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线是第一生产力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AOT】刻印

刻印

利艾
 半架空
abo设定试笔【基本上只取发情期和社会地位这两点【因为生子和具有两性器官有点雷到我……】,如果有其他自己改动的,在文中会说明清楚】
ooc注意
 



1

艾伦·耶格尔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是个omega。

他在同龄人中是觉醒最晚的一个,自己的青梅竹马们都已经觉醒很久了,当时他也没想太多,只认为自己的体质有点特殊。

他以为自己再不济也是个beta,就像利威尔兵长那样。

第一次听说利威尔是beta的时候大吃一惊,那个人类最强的男人居然是个beta,这足以让多少自豪于自己天生的力量的alpha汗颜。据说当年利威尔觉醒性别的时候有不少alpha以为有机可乘去挑战,但无一例外全都输得很惨。所以艾伦虽然惊讶,但他对自己长官的崇敬非但没减少,反而更加深了。

兵长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

身为beta在先天上不足,却比任何一个alpha要优秀。

艾伦当时就想,如果自己真的是beta的话,离兵长就又近了一步,自己就可以以兵长为目标继续努力。直到有一天,能和他并肩站在一起。

但是现实把他所有美好的理想都打碎了。

当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出现omega的特征时,整个人陷入了无以复加的慌乱。

半身镜里面映出少年青涩的身躯,艾伦看着自己最熟悉的身体真正慢慢地,却不可逆地发生微妙的变化,油然而生的绝望感近乎灭顶,快要把他从内到外吞没了,哪怕是当时知道自己能巨人化时也没有这么强烈地感到无力。

这可笑的命运。

本身就是怪物的自己,还是一个百年难遇的omega。

艾伦突然很想笑,冥冥之中就好像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把他往绝路上推,而那双手的主人则高高在上像看戏一样,看着他有如小丑一般拼命挣扎。

开什么玩笑!

艾伦一拳重重砸在镜子上,裂痕沿着拳头四周瞬间发散开,有些粘着水银的玻璃碎片不堪重力掉在地上摔成细小的碎末。镜子里的还稍显稚气的人脸被几道蜿蜒的丑陋裂痕扭曲,眉毛因为气愤而倒竖起来,那双幽绿的眼睛满是悲怆的杀意。

陷入镜面的右拳被划破了几道口子,渗出的血珠粘在皮肤上被泄愤似的狠狠地抹去,手背上留下一片绯红的痕迹,艾伦看着自己还在流血的手,心里所有的思绪都乱成一团。

如果自己被发现了身份会怎样,只是想象他都不敢去想。

被恐慌擭住了全身的少年突然意识到了至关重要的一点——

——他没有发情。

听说omega觉醒性别的时候都会对alpha发情,但他从刚才到现在根本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情欲。

希望来得太突然也很可能转瞬间就破灭,但无论如何还有转机。发现悖论的艾伦感到一阵狂喜有如怒涛涌上心头,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不定自己并不是omega,而是因为自己的巨人体质才造成身体发生了类似觉醒性别一样的变化;或者自己确实是omega,但和一般的omega不同。无论如何,只要没有那可怕的发情期,自己是omega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听说过,omega几乎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发情,而发情期的omega是没有办法工作的,不仅自己分心,也影响周围的人。因此omega绝大部分是被人圈养的,是那些alpha发泄情欲的玩具,他们会被监禁起来,给为自己标记的alpha生孩子。

而被限制自由,是艾伦最憎恶的事。

他的信仰,他的尊严,他的理想,都不容许自己成为一个仰人鼻息的omega。

自己发誓过要战斗到死的,怎么可以被人当作家畜一样饲养!

被人看不起什么的怎样都行,只要还能战斗,他就无所畏惧。

所以只要没有发情,哪怕omega的体格会比其他人劣等一些,他也有凭自己的努力去弥补并超越的信心和毅力。

艾伦握紧了拳头,仿佛这样就能给他力量一样。

目前一切都还不能盖棺定论,但是艾伦唯一知道的是——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大部分都由alpha组成的调查兵团知道。

于是,他去找了是beta的阿明。

阿明初闻也惊诧不已但马上冷静下来思考,他抵着下巴分析道:「你的情况可能是还没有完全觉醒,所以还没开始发情,这种现象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

艾伦原本还抱着一丝期待的心因为阿明的话沉了下来,照阿明的说法……自己的确是omega,只是特殊一点,发情期来得晚而已……

阿明看出艾伦的担忧安慰他道:「人类进化到现在,omega越来越少,即使有,也会被王城的贵族藏起来独占,所以人们以为omega早就已经绝种了,更不会想到自己身边会有。我会去尽快帮你弄到抑制剂,只要艾伦你平时小心点,应该不会被注意到异样。」

「抑制剂?」艾伦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新名词,他疑惑道:「那种东西有用吗?」

阿明有些犹豫,他也只是从书上知道这些理论而并不清楚实际情况到底是怎样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遇见这种情形,大多数人往往一辈子都见不到一个omega,他踌躇许久只能对艾伦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然后他又上下打量了艾伦一遍,确认他没有任何发情的预兆,接着提醒艾伦道:「你最近最好尽量避免集体活动,特别注意不要和alpha有身体接触,毕竟谁都不能保证你会不会受到alpha的影响而发情。」

「我明白了。」艾伦严肃状点了点头,阿明看着青梅竹马揪起的眉头心如乱麻,但他无能为力,他不能因为没有根据的猜测而随意自作主张,那样反而会害了艾伦,他只得对正在迷惑的少年说: 「艾伦,你的判断没错,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三笠那边由我来说,毕竟她一遇到你的事会失去冷静。」 

「在这种时候我们没办法陪在你的身边,所以一切都只能暂时靠你自己了,艾伦。」

艾伦和阿明分开后便思考自己应该怎样行动,然后发觉现在自己除了主动逃避之外只能相信阿明并等着他所说的抑制剂,被束手束脚的感觉让生性大大咧咧的少年心里有些难受,但他只能这样去做。

他比谁都明白自己当下危险至极的处境,一旦暴露了不仅会被遣送出军队,还有可能会被人……

恶心。

除了恶心以外没有任何感受。

十五岁的少年虽然对这方面的事不甚了解,但隐隐约约也从其他人口中知道了一些情况,所以他也明白为什么阿明先尴尬地欲言又止,又不自在地绝口不提。

身为男人居然要躺在他人身下像个女人一样承欢……!

光是想起来就胃里直泛酸。

就这样,少年怀揣着不被人所知的重重心事度过了有惊无险的几天,直到有一天,三笠脸色阴沉地出现在他面前。

「艾伦,详情我已经听阿明说了。」少女把他拉到偏僻无人的地方没有任何寒暄一上来就直奔主题:「这是阿明让我给你的抑制剂。」

艾伦盯着被三笠交到手中的一个半个巴掌大的小罐子,想着自己的后半生可能就要靠这种东西度过了心里说不出的惆怅,一直察言观色的少女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虽然她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目光里却都是忧虑:「艾伦,我还是不放心。」

「没事的。」艾伦像是要让她安心一样用力回握黑发少女的手说道:「你看,三笠你和我这么接近不都没什么吗?」

「但是果然还是应该和我一起——!」

「三笠!」艾伦强硬地打断她的话,翠绿的眼睛明显表现出拒绝:「都说我不是你的孩子,你管的太多了。」

三笠目光黯淡下来,咬着樱唇微微垂头,整个人好似比艾伦小了一圈,反而像是她是做错了事被责骂的小孩一样。

「三笠,谢谢。」艾伦见状叹了口气,使劲揉了揉少女的头,把那一头乌黑顺滑的发丝全部揉乱道:「我先去训练了,回去替我向阿明道谢。」

少女摸摸自己的头发脸色稍霁,攥紧双手目送少年走远,心里默默下了决定。

tbc

窝每次都要铺垫好长……
 没想到第一篇abo是利艾呢……【之前想过尊猿的但是脑死了orz】

评论 ( 6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