有这样的感觉。

「有点……不过没事的!」游戏挠了挠头发,「亚图姆君一直都很冷静呢……我没有你这么勇敢,我一想到只剩我一个了,果然还是会不安……」

那人的表情微微有些变化,游戏看他张了张口像是想说什么的样子,亚图姆却避开了游戏的目光,解下了手上的银饰,「这个给你吧,是我的护身符,虽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至少有个心理安慰。」

游戏眨了眨眼,伸手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冰冷的银饰,微微一笑,「好,谢谢你。」

亚图姆轻轻笑了一下,那凌厉的眉眼柔和了一点,游戏放松了不少,继续跟着他走着。

这个人……看上去不好接近,意外地是个亲切的人……

游戏望着对方的背影这么想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他很自然地就想亲近对方,只是这样简单地看着对方的背影,那些如鬼魅般缠绕着他的不安焦虑就沉寂下来。

真奇怪……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人,明明有着那么尖锐的眼神……为什么会给人这种不可思议的安心感呢?

墙上的壁画越来越诡异,有抱着头嚎啕大哭的男人,有掐着自己脖子微笑的女人,有两个面无表情的孩子拿着剑相对,然而他们的下身是纠缠在一起的蛇尾……

游戏咽了口唾液,这时却撞上了停下来的亚图姆。

「怎么了?」游戏说着便探头出去看,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只有一扇门,亚图姆伸手去转了下门把。

「能打开。」他和游戏交换了一下眼神,推开了门。

里面是个相当狭小的空间,游戏一走进去就看到最里面放着一个大大的柜子,里头摆满了可爱的棕色玩偶,四周杂乱散落着画具,角落里还有废弃的石膏像。

游戏走过去拿起一个眼睛大大的玩偶,摸了摸柔软的绒毛,「这个好可爱。」

亚图姆却皱了皱眉头,盯着游戏手上的布偶看了一会,「搭档,你的兴趣还真……不,没什么。」说着他转头去观察周围的环境了。游戏有些困惑地捏了捏布偶绿色的爪子,然后把它放回柜子上喃喃道,「看来亚图姆君不喜欢你呢。」

玩偶没有回应,安静地张着大大的眼睛,那边的亚图姆认真地在那一堆石膏像里翻找着什,游戏向他走过去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什么,他蹲下了捡起来一看,是一个奇形怪状的金属器具。

「这是什么……」游戏端详着那个物什,亚图姆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道,「那是调色刀,有点锋利小心别伤到自己。」

「啊……好的,谢谢提醒。」

「不用那么客气。」亚图姆笑了一下,拿起一个沾了灰的石膏像看了一下,又放下来在另一边翻找起来。

「亚图姆君…在找什么吗?」

游戏把调色刀收进口袋里,他觉得很不可思议,自己现在还在有点懵懵懂懂的,亚图姆君却很快地接受了现状……果然亚图姆君是很厉害的人……

「啊,抱歉,我应该跟你说明一下的。」亚图姆掂起一个石膏头像,「这个地方应该有另外一个出口才是,机关什么的大概就藏在这个房间里。」

「那我也来一起找吧,两人比较快吧?」游戏在亚图姆的身边蹲了下来,搬起一个没有头的石膏像对他说道。

「那拜托你了,搭档。」

游戏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偶然扭头看到了刚才那个他们进来的门,大开的门那边黑洞洞的,鬼迷心窍一般,他走了出去。

「砰!」

游戏猛然回过头来,门被关上了,然后传来了亚图姆惊叫的声音。

游戏立马扑到门上,却发现门被锁住了,怎么扭都扭不开,少年的脸霎时间惨白如纸。

「亚图姆君!!亚图姆君!!!」

tbc

评论 ( 1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