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线是第一生产力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APH/极东组】浮游梦

今天為极东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世界改變的瞬間②背靠背③禁忌遊戲;12小時內轉發+點贊總數達到10就畫(寫)起來回饋基友(´⊙ω⊙`) 

第一次玩这个www先试试1,写了最想写的大满足!

ooc可能

亚/细/亚的存在感非常大【大家都爱少主(。】

人称问题是自己的喜好,总觉得本家「先生」「先生」的太生疏了w

以上可以接受的请往下走w



浮游梦

1

王耀负手而立,一袭金红的龙袍奢华而不奢靡,宛如一团熊熊的火焰。上好的绸缎精巧地绣着暗金的龙纹,好似沉睡的巨龙浴火重生,盘踞在大红的锦帛上张牙舞爪。朱红打底,明黄的丝线浅浅勾勒出祥云的图腾,在被烈火染红的袖口上猛烈燃烧,势不可挡地延伸开去。泛着银白色泽的水纹缠络在衣襟上,有风吹过,飞扬的衣袂上巨龙像是活了过来。他一头乌黑的青丝绾成高高的发髻,华贵的冕旒垂在面前,玲珑的玉珠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站在高台之上眺望远处,俊美清秀的面容透露出上位者的庄严,一双如墨的黑眸深不见底,像是沉淀着千年的沧桑,却又不失少年的神采。穿过九重宫阙的风扬起了发丝,他浑身散发出一种温润如玉的气质,中和了几分那种让人不敢直视的贵气。

王耀不大喜欢这种表面富丽堂皇实则累赘繁琐的衣饰,他更喜欢身着朴素的青衫云游四海,如果说朴实的衣物让他看起来有几分闲适恬淡,那么这身华丽至极的袍子则彰显出足以让万人臣服的君王风范。

即使他的身上铭刻着厚重的历史,这般看上去也只像个不过双十年华的青年男子罢了。

「哥哥好漂亮!」

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少女仰着脖子喊道,她扑闪着如琉璃般灵动的褐瞳,稚嫩的脸上洋溢着天真灿烂的笑容,头上别着的娇艳欲滴的梅花似乎都因为这笑容而失色三分。

听见她俏皮的话,王耀不禁莞尔,抱起还没有他半身高的少女,半分无奈半分宠溺地说道:「湾湾,哪有说男人漂亮的阿鲁。」

少女撅起嘴任性地撒娇道:「哥哥就是很漂亮嘛!等我长大了,哥哥就嫁给湾湾好了。」

「你个小丫头。」王耀伸手点了点她光洁的额头笑道:「要嫁也是你嫁给我,哪有我嫁给你的道理?」

少女仍不放弃地揪住了他的衣襟道:「那等我长大了,哥哥就娶湾湾好吗?」

「傻丫头。」王耀轻轻将她放回地下,对那双闪着希冀的眸子微笑,「等你长大再说。」

没得到满意答案的少女不甘地鼓了鼓脸颊,王耀见状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少女立刻流露出满足的神色,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飞扑到王耀怀里,不由分说地搂住了男人颀长的腿,示威似的对娇小的少女说道:「哥哥是我的!」

少女见本来属于自己的位置突然被抢了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她高声反驳道:「哥哥才不是你的呢!你放开哥哥!」

「才不要!」任勇洙朝少女做了个鬼脸,气得她直跺脚。

「勇洙,湾湾,你俩别闹了。」

慢慢走来的青衫少年以平稳的语气说道,憋红了脸的少女捞起袖口回道:「小香你别管,我今天一定要给这小鬼一点颜色看看!」

「有本事你来啊!」任勇洙吐了吐舌头掉头就跑,气急败坏的少女喊着给我站住就追了上去。

「诶呀……这两个小家伙真是能闹腾阿鲁……」

王耀注视着他们打闹的身影,目光中流露了些许温情,然后他听见青衫少年平淡的声音:「你穿起来很合适。」

如果不是已经和少年相处了相当长的一段岁月,王耀也是难以从那淡淡的语气中听出这是在赞美他,对少年淡漠的性格了然于心的男人温和地浅笑,摸摸他的头道:「谢谢,小香。」

少年突然敏锐地察觉了些什么,盯着男人问道:「兄长不喜欢这套衣服吗?」

「……怎么说呢」王耀摸了摸大红的袖口,丝滑的触感反而让他眉头微蹙,「血腥味太重了。」

少年愣了一下,皇上专用的东西不可能会沾上血迹,那么兄长说的血腥味到底是……

王耀看着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的少年,明明还稚气未脱却总是少年老成的样子,他微微一笑,把手放在他头上轻轻摩挲着,说道:「小香不用理解这些也可以的,就当是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吧。」

「虽然经历一次次的改朝换代,不过现在的我总算可以说是拥有了全世界。」位于紫禁之巅的男人眯起了眼,露出一个微笑,以轻快的语气喃喃道:「这样大家就可以安心的生活了……绝对不允许有人来破坏……」

用鲜血换来的安宁,又能持续多久呢?

就在王耀环视整个宫殿时,瞥见窗子里一个黑色的脑袋探出头来,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但一闪而过就消失了。

因为实在太快,王耀没能看清长相,想着大概是哪个宫女便没往心里去,拉着青衫少年的手向还在你追我赶的两人走去。

藏在窗后的本田菊抓着窗台的手微微发抖,他试图张了张口,却发现没能发出任何声音。幼小的少年抿了抿嘴,双手交握抵在了胸前,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害怕,棕色的瞳孔动摇起来。

从那时起,名为本田菊的少年所认知的世界,有了微妙的改变。就像是本来一直蒙着的面纱,毫无预兆地被捅破了。

王耀生来就是该君临天下的人。

很多年后,本田菊回忆起王耀那一身天子盛装如是想。恐怕连王耀自己都不知道,他随意向本田菊投去的一瞥,夹杂着隐晦的凌厉,直直刺入懵懂无知的孩子的眼睛里,让本田菊不由得为之战栗。

那个自始至终都在微笑的男子和他即使相隔这么远,他也难以避免地被威慑到了。当然,当时的他并不明白什么是「威慑」的,他只是本能地畏惧王耀,那条龙,好像在凶狠地瞪着他,要把他拆骨入腹似的。

那才是王耀,即使再温和,他也是东方之龙。

瞬息之间,埋下了小小的毒。

 

tbc

评论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