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黄于】不可说

早就想写了,不过好久不写全职了手有点生(。用的是我之前古风喻王坑的背景,没看过也不影响阅读

狗血
ooc
很狗血,真的






01

天还未大亮,清亮的吆喝声就划破了南瑶薄雾朦胧的清晨,一群看上去约莫十二三岁,身着湖蓝外衫的少年们执剑而立,剑气飞扬,一时间都是刀戟交戈的金石之声。

蓝雨宫宫主魏琛满意地看着这些晨起练剑的少年,然而他环视了一圈,却没有看到那个平日里最为聒噪闹腾的人,他挑眉朗声道,「你们!谁看到黄少天了?」

众弟子停下动作面面相觑,纷纷表示没有见过大师兄,魏琛见状骂了一句,「这混小子!又给老子跑哪里去了!」

「报!大师兄回来了!」

「好你个黄少天!你还知道回来啊!看我怎么收拾你!」魏琛闻言狠狠地咂了咂舌,快步向大门走去,却见得那黄少天背着个满身是血的少年人走过来,血滴滴答答淌了一路的青石板。

魏琛顿时眉头大皱,这臭小子莫不是又惹上什么大麻烦不成,正要板起面孔训斥他两句,那英气少年却直接跪了下来,抱拳道,「恳请师傅救治他!他是为了救我才伤成这样的!」

魏琛顿觉头疼,他揉了揉额角,看了看抿着嘴眼眶通红的黄少天,又看了眼一旁面色苍白不辨生死的少年,「……详情我待会再听你说。」

黄少天背脊挺得笔直,他吸了吸鼻子,「多谢师傅!」

魏琛叹了口气,转头对一旁已经懵了的弟子们说道,「你们几个,先过来帮我把他抬进去!」

「是,师傅!」










「黄少……你这样又会惹师傅生气的。」青衫的少年面有难色,无奈地看着黄少天偷偷摸摸地攀上木棉树,少年只得在树下四处张望着,生怕有人过来撞见蓝雨宫大弟子爬上了魏琛炼药用的木棉树。

「于锋你别吵吵,我早就想看看这树怎么长的,这花也太红了。」黄少天兴致正高,抱着树干爬到了树顶,大力摇了摇缀满红云的树枝,一树橙红颤动着,窸窸窣窣,一个个大大的花骨朵正砸在于锋头上。

「黄少!」于锋喊了一声,黄少天这一晃把一些细碎的树枝也晃下来了,于锋伸手一扯发带,甩了甩头,把夹在发丝里的草屑甩掉。

「于锋你也上来啊!这里风景很好的!可以看到半个蓝雨宫呢!」黄少天拍了拍身边的空位招呼他上去,于锋叹了口气,一个轻功就翻了上去。

那边黄少天却不满了起来,瞪着他说道,「你怎么用轻功上来?太没意思了。」

……合着怪我咯?

于锋在心里默默道,然后坐到了黄少天身边,黄少天这话也只是随口一说没走心,马上就拉着于锋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起了杂事。

「师傅最近收了关门弟子,是个病秧子。」

黄少你这么说人家不大好吧……

于锋想着却没吭声,他知道黄少天这话头一起来怕是又要说上好半天了,「那个人真的很奇怪啊,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还总是笑得让人发毛。」说完黄少天还煞有介事地抖了抖。

「这样啊……我还没有见过那个人。」

黄少天没有好气道,「他可神秘了,师傅每天带着他在毒室里也不知道在研究什么。下次我指给你看,皮肤白得跟鬼似的。」

「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吗……」于锋忍不住笑了,「你跟人家计较什么啊,人家也没招惹你吧?」

「唔……反正看他不爽。」

黄少天撇撇嘴嘟囔了一声,「我还是喜欢直爽的人,看着舒坦,那个喻文州一看就……」

「啊!黄少,于锋!你们在上面干什么啊!」

黄少天一惊,低头一看是抱着刚洗的衣服的郑轩,「嘘!你小点声,想把师傅招来啊?」

「哦……」

「我们在看风景,要一起上来吗?」于锋笑道。

郑轩摆摆手回答道:「不了我还得去晾衣服,于锋你头发扎扎好,先走了。」

「啊……」这么一说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披着头发,往袖口一掏却半天摸不到。

「你在找这个吗?」

于锋低头看去,一个面生的少年不知何时站在树下,瞳孔通透得有些妖异,手上拿着他碧色的发带,对着他温和地笑。

「啊……」于锋愣一下,从树上跳下来,接过发带,「谢谢。」

「不客气。」那人微笑着应道,向他点了点头就走了。

于锋想起接过发带时看到的对方白中透着青的手,喃喃道:「这该不会就是喻文州吧……糟糕黄少!」

于锋骤然抬头向躺在树上的黄少天道,「你说人家坏话是不是都被听见了!」

「切,听到就听到呗。」黄少天似乎也没想到喻文州这么神出鬼没,面色有些尴尬,他从树杈上一跃而下,拍了拍手,「不管他了,走,我们去练剑!」

于锋是五年前被黄少天捡回来的。

整个蓝雨宫都知道这事,据郑轩回忆,那天黄少天沾了一身的血,衣服也蹭破了很多,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那个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黄少天把这件血衣脱下来时,手还在抖。

等到于锋被抬出来,黄少天才长出一口气,上去给魏琛道谢请罪,接着询问于锋的身体状况。

郑轩觉得这是自家大师兄最有男人味的一天。

后来据黄少天说,他出宫本来是想去南瑶东面的瑜英山采点水果吃,却不想碰上了歹人,那人见他根骨精奇,竟想下药将他做成蛊人供自己差使。黄少天毕竟只是十三岁的少年,武艺不如那人高超,险些就要被对方得手。

这时突然冲出一个蓬头垢面的少年,趁着歹人不备刺了他一剑,正中要害,那少年正是于锋,那歹人受了重伤,被激起了杀意,于锋护着黄少天一路逃跑,中了那人不少招,背上的衣衫都被鲜血染湿,瞳孔都有些涣散,却还是紧紧抓住了黄少天,黄少天急中生智,把对方引进蓝雨宫的毒瘴中,趁着对方迷失方向,才得以带着于锋脱身回到蓝雨宫。

「若我武艺再高些,又怎会要一个乡野小童来护我!」黄少天懊恼地说道。

「混小子,你还别小看了这个小鬼。」魏琛眯了眯眼,「他的根骨虽不是上佳,但是内力比起你来还是强多了。」

「这小鬼,恐怕也不是普通人。」

黄少天看着于锋身上的粗布,「我怎么看他……都只像是个乞丐似的人物……」

「你且等他醒来再问吧,也是给你一个教训,翅膀还没硬别总想着往外头飞,江湖险恶,出了蓝雨宫可没有人能护你,这次也是你幸运,得了这小鬼搭救。」魏琛语重心长地对黄少天说道,「对了,我去毒瘴那边看过了,那人不知是用了什么法子逃出去了,不过我已托人去查那人来历了,敢对老子的弟子出手,定要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多谢师傅,这仇,我黄少天是一定要亲自报的!」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