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线是第一生产力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YGO/Ⅴ快】天城快斗,十三岁的烦恼

题目是中翅neta

各(酒)种(后)各(乱)样(X)的捏造有

ooc

超ooc


快斗醒来时眼前还有些晕眩,迷迷糊糊看到了陌生的天花板,脑袋却还没转过弯来,他一边闭着眼睛揉了揉因宿醉而隐隐作痛的额角,一边打算摸出枕下的闹钟看时间却什么都摸不到,指尖的触感好像不大对,他突然意识到——

这不是他的床。

而且,他好像什么都没穿。

他转过头,枕边的人呼吸平缓,漂亮的眼睛正闭着,银色的长发披散开来,被睡得有些凌乱,快斗还是第一次看到对方散开头发的样子,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为什么他会在克里斯的房间,和克里斯睡在一起。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痛……!」

他坐起身,腰部的钝痛让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他掀开被子,才发现自己的腰侧和大腿有好几个指痕,还有好多暗红的吻痕,痕迹不是很深,但是足以让快斗猜到昨夜发生的事。

「我和克里斯……做了?」

意识到这件事的瞬间,他感到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血液仿佛一下子全涌上脸,他只觉着脸上发烫,恨不得钻进被窝里永远不要出来。

现在我该怎么面对克里斯啊……!

他在心底这么呐喊着,就听到克里斯的声音,迷迷糊糊的,像是还没睡醒。

「快斗……?」

快斗看着那双狭长的眼睛缓缓睁开,下意识地回答道:「早上好……克里斯……」

克里斯睁着一双惺忪的睡眼,眸中还有未散尽的水汽,他一下子把快斗拉进怀里,亲昵地吻了吻他的额头,「早上好,快斗。」

「克,克里斯……!」

快斗猝不及防又跌回被子里,克里斯抱着他,在他的脖颈上嗅了嗅,「有我的气味的快斗,还真奇特呢。」

快斗脸涨得通红,连耳根都染上艳丽的绯色,他在克里斯的床上过了一夜,身上自然有沾到克里斯的气味,不过比起那种东西,他觉得自己身上酒味可能还多一些。

「身体还好吗?我昨天喝的也有点多,所以可能没控制住有些粗暴……」

快斗窘迫得都有些不敢同克里斯对视,低头就是对方光裸的胸膛,一时间视线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好,今天的克里斯太过温柔了,而且……还非常亲热……

「我很高兴。」克里斯抚上快斗的脸颊,清澈的瞳孔含着笑,像是洒了一池的星光,「快斗说喜欢我。」

快斗一瞬间睁大了双眼,那些断断续续的记忆在脑海中回放,他想起来了,是他喝醉后捧着克里斯的脸亲上去,接着对着吃惊的克里斯说:「我喜欢你,克里斯,一直,很喜欢你。」

作为回答,克里斯一次一次地抓住他的手,打开他总是下意识蜷起来的身体。酒精麻痹了痛觉,意识浮浮沉沉,分不清是疼痛多些还是快感多些。他只记得克里斯低着头看着他,银白色的发丝倾泻而下,不知道是庇护他的羽翼还是困住他的鸟笼。克里斯凝视着他的目光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他可以轻易地觑见那里面翻涌的情愫。克里斯把亲吻落在他的唇上,暗藏着情欲的低沉声音和加速的心跳声是如此鲜明,「我也喜欢你,从很早以前,就被你吸引了。」

那一瞬间,他有种要溺死在克里斯眼里的错觉。

然后克里斯轻笑一声,「颤抖着说喜欢我的快斗,真的好可爱。」

「克里斯!!」


快斗脸上烫得厉害,脸颊的酡红蔓延开来,他一把扯过被子,把自己整个人都裹了起来。

这个人……说些什么没羞没臊的话啊……!!

快斗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跳了,脸颊很不争气地红了个遍,他感到克里斯轻轻拍了拍他,似乎是在憋笑,尾音都有些上扬,「快斗,快斗?」

克里斯也是头一次见快斗这么窘迫的样子,一时间玩心大起,「快斗,出来,你这样会缺氧的。」

棉被动了动,里头传来快斗闷闷的声音,「请不要管我……也不要看我的脸……」




关于头发的二三事


「克里斯?」

少年敲了敲门,以往总是来为他开门的克里斯却没有任何回应,房间里也悄无声息。

快斗疑惑地看了看表,这个点克里斯应该在整理资料准备去工作了才是,还是说已经走了?

「不好意思,快斗。」

房里突然传来了克里斯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平和温润,「门没锁,进来吧。」

快斗依言推门进去,一瞬间被浓重的黑暗蒙了眼。房里的窗帘遮得严严实实的,克里斯睡觉不喜欢有光,但是都天亮了都不拉开就有点奇怪了,他在墙壁上摸索着开关,「克里斯?怎么不开灯……!」

话没说完,快斗脚下一滑,一下子摔倒在地,他闷哼一声,手抓住了刚才绊倒他的滑溜溜的东西,他捻了捻指尖的丝线,愣了一下。

「头发……?」

「对不起,快斗。」克里斯的声音有些歉意,「没事吧,摔到哪里了吗?」

「没事……」快斗拍了拍裤子,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搭上他的手,惊得他差点一下子甩出去。

「什??!!」

「快斗。」黑暗中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着快斗,「我在这里。」

「克里斯……?」

「是的,是我。」克里斯微微一笑,虽然快斗眼前只有一片漆黑,看不到克里斯的表情,「麻烦你把灯打开好吗?」

快斗站起来开灯,突如其来的光线充满了整个房间,然后快斗就看到,还没自己半身高的克里斯正看着自己,银白色的头发铺了半个地板,明显不是平时的长度。

而自己手里拿着的,正是克里斯的几缕头发。

「怎么回事……」

快斗眨了眨眼,盯着克里斯湖蓝色的眼睛,那双眼睛大大的,看上去当真就如同小孩子一样。

「总之……」克里斯笑了笑,露出稍微有些困扰的表情,拢了拢自己耳边因为过长而挡住视线的发丝,「先帮我找一套衣服吧,快斗。」

「不行,我的衣服还是大了。」

克里斯望着自己身上松松垮垮的白衬衫和长得拖地的裤子,笑了笑,「凑合凑合就行,不会持续太久的。」

克里斯现在和六七岁的小孩子差不多大,站起来还不到快斗的腰,难怪他够不到灯的开关和门把,快斗想道。

「不过这头发……太长了些。」

克里斯抓了抓自己银色的头发,虽然说身体缩小了,但头发反而比原来更长了,刚才快斗就是被克里斯垂在地上的头发绊倒了。

「但是没想到你也会犯这种错误啊,克里斯。」快斗把克里斯抱起来让他坐在床边,帮他把头发捡起来放在床上,「居然在促进细胞活性的射线旁睡着了……」

「熬夜太久了顶不住,忘了关机器。」克里斯眯了眯眼,「快斗,能帮我拿剪刀来吗?」

「你想剪了?」

「嗯,毕竟还是太不方便了。」

「那我来好了,就和你以前那样垂腰的长度就行了吧?我记得剪刀是放在这附近……」

快斗拉开床头柜,拿出剪刀,坐在了克里斯身旁,捧起一大把头发,如丝绸一般柔顺的银发散开来,在灯光下反射着漂亮的光泽,像极流动的水银,从指缝悄无声息的溜走。他情不自禁地喃喃道:「总觉得……有点可惜呢……」

「快斗好像从以前开始就很喜欢我的头发。」

「还好。」

快斗后悔于自己一下子嘴快,于是顺口搪塞过去,克里斯轻笑一声,「好怀念啊,以前你也帮我梳过头发。」

「那时候你笨手笨脚的,还要我教你怎么做。」

「我又没有打理过长发……」快斗摸着那一头银丝,思考该从哪里下手比较好,「克里斯以前经常照顾弟弟吧?」

「唔……我家的弟弟还挺自立的,不过托马斯以前经常和米歇尔吵架,那时候真够呛呢。」

快斗无言地勾了勾嘴角,用手一点一点地把那头发捋顺,「你的话,肯定是做和事佬的那个人吧。」

「作为哥哥,必须要阻止他们,老是摆出一副严肃的脸也很累。」克里斯转过头来,「对你也是一样的,快斗。」

「作为你的老师,有时候不得不对你粗暴,但是,我其实很心疼你。」

克里斯虽然有时候会很严厉,但他本质上是个很温柔的人,这一点,现在的快斗再清楚不过了。

能像现在这样,两个人就像最初相遇那时一样相处,对快斗来说,很不可思议,就像是在做梦一般。

不……或许和当时不同。

他当初和克里斯互相吸引,更像是两个孤独的人互舔伤口,他在克里斯身上感受到和自己相同的孤独,他憧憬克里斯,克里斯怜惜他,那时候的克里斯,总是单方面地给予自己关怀,却不曾向他诉说过什么。

克里斯把他当做徒弟,当做弟弟来关照,却一次都没有,把他当做可以商谈的对象。

所以,他对克里斯其实所知甚少。

只是当时,他被克里斯表现出的柔情所迷惑,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直到克里斯离开,自己陷入了更深的孤独中,快斗才发觉,对方有他所不知道的一面,克里斯那若隐若现的孤独之下,暗藏着巨大的阴翳。

而他和克里斯再次相遇时,这一点就被证实了,他自然而然地就被克里斯的目光攫住了视线,克里斯的眼角上挑,使他看起来总有几分凌厉,但是在快斗的记忆里,克里斯即使是没有表情,眼神也不曾这么冰冷。

变了的不只是自己,克里斯也改变了很多。

震惊之余,快斗心中却有种「果然是这样啊」的感慨。

他不理解克里斯为什么要离开,不明白为什么克里斯要对阳斗做这样的事,但是他终于清楚地感受到了,克里斯一直都瞒着自己背负着什么——暗中调查父亲失踪的真相,内疚于弟弟们的处境……

而这些,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告诉自己。

或许是自己还不够值得依靠吧,那样的话,就变强吧,强大到不需要依靠任何人,强大到连克里斯都惊讶的地步。

哪怕后来受了克里斯的迁怒,哪怕他让阳斗陷入危险,他都没办法真的怨恨克里斯。

绕了一大圈,或许他只是期待着,克里斯能笑着对他说:「你做的很好。」这种话也说不定。

现在的他,能堂堂正正地站在克里斯面前,对他说:「我已经追上你了。」

经历了这么多,现在还能和他一同分享彼此的时光,快斗已经很满足了。

快斗看着眼前这张稚气未脱的脸,圆圆的眼睛和上挑的眼角怎么看都不搭调,他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克里斯……噗……拜托你别用这张脸说这种话……」

在克里斯稍微有些疑惑的注视下,十八岁的少年突然露出个狡黠的表情,「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多了个妹妹。」

小孩子本来就有些雌雄莫辨,更何况克里斯生得好,又留着这么长的头发,快斗想着克里斯小时候是不是也有被认成女孩子的经历,嘴角的笑意根本就藏不住。

「哦?」克里斯转了个身,还在憋笑的快斗没抓住手中的头发,猝不及防被克里斯推倒在床上,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快斗被笼罩在一片阴影里,克里斯侧着头眯起双眸笑道,「你说谁才是妹妹呢,快斗?」

快斗看着克里斯的双眼,心脏不受控制地鼓噪起来,「太狡猾了……克里斯……」

「嗯?我怎么了吗?」

「克里斯……」

「喂!大哥!听说你变小了我和米歇尔来看你………………了…………」

托马斯风风火火地打开了门,当场就惊得张口结舌,三人大眼瞪小眼,只听到米歇尔的声音传来——

「托马斯哥哥你跑的太快了!诶等等为什么关门啊!!」

「米歇尔,小孩子不要看。」

「欸?」

看来要向自己的弟弟们解释还要费一番工夫呢,克里斯多弗先生。


end

最初只是觉得数字家+Ⅴ快的组合应该会很好玩,结果弟弟们只是打了个酱油,玉座压根就没出现……

评论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