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AOT/利艾】交换日记

利艾
现代paro
社会人利威尔和高中生艾伦

艾伦和利威尔开始交往了。

三笠得知这件事时已经是「交往」这个既定事实发生的七天后,当时青梅竹马三人组正坐在天台吃便当,听到铃声的艾伦接起手机,嘴里还塞着食物嗯嗯了两声,等到他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之后突然语出惊人:「诶……会下雨吗?不麻烦利威尔先生了,我和同学撑一把伞回去就行了。」

话筒对面的人似乎是想表达出接他回家的意思,阿明吃着天妇罗在心里默默想,原来是那个和艾伦合租的面相凶恶的利威尔先生,他们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不如说能和那么恐怖的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也算是一种才能呢……

然后接下来艾伦的话让阿明差点把嚼碎的食物喷出来。

「就算是恋人也不用做到这个地步啊……等等别擅自决定啊!啊……是……没有异议……」

阿明看着苦着脸挂了电话的艾伦突然觉得这个世界都不真实起来了。

「艾伦……」黑气具现化的少女折断了手中的竹筷,「恋人什么的……是怎么回事?」

「啊,我忘了和你们说。」艾伦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道:「其实我和利威尔先生已经交往一星期了。」

一周!?!

「……我去杀了那个矮子。」三笠骤然起身,阿明死死地抓住了她的胳膊,叫道:「冷静啊三笠,这是犯罪!」

「那,对十五岁的青少年出手就不是犯罪吗?」黑发少女阴沉着脸回头,一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表情,「那家伙肯定对艾伦……做了这样那样不可原谅的事。」

「三笠你在想些什么啊!!!」

「等等这样那样是什么啊?要说交往前和交往后有什么不同也就多了交换日记一项吧。」艾伦不解地看着三笠,阿明则是闻言一脸雷劈似的表情。

「我刚才没听错吧……艾伦,你说你和那个利威尔先生……交换日记?」阿明再度怀疑起这个世界的可信度。

「有什么问题吗?交往当然要交换日记吧。」

阿明扶额,他忘了艾伦从小到大都是在三笠的保护下长大的,一切被她认为是有害的东西是不可能让艾伦接触到的,所以「交换日记」这种只出现在几十年前的东西被艾伦认为是交往的必要功课了。

但是那个……看起来就是社会精英的利威尔先生居然也认同了这种想法?阿明觉得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先不说那个人居然会谈恋爱,光是看他的样子就是那种一旦确认心意就绝对会下手的高效率型,竟然愿意做这种类似过家家的事……

看来意外地是个还不错的人。

阿明看着被三笠抓住不放的绿眸少年,想起那个偶尔会露出温柔目光的男人,又想象他一脸纠结地握着笔苦思冥想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嘛,只要艾伦开心就好。

tbc?

2

「已经这么晚了……」

帮老师打扫完实验室的艾伦从学校走出来,天色已经暗了,只有街道的尽头还有一点夕阳的余晖,他走在路上,想起冰箱里没剩多少食材然后决定绕路去一趟超市。

等到他拎着袋子从超市里出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街头巷尾的霓虹灯亮起来了,光怪陆离的差点闪了眼,艾伦抬起手看了下手表,想着利威尔先生大概再过几个小时就该回来了得赶快回去做饭。原路回去怕是来不及于是决定去抄小路。一说小路艾伦就想起小时候曾经偷偷跟着野猫抄过近路,现在回想起来以猫的警惕恐怕早就发现他拙劣的跟踪了,不过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威胁懒得理自己罢了。他不由得莞尔一笑,回忆起自己的童年趣事总是令人愉快的,连步伐似乎都觉得轻快不少。

艾伦摸索着记忆找到了路线,突然发现这条路变了好多,原先夹在居民区的缝隙里布满了杂草野花的羊肠小道似乎被重新修缮过了,踩上去不再是柔软的泥土而是坚硬的水泥。但是显然修理的不是很用心,不少地方都可以看得见大片的裂缝,甚至走到一半水泥块变成了破碎的砖头。

隔着好远才看见一个路灯,而且有些明显经久失修灯光甚至比星光还黯淡,路两边的住房是新建的似乎也没有人在全是黑漆漆的,昏暗的光线下根本看不清路况,艾伦开始后悔为了贪图省时而走了这么难走的路,毕竟自己已经不像当年一样能随意上蹿下跳了,而且自己还拎着一袋食物。

艾伦为自己一时的不明智叹了口气,头顶的灯忽明忽暗视野影影绰绰,然后眼前一晃一个黑色的东西就撞到他怀里。

被突如其来的冲力撞得袋子都掉了的少年头晕眼花,在看清到底是什么之前就被冲天的酒气和花香熏得鼻头一阵难受,一低头便看见白花花的胸部抵在他身上,惊得下意识就一把推开。

「什么……!?」后知后觉的少年才发现刚才扑到自己身上的是个女人,对方一个踉跄后站稳身子摇了摇脑袋,艾伦这才看见那海藻一般乌黑浓密的头发中藏着一张妖艳的脸,女人似乎也酒醒了些,那双大得惊人的眼睛看清艾伦的脸后,露出一个媚惑至极的笑容。

「呐,要不要和姐姐玩玩?」


「艾伦?」

利威尔打开门时房间里一片漆黑,这时候本该灯火通明整个房间都漂浮着饭菜的香气。 玄关并没有放着鞋,他有些疑惑地喊了一声但是无人应答,他脱了鞋快步走进艾伦的房间,迎接他的依旧是冷冰冰的空气。很显然,本该早就回来的人并没有回来。男人开了灯皱起眉头拿出手机快速拨出烂熟于心的号码,在听到电话一端始终是无人接听时咂了舌,柔和的机械女声一响起他就挂了电话。

「这臭小鬼,这么晚不回来跑哪里去了。」

男人狠狠咂舌,虽然有些烦躁但不至于失去冷静,毕竟是高中生而且还是男生不至于发生什么危险,但是同居人就是感到不愉快,那小鬼不在的家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于是他决定遵从自己的意志去找那个少年。

评论 ( 2 )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