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线是第一生产力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AOT/利艾】刻印 5

韩吉过去捏造有
嗯,韩吉巨巨是个有故事的人【。


5

不知放了多久的廉价香烟有点受潮,点火的时候打了好几次才点燃,韩吉用手挡住风,手心的打火机随着一次次摩擦发出一闪一闪的微弱火花,倒映在眼里宛如一场盛大的烟花,然后像是玩腻了一样被随手丢在一旁弃之不顾。

利威尔看着她手指夹着烟缓慢地吞云吐雾,听她说了一个故事。

很老套的一个故事,没有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就像是被单纯地告知了某一个事实。作为故事它不够戏剧化,作为现实又没有实感。

在韩吉还是训练兵的时候,有一个要好的同期生,那个女孩子无父无母,一直是村里好心的村民们轮流养大的,但那时大家都很贫困,所以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她没什么伟大的目标,纯粹是为了有口饭吃才加入的兵团。

「那孩子性格很讨喜,经常笑得傻呵呵的。」

韩吉说着深深吸了一口烟,苦涩的味道从舌尖沿着味蕾慢慢弥漫开来,她眯着眼注视着袅袅的烟雾接着道:「接下来你该猜到了,那孩子是个omega。」

「她觉醒的时候我不在她身边,等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她已经死了,自己咬舌自尽的。」

 
「我那时才意识到她的坚持,平时那么随和的一个人,竟然会刚烈到如此地步。当时的她,到底是为了逃离将要被强迫的事实,还是想到暗无天日的未来而失去了活着的希望,或者两者皆有,这都不得而知了。」 

「骚乱并没有再扩大,既然人已经死了,不管是多珍贵也没有用了。上面没有追究的意思,而那些逼死她的家伙也早就聪明地隐藏起来了。」

「她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

「我们这些士兵早就做好了死的觉悟,她也说过愿意为了保护那些照顾她的温柔的人而献出生命,但实际上那孩子居然是因为这种事而死,而想要玷污她的,还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伴。」

女人低醇的嗓音十分平缓,像是掠过大地的微风,又像是滑过丝绸的水珠。利威尔听着她一字一句不悲不喜的平铺直叙,觉得烟草的味道变得越发难以忍受起来。

单从大局来考虑,上面的做法并没有错,迅速封锁消息,把影响降到到最低,然后回到正常的运行轨道上来。

哪怕是如此冷酷。

「正确」的结论,总是和「人心」相背离。

「我没能拯救她,当时我还拼命埋怨自己,如果当时能在她身边,如果能再有一点时间弄到抑制剂,说不定她就不用死了。」

「但是我后来慢慢想通了,甚至还在庆幸,庆幸自己没有说『活下去』那种不负责任的话。我没有资格承担她的人生,她所承受的痛苦不是我能体会的。就算那时候我在场并拦住了她,只要她不愿意接受丧失尊严沦为禁脔的命运,她就一定忍受不了这种煎熬再次寻死。」

韩吉揉搓着烟嘴的烟丝,垂下的眼眸犹如一潭死水平静无波,她吐出一口烟,烟雾燎得她的眼睛微微发痛:「那孩子都接受不了,更何况身为男性的艾伦。面对无法反抗的命运,他们一定很绝望吧…… 除了死以外没有别的解脱方法了。 」

随后房间里便安静下来了,油灯的火舌一晃一晃地,在墙上映出鬼魅的影子。刺鼻的烟味弥漫在闭塞的空间里,闭着眼睛假寐的男人突然打破了这份缄默 :「艾伦……叫我杀了他。」

「这还真是……」韩吉有些诧异地发出低低的笑声:「那个『急着找死的家伙』居然也会有害怕的东西。」

「我早知道,这家伙是个怪物。」利威尔睁开眼,深邃的眼里一片复杂神色,「他没有恐惧,没有害怕的东西就意味着不懂得躲避,不懂得避开危险保全自己,永远都和死亡只有一步之遥。」

「所以他一心求死这么明显的逃避行为反而让你迷惑了?」

利威尔深深地吸了口气,呛人的烟雾熏得他视野有些迷糊,他想起那些啪嗒啪嗒打在脸上的温热泪水,流进衣领把他的领口都打湿了,他下意识摸了摸领子,明明早已风干却似乎还有隐隐的湿意,他开口道:「应该说因为这我才意识到,这家伙到底是个才十五岁的小鬼。」

「这其实也可以算是好事。」韩吉露出一个少许温和的笑容,拾起掉在地上的眼镜戴了回去,「我不知道艾伦的性格到底是怎么扭曲成那个样的,但是啊,是人类的话理所当然会有恐惧。」

「这说不定是个机会,艾伦啊……也许会变得更像一个人类。」韩吉推了推镜框,镜片之下的眼睛柔和地敛着,「人类的恐惧本就是与生俱来的。」

「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我们也真是不像样,居然被这小鬼牵着鼻子走了。」韩吉看见利威尔扯出一个笑如是说道,这个男人的表情不知为何有些凉薄的意味。

韩吉掐灭了烟头的火苗然后躺倒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说道:「艾伦有种神奇的力量,如果是他的话,说不定可以创造出一个超乎所有人预想的结局。 」

「你对艾伦怀有那样的期待吗?」

「算是赎罪吧。」韩吉苦笑着摇头:「我不希望艾伦和那孩子落得一个下场,那种悲剧,发生一次就足够了。」

「你……后悔吗?」

韩吉愣了一下,捻着烟嘴长叹一声:「说不后悔是假的,我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做那孩子就死了。」

「那个时候我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但是利威尔你不同。」

韩吉起身推开窗户,习习的凉风让她混沌不堪的大脑清醒了一点,她回头对坐在黑暗里的男人说道:

「现在艾伦就在这里,活生生地存在着。」

男人没有再搭话。

等到房间里的烟味散的差不多了,韩吉洗了个手,拿起医药箱说道:「我去给艾伦打一针镇定剂。」

利威尔手肘撑在膝盖上,以手背抵着额头微弯了腰,像是一个沉思的雕像。房间里残余的淡淡烟草味混着夜露的气息,他想起很久以前还在地下街时,周围似乎总是有这种味道。

——苦涩又极具吸引力。

这件事绝对瞒不过埃尔文。

恐怕这件事一传到他耳边,他立马就能知道是艾伦。

利威尔清楚那人的可怕之处,不仅在于头脑,也在于心。本身自己最初也是被这一点打动的,但是……

「你什么时候开始以艾伦为中心来思考问题了?」 

利威尔第一次,把那个男人放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他一直以为,他和埃尔文既然最终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那么即使方法上有分歧,也不会出现大的偏差。

但是现在不同了。

「这个臭小鬼!」

他烦躁地咒骂一声背靠在了沙发上仰起头,那双绿色的眼睛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坚毅的,痛苦的,满含笑意的,蓄着泪水的……

啊……什么时候开始的即使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自己没办法保护艾伦的话……

男人的思考被突然推门而入的韩吉打断了,她神色慌张甚至可以说是一脸惊恐。

「利威尔,艾伦不见了!」

tbc

评论 ( 1 )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