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AOT/利艾】刻印 2



2

让觉醒了。

艾伦经过宪兵团的时候正巧被让看到,那人得意洋洋地拉过绿眸少年大笑着说道:「看到没艾伦,我就说我是alpha嘛!」

以前还是训练兵的时候,艾伦和让就经常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起来,当然这种话题也是会有的,那时的艾伦还跟让抬杠说你这家伙绝对是beta,如今却被现实反将了一军。

「怎么了艾伦?」让看着沉默的艾伦,身份上的优越感让他觉得这个在他看来老是和自己过不去的同期生也稍微顺眼了那么一点,他以嘲笑的口气说道:「啊对了,你这家伙还是个小鬼连觉醒都没有呢。」

没事的,让以前也一直这样说,这时候最像自己的处理办法应该是毫不犹豫地反驳他说你不也没觉醒吗吵起来再打一架就没事了……

但是现在不同了。

让是alpha,而他是omega。

身份不对等的屈辱感让少年咬破了唇角,攥紧的拳头似乎又要流出血来,他明白自己应该巧妙地避开这个危险的话题,心里有个声音反复地对他说:

——这样做是对的,这是最安全的做法。

——不让任何人起疑心,简单蒙混过去就行了。

但是巨大的受辱感让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神情,额头上的青筋一起一伏宣示着存在,眉头颤抖着纠缠起来,准备勾起的嘴角慢慢地下撇,想要破坏什么的欲望越发强烈,少年僵直了身体,微微抬起下巴睥睨对方,冷冷地丢下一句在心里百转千回了无数遍的话:

「不过是个alpha,嚣张什么。」

他如愿以偿地看到让有些吃惊的表情,但是心里却像是那天打破镜子一样,破坏什么而产生的空虚感大于满足感,没有任何好受。

失败了。

台词说对了,语气和表情却做不了假。

「喂……艾伦你……」让伸手想抓住眉头皱起的少年,少年却连他的话都没听完扭头就走,让隐隐感到了有什么不同寻常,却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艾伦离开了好久,直到马尔科过来拍他的肩,让还站在原地半天没反应过来。

那一瞬间宛如魔障的冲动,到底是什么?

所有的都是迁怒。

现在的自己,简直就像当年那个只懂得宣泄不满的九岁小孩一样,没有力量的自己去责怪没有勇气的人,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这样心里就会好受一点。

说到底不过是自我满足而已。

谁都有错,谁又都没有错,如今这步田地,又是什么造成的?

天不遂人愿,所谓的因果报应,其实是很没道理的。

就像他明明没做什么奸恶之事,但是母亲那样惨死在他面前而他除了哭喊以外无能为力,自己变成自己最厌恶的巨人除了接受也什么都做不到,如今还被命运告知,你就是个omega,天生比人劣等,天生要依靠他人而活,连报仇都做不到。

要他怎么接受!上天开了一个又一个荒谬绝伦的玩笑,让他一步一步陷入绝境,直到再也无路可退。

「全部都……驱逐出去……!」艾伦坐在石头上把头埋在双臂里,咬着牙从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这句话,他自己却不明白驱逐的对象到底是谁,只是近乎信仰一般可悲地重复着。

「你这家伙,躲在这种地方干什么?」

艾伦条件反射性的一惊,抬头看上头顶的一片阴影,男人眯着眼盯着他,脸和脸之间只隔了一个拳头。

距离太近了——!

艾伦脑袋里瞬间响起了警报一下子跳起来,对方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反应那么大挑了挑眉,少年尴尬异常为了掩饰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利威尔兵长!」

利威尔看着好像受了很大惊吓的少年,好以整暇地交叠双臂抱胸问道:「艾伦,你最近怎么回事,为什么避开班上的人?」

真是符合兵长风格的一针见血……我也太神经过敏了,兵长明明是个beta也紧张成那样……不,不如说正因为是兵长……咦……?

发现自己自相矛盾的艾伦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对方无形的威压逼的出了冷汗,他硬着头皮道:「报告兵长,我认为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集体活动。」

「身体状况?」利威尔皱着眉头狐疑地上下打量了少年一遍,就在艾伦觉得下一秒自己就会被踢的时候,男人像是没得到满意回答一般不耐道:「不舒服就去找韩吉,别像个女人一样唧唧歪歪麻烦事一堆。」

「是!」

「不适应也要给我早点适应起来,身为士兵没有什么新环境可言。」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消失在视界里,艾伦差点腿一抖就瘫软在地上,在那个人面前说谎实在是太艰难了……虽然他也没说谎,只是照阿明的提议让人的思维方式产生偏差。

「如果有人问起来,你先别正面否定,然后尽力诱导对方往别的方面去想。」

不愧是阿明,连这种状况都预料到了……艾伦坐下来望着天,但是没想到会是兵长,那个人居然有在关注自己的情况……

艾伦想起那个近乎暧昧的距离,对方放大了几倍的脸仿佛还在眼前,连嘴角下撇的弧度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呼吸扑在脸上只有一秒,但那一瞬间只想着会被这个人看穿,会被这个人抓到。感觉就像有人生生捅破了一层膜,不管是视野还是什么暧昧不明的东西都莫名其妙地明朗起来,他突然觉得有点口干舌燥。

「回去训练吧……」艾伦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决定无视这过于异常的感觉。

「说起来,我好久都没看见艾伦了。」戴着眼镜的女人躺在椅子上还试图往后仰,摇摇晃晃地让人担心她会不会从上面摔下来,她推了推因大幅度的动作而滑下来悬在鼻翼的眼镜,继续说道:「呐,利威尔,你有看到他吗?」

被点名的男人脱下了繁杂的装备,刚刚结束训练的他却看不出一丝疲倦,提到少年的名字让他眉头不可察觉地皱了起来:「那小鬼?刚才还在躲角落里一个人自言自语……」

「笃笃。」

「请进~」韩吉很有自觉的应了声。

「韩吉你这家伙……别随便替主人应门。」利威尔瞪了她一眼,换来对方一个无赖至极的笑容,倒是推门进来的少女满脸疑惑,看到韩吉的脸恍然大悟:「原来是分队长……」

韩吉笑着朝佩特拉摆摆手:「你有事要找利威尔的吧,别管我就行。」

「是。」娇小的少女其实也不是很懂得怎样和这位性格迥异的分队长相处,于是她将手上的报告书直接递给了利威尔道:「这是昨天关于团长的长距离索敌阵型的演练报告。」

利威尔接过来扫了几眼放在一旁,再把另一叠纸交给少女道:「我知道了,一会叫传令兵把这个送上去。」

「是,还有您先前叫我留意的……」佩特拉偷偷瞄了一眼突然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看的韩吉,又对着神色如常的男人道:「艾伦的表现……的确有点异常……」

佩特拉见两人都没什么反应继续道:「察觉到不对劲是三天前开始的,平时非常积极训练的艾伦突然变得恹恹的。立体机动装置训练还好,特别是格斗技两人对打的时候一直敷衍了事,根本没出手只是一味的闪躲。我以为他身体不舒服所以想问问他,结果他同我说话时也在保持距离,最近这几天基本上艾伦他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我的感觉是他非常排斥与他人接触,特别是身体上的触碰。」

「还有今天早上他和宪兵团的同期生——让·基尔希斯坦发生了争执,具体的状况因为我不在场不太清楚,据说是因为那人嘲笑还未觉醒性别的艾伦,但是……」佩特拉犹豫了一下,说道:「接下来是我个人的推测,就我对艾伦的了解来看,他不像是那种因为他人的挑衅而真的生气的人,我也从同是104期的马尔科·波特那里得到了证实,以前他们两人经常一言不合就发生口角但两人都不会较真。」

「那你的判断是?」韩吉微笑着看着少女,问了个意料之外的问题。

「我认为,是艾伦自身出了什么问题,而且很大可能是心理上的问题。」

「看来英雄所见略同。」韩吉耸了耸肩然后像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观点一样搭上少女的肩头,朝一直沉默的男人问道:「你怎么看,利威尔。」

「分队长……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嗯?什么?」

佩特拉看着这个房间的主人一言不发地从自己面前走出去,连个背影都没留,不禁开口询问:「利威尔兵长他……到底想去哪呢?」

被留下的另一人笑得狡黠,语气开朗得和语义完全不符:「谁知道呢。」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