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随地一见钟情
间接性死灰复燃重拾旧爱
一生多情,次次真心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黄于】锦衣暮夜行 04

看了一眼tag居然过六十了,感动,稍微填下土

04

于锋平日就很忙,更何况邹远有时候有些事做不来还得靠于锋帮忙,自家的副队长还在成长,身为前辈又是队长的他自然能帮就帮。

所以这样一来,他的时间基本上都被战队事务占去了,私人时间少的可怜。

不过于锋甘之如饴,这是他的队伍,他的队友,他愿意为之付出心力。

所以他还真没想起锦衣夜行,何况那天只是因为他被黄少天所影响而心绪紊乱才去放松一下,平时上线的频率也就两周一次左右。

「队长,待会有记者来采访,你看……」

「哦,小邹你收拾一下一会跟我走。」于锋道,他知道邹远向来不愿意做这些交际,可到底他是副队,总该慢慢学着,所以有什么对外的活动他还是会叫邹远一起。

可是这回邹远却很认真地摇了摇头,「俱乐部说让队长去。」

俱乐部巴不得百花这个「新双花」能越出名越好,所以这种宣传活动绝对是少不了的。可于锋并不喜欢这个带着其他人印记的称呼。繁花血景也是,他不排斥这个打法,却也绝不会刻意模仿,不像邹远最开始一接到百花缭乱时手足无措,一心只想让自己够上张佳乐,导致他很多打法都有着张佳乐的影子。

于锋有些奇怪,以往都是正副队一起,不明白这次为什么只让自己去,不过既然是俱乐部的意思他也没什么好推脱的,直到他坐下来看到对面等着的人他才有了点头绪。

「你是……蓝雨的那个……」

「我是左宸锐,你好,于锋队长。」带着眼镜的男子微微一笑,态度倒是礼貌,但于锋可记得这位「性格评论家」是怎样毫不客气地对自己口诛笔伐的,那些用词已可谓是尖酸刻薄了。

「……你好。」

于锋心情复杂地看着对方手上的记录本,难怪让我来,这人一看就是冲我来的吧?俱乐部为什么不挡回去,难道还希望我能让人家黑转粉么?话说他为什么会找上门,他不是很讨厌我?难道已经不满足于在纸上黑我想找更新鲜的黑点?

而且说到底左宸锐只是个评论家,专访这种事,该是记者的事,不知这人怎么就自己找上门来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诡异,于锋不得不谨言慎行起来。

「那么我们就开始了。」左宸锐似乎没有注意到于锋微妙的神情,「此次百花的战绩不是很好啊,身为百花现在的队长,于锋队长有什么想说的吗?」

一来就是这种问题吗……于锋定了定心神,切换了官腔模式,「我们尽了全力,只能说,我们和轮回还存在着不可忽视的差距。」

「恕我直言,于锋队长您……好像并没有在团队中发挥到队长的作用,您不觉得您有点失职吗?」

啊……果然来了……

于锋这么想着,反而觉得轻松起来,「我承认我作为队长还有不成熟的地方,这次的失败也有我至少一半的责任,但是我相信我会和百花一起成长。」

「可是在我看来,您缺乏领导才能。」左宸锐一针见血,「在蓝雨的日子,看来没能让您学到喻队的领导能力。」

于锋皱了皱眉,「……左记者,你不觉得你的发言太偏颇了吗?喻队确实是我很尊敬的队长,但我没必要学他的风格吧。」

「于锋队长不必放在心上,这只是我的个人见解,没有任何针对您的意思。」左宸锐笑了笑,「看来您是真的,对以前的队友没有什么感情了。」



于锋精疲力尽地躺在床上,和左宸锐的一番谈话让他很疲倦,电脑的屏幕亮着,是百花的队徽和荣耀的logo,他愣愣地盯着那个巨大的金属翅膀,思绪飘回到了很久以前。

于锋到目前为止的人生乏善可陈,没什么特别出彩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没溺爱他,也没让他吃太多苦,为他安排好的人生道路就是好好读书,考个公务员,结婚生子,过上安稳的生活。

一切似乎都那么理所应当。

可于锋始终觉得不满足,从懂事起,他就觉得心头像有一把火在烧,可他始终不知道这火是哪来的,又该怎么浇灭。

他听从父母的话努力学习,不是为了双亲期许的安稳的生活,也不是因为他特别喜欢学习,而是因为得到了第一名后,内心如潮水般涌出来的那种难以言表的欢愉,能暂时把他心底幽暗的火焰熄灭,带给他前所未有的满足。

知识分子家的孩子似乎性格都偏内向,在书堆里长大的于锋,比起同龄人要安静很多,他不是不懂表达,而是不想表达,很多话沉在心底,也不和别人说,就一个人细细咀嚼着。

但是他不是软弱,也不是老好人。曾经有人看他不说话觉得他好欺负,被他一拳重重砸在桌子上,当时还是小学生的于锋稚气未脱,眼神却可说是凶狠。

他背起书包转身离开,双眼却因为疼痛泛起了晶莹的泪花,他抬手胡乱擦了擦眼睛,把双眼憋得通红,攥紧了见了血的拳头,硬着没吭一声。

他就这样一个人慢慢长大,上了中学以后人也变得圆滑一些,他开始学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不再那么一根筋地较真。但是,他那种追求完美的偏执却早已融入骨血,让他在很多时候容易走入死胡同。

他以超乎同龄人的坚强意志,放弃了所有的玩乐,一心只扑在书本上。

拼尽全力。

只是这世上还有一种叫天赋的东西,让他一次次,在寂静的夜里揪着头发,无声地哭号着诅咒命运。

在绝对的天赋面前,努力是那么无力而卑微。

无数次的失败让他对自己深深失望,然后跌落进无止境的自我厌弃,接着强打起精神,又失败,再拖着伤害累累的心站起来,就这样陷入了无尽的死循环。

只要放低标准就不会这么难受,他知道这一点,却做不到。于是无论怎么努力都达不到的绝望从心底漫开,恐惧生根发芽,无力感让他窒息,让他崩溃——

而他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的自尊不允许他对别人泄露出一丝一毫的软弱——哪怕是最亲密的人。他时时刻刻竭尽全力表现出最佳的样子,尽可能减少过激的言行,他更不可能让别人看到他的动摇,他的悲恸。

他还是那个话有点少,礼貌平和,甚至有些「高冷」的于锋。

他不是不努力,也不是愚笨,他只是差了那么一点。

——就那么一点。

平心而论,他成绩也不算太差,考个不错的学校是没问题的,只是这离他所预期的太远太远了。

大概是因为从小衣食无忧,他对生活没多大要求,只要吃饱穿暖就行。但唯独,他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

我要做到最好,我可以得到更好的。

而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一个人的能力撑不起他的野心。

在无数次的惨痛的失败后,于锋清楚了,不得不承认了,这就是自己的极限了,自己在学业上最多也就能做到这种程度了,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界限,很模糊,却始终横在那里,看得到,却永远无法企及。

自己的愿望本是虚妄,一切的努力都是空掷。

内心的绝望像吸了水的海绵无限膨胀,然后炸开,空洞洞的什么都不剩。

世界若只是公平的等价交换该多好,付出能得到同等的回报——听起来简单却也是最虚幻的空想。 

他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把全身心投入进去了。对他而言,承认「我做不到」,就意味着亲手把达到完美的可能性彻底抹杀了,同时消失的,还有前进的动力。

从这一刻开始,他就得把如此残酷的事实摆在自己眼前,一遍遍近乎催眠地一边对自己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一边苦苦支撑,又厌恶这样无力地自我安慰的自己。极高的自尊心与极度的自卑仅有一线之隔,他站在两个极端的分界线,被无法调和的矛盾拉扯着被掏空的灵魂,心力交瘁,他的内心更加荒芜。

横亘在心中的,近乎信仰一般太过强烈的愿望,终究变成了锋利的匕首,把他刺得遍体鳞伤。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一次次希望落空,心中的火种一寸寸熄灭,到最后只有无助的绝望。

这是对一个追求不可能得到的东西的愚者最残忍的惩罚。

说到底,不过是太在乎而求不得,但对当事人而言,这一句浅白的话,不知蕴含了多少说不得的心酸回忆,不知杀灭了他多少光华。

他披着华美的锦缎在长夜里行走,天幕黯淡,四周寂寥无人,锦绣融入深沉的夜色,他空有一袭好衣裳,却自己把它藏起来,一点也不显露颜色。

华服之下,是一颗疲惫不堪的心。

那一年,十七岁的于锋遇到了荣耀。

最初只是为了排遣那些无法对任何人言说的苦楚,想找个能释放压力的方法,后来却是真心喜欢上了,并且不可自拔。连于锋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对荣耀的爱居然能持续这么久,而且甚至愿意为其破釜沉舟,用未来狠狠地搏一把。

在网游里,他学会了很多,学会如何指挥团队,如何更加妥善地协调人际关系,荣耀弥补了于锋十几年因专心学业而产生的大段空白,他的人生开始有了更多鲜明的色彩。更重要的是,他在荣耀上找回了以前的自信,还有前所未有的快乐。

当他带领着蓝溪阁一个团完成了第一个副本首杀时,他一瞬间觉得心尖被漫溢而出的喜悦润湿,周围的人在欢呼,隔着屏幕他都能感受到大家的欢欣鼓舞,他也能清晰感受到,自己左胸中鼓噪的心跳。

砰砰,砰砰,沉寂的心脏中春草疯长,绵延不绝,直至开出明丽的花来。

习惯了无望的付出,得到了回报竟会如此愉悦,他觉得自己快要被近乎灭顶的狂喜给淹没了。

就像鸟渴望天空,鱼渴望深海一样 ,于锋本能地渴求着胜利,鲜花和掌声,而此时,他长久追寻而不得的东西,就摆在他的面前。

他终于下定决心。

虽然平时比较优柔寡断,但一旦下定决心,他的行动力绝对可称翘楚。那年暑假,他把攒下的零用钱全部拿了出来,以放松心情为名,和父母商量后报名了蓝雨的训练营。

他想要实验一下,他到底能不能把爱好当作职业,把荣耀当成毕生的事业,为之奋斗不息。

在训练营的日子过得很快,也很快乐,被荣耀填满的日子意外地不会让他产生厌倦,相反,他感受到无比的充实。

——这就是我喜欢的东西,这就是能让我发光发热的东西。

很明显,在一群大部分只是来体验生活的少年里,于锋的能力更加凸显出来,无论是手速,还是意识,他都无疑够到了职业选手的标准。

当训练营的负责人来问他有没有意向加入蓝雨的长期培训营时,于锋没有当场给出答复。

他看着墙上夜雨声烦的海报,剑客手执寒光凛凛的冰雨,锐利的剑光仿佛可以从薄薄的纸面刺破出来,开天辟地。

于锋微微握紧了拳头,黑白分明的眼里有着少年意气,也有着暗涌的决意。

我也可以做到,我不比任何人差。

他那么内敛地骄傲,内敛地张扬着十七岁素色的青春。花季年华本该更加色彩斑斓,而于锋什么都顾不上,他只能死死抓住人生的第一抹曙光,像是溺水之人遇上浮木。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