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随地一见钟情
间接性死灰复燃重拾旧爱
一生多情,次次真心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AOT/阿尔敏中心/团明】以你为名的赞美诗 01

团明
以中世纪的英格兰为蓝本的架空设定

 

以你为名的赞美诗

1

「阿克曼修女……」

刚步上回旋阶梯的那人闻言回过头来,身后的彩绘玻璃透出斑斓的光投射在她背上,昏黄的阳光被切割得支离破碎洒落在礼堂的每一个角落,宽大的修女袍把整个身体都罩住,逆光中面容被光晕模糊了,只能看见尖瘦的下巴微微抬起。

「有什么要事吗?」

「啊……」年轻的见习修士有些慌张,他还是第一次同这位美丽冷艳的修女对话,传闻中她可是十分难以接近的人,连院长大人都拿她冷冰冰的性格无可奈何。他心里好奇又不敢与她直视,偷偷瞥了一眼还是看不清脸,「外面有人说要见您,名字是埃尔文·史密斯。」

埃尔文·史密斯……好像是那个最近声名鹊起的侦探……

黑袍之人沉默了一会, 就在少年以为她不会再回话时,却听到了出人意料的回答。

「我知道了,叫他在会客厅等着。」

埃尔文·史密斯是一个私家侦探。

虽然他本人是这么自称的,但是大家都知道他不是普通的侦探。他是近期才出现在侦探界的新秀,但哪怕是业内最优秀的侦探都不知道他的来历,顶多只能探查出一点点无关痛痒的小事,传闻他和皇家骑士团的利威尔骑士长关系匪浅,能接手一些一般人根本不能接触的皇家机密事务。之前更因为解决了甘露事件因此声名显赫。

这次他为了调查某个事件,而造访了玛利亚修道院。

沉重的门扉被从外推开,埃尔文闻声从沙发上站起来,穿着黑色修女服的人进来后关上了门,埃尔文立刻意识到这位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您好,我是埃尔文·史密斯。」

黑袍之人走近,在离男人还有几步的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一颔首,声音平缓,「您好,我就是修女阿克曼。」

意外地很娇小……埃尔文不着痕迹地端详了一下站在自己对面的人,差不多才到自己的胸口那么高,头和脸都被黑纱罩住看不真切,似乎是有意识地遮住容貌。这种场合的确是需要避嫌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掩面,对于修女而言是不合规矩的。之前已经调查过,阿克曼修女今年十五岁,有东方血统, 性格比较冷淡,和其他人都不大来往,但是唯独有两个人例外。

而那两人的其中之一,就是他今天来此的目的。

他本来以为自己应该是见不到这位修女的,据闻这位修女不喜欢与外界接触,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修道院,但是毕竟是属于教会的管辖范围内的,神职人员的意志是自由的,外界不能强迫他们做任何事,哪怕是国王也不例外。能要求「神的使者」做事的只有上层教会,本来还想着如果这条路行不通还得采取些特殊手段,看来是不需要了。 

「那么阿克曼修女,我就长话短说了。」 埃尔文等到对方坐下来后也坐在了另一张高背椅上,一边说一边细细观察对方的表情,「很高兴您能配合我的调查。今天来访十分仓促,我事先并没有知会,对您表示由衷的歉意,请问您知不知道希肯夏领主死亡的事情?」

对方愣了一下,从这个角度埃尔文只能看见她的被掩在面纱下朦胧的下半脸,她像是松口气然后又刻意掩饰这一行为微微抿唇,然后她说道:「我并不知道。」

「恕我失礼,请告诉我您昨天晚上在哪里,又在做什么?」

「我在忏悔室祷告。」

「请问当时身边有旁人吗?」

「没有。」

「好的,我明白了。」埃尔文收起手中的记录本,然后貌似随意的问了一句,「请问艾伦·耶格尔在哪里?」

「……这人并不是我们修道院的人,您找他有什么事?」

埃尔文观察到那人黑袍之下的身躯难以察觉地紧绷起来,语气似乎也带了些警觉,他心下有了几分猜测,然后说道:「其实有目击者昨晚看到他深夜出现在案发现场附近,他可能是重要的证人,去他家时他家并没有人在,听说您与他交好,因此我希望能通过您见到他。」

「艾伦他……失踪了……?」

「确切的说是行踪不明。」埃尔文看着那长长的袖子下的双手纠缠起来,「我进入他家的时候,桌子上还摆着餐具,炉子里已经没有柴了,大概是做饭到一半然后出去砍柴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黑袍的修女沉思了一会说道:「……这不是很不合常理吗?」

埃尔文盯着那半张在黑纱下若隐若现的脸问道:「您指什么?」

「我是说你的行动和言语互相矛盾了。」

埃尔文略有些惊讶地看着黑袍之人,那人以有些稚嫩又沉静如水的声音接着说道:「照你给我提供的情报来看,平白无故消失的艾伦毫无疑问是事件相关者,甚至可能是第一嫌疑人,如果是为了打消我的警惕而故意把艾伦当做受害者,不提艾伦犯案的可能性倒也有可能,但你却又拐弯抹角地先来问我的不在场证明,你既然笃定了我一定会维护艾伦,那为何又来试探我,这不是毫无意义的吗?」

对方抛出的连珠带炮的提问让埃尔文微微睁大了眼,他眯着眼打量着黑袍之人,深蓝的眼底一瞬间闪过冷光。看起来并不是如情报所说「为了那个急着找死的家伙可以失去理智」的人物。相反,似乎拥有着超乎年龄的智慧,被怀疑了也能够完全撇开自身冷静地思考……这份睿智,说是才能也不为过了。

思至此,埃尔文不得不重新审视起眼前这位看起来娇小玲珑的修女,她依旧坐得端正,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发言带给埃尔文的惊讶,埃尔文的心头升起奇妙的违和感,现实和情报的差距就摆在他面前,直觉告诉他,他似乎遗漏掉什么关键的部分了。

沉默只持续了一会,然后埃尔文不动声色微笑道:「如您所言,我最开始的确怀疑艾伦·耶格尔是犯人,也怀疑您是他的共犯,这是我的一种猜想。」

黑袍之人缄默着没有说话,像是默认了,又或许是懒得反驳。

「但是阿克曼修女,所谓的侦探呢,就是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的。虽然艾伦·耶格尔是犯罪者的可能性很高,但并不能排除其他的可能,而且最关键的是——」

「动机。」

埃尔文继续说道:「我找不到艾伦·耶格尔作案的动机,而且领主的死对他而言没有一点好处,所以我推测他应该是被卷进事件的无关者。」

「至于您想要隐藏的事……我觉得与我的目的应该是间接相关的,即使您对我说了谎也无关紧要,我自己会判断哪些是正确的情报。」

埃尔文直视着对方,黑袍之人没有因被揭穿而气急败坏,只是沉默不语,在令人窒息的缄默中,她漂亮的唇型微微一动。

「这些……全部都是您个人的推断吗?埃尔文先生。」

「是,只是我无根据的猜想。」

「……看来是我先入为主了。」黑袍之人站起身来,在胸口划了个十字,「您的猜测基本对了大半,我为我之前的怠慢感到抱歉,您是真正的侦探,就和那个人一样。」

「那个人?」

埃尔文敏锐地捕捉到对方一笔带过的字眼,黑袍之人却没有对此再加解释的意思,而是直接下了逐客令,「谈话就到这里吧,我能提供的情报就这些了,请趁着夜幕还没降临之前早点回去吧。」

埃尔文望着窗外渐沉的天色说了声不叨扰了就起身跟在她后面,然后黑袍之人带着他走出房间,走过长廊时埃尔文发现两旁的油灯已经全部都点起了。火光一直延续到看不见的深处。修女停下脚步,拉开那扇比她自身还要庞大得多的修道院的大门,外面的冷风一下子灌进衣领让她抖了一下,她往旁边迈了一步,然后以四平八稳的声音对男人说道:「我就送您到这里了,黑夜是很危险的,请务必小心。」

「好的,非常感谢您的协助。」

黑袍之人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一只手越过她的肩膀像是要摘下她的头巾一样,她下意识猛的往后退了一步,在看到男人举着手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后暗自懊恼自己的失态。

「啊……抱歉。」埃尔文不好意思地笑笑,指着她的肩头说:「您的肩上粘上羊毛了。」

修女低头一看,黑色的布料上白色的羊毛特别显眼,大概是从刚才坐的沙发上的羊毛毯掉出来的,她微微欠身,说了声谢谢,等到埃尔文踏出门口之后,缓慢地关上了大门。

埃尔文看着那门发出一种沉闷的声音缓缓闭上了,唯一的光源被阻挡在厚重的门扉之后,夜色无边笼罩了整个山头,天空中星星黯淡无光,耸立在最高处的玛利亚修道院就像一颗巨大的启明星。

『请小心黑夜。』

 

那个人到底在暗示什么,还是只是单纯的逐客令?

 

 

埃尔文站在门外,仰头望着门窗紧闭的修道院,里头灯火通明,透过磨砂玻璃只能看见人影憧憧,四周没有其他建筑都是黑压压的树木,而藏在寂静的深山中的它就像是遗世独立的孤岛。

以圣母为名的隐修院么……

 

埃尔文摊开手掌,一根近乎透明的金色发丝静静地躺在手心,在刚才黑袍之人警觉迅速拉开距离之际,他堪堪抓住了这几乎看不见的金丝。

隐藏在伪装下的,对方的身份不言而喻。

「阿尔敏·阿诺德……」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黑夜中被山风卷走消失了痕迹。

刚刚和埃尔文分开的修女缓慢地行走在长廊上,四周有人时不时走过,她上楼梯时加快了脚步,鞋子踏在木板上发出噔噔噔的声音,在一扇简易的木门前停下了脚步。

「笃笃。」

她轻轻敲了敲门。

无人应答。

「米卡莎。」黑袍之人揭开面纱,确保自己的声音清晰地传到门内之人的耳朵里,「是我。」

门从里面被拉开了,露出一张少女的脸,东方人的眉眼,乌黑的发丝,毫无疑问是米卡莎·阿克曼的模样。那张年轻的面容十分漂亮,只是眼睑下一片青黑让少女看上去分外憔悴,但是眼神依旧锐利不掩风华。

「阿尔敏。」

米卡莎叫出了黑袍之人的名字,侧身让他进来。

『她』进来后带上了门,扯下头巾,一头如瀑金丝流泻而下,阿尔敏把面纱和头巾卷成一团随手丢在桌上,正对上少女如墨般漆黑的双眼。

「阿尔敏,怎样?」米卡莎的声音清冷,「那个侦探是来干什么的?」

阿尔敏看着貌似与平日并无区别的少女心下也是难受,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他们三人毕竟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总归是察觉到了,少女眉间眼底藏不住的焦虑不安。

他斟酌着语气开口:「他虽然是为了艾伦而来却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是敌是友还不明朗。」

米卡莎那双阴郁的眼一瞬间闪过狠绝的杀意,「不清楚的话就杀了他。」

「米卡莎,冷静点。」少年轻声安抚道,他知道现在的米卡莎满心挂念的都是艾伦的安危,只要有一点点可能会危害到艾伦的事或人都会被她抹杀掉,但是这种无谋又鲁莽的行为他是绝对不会允许的,「现在贸然行动只会引起怀疑,而且我们说不定还需要借助他的力量。」

他注视着那双几近疯魔的双眸一字一句道:「艾伦也绝对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

米卡莎闻言愣了神,那双满是偏执的阴暗眼睛泛起一层模糊的雾气,她花容失色地攥紧了双手,指骨都掐得发白,「阿尔敏……我好怕……」

她紧紧抓住了躺着床上的人的手,但是她所触及的不是带着热量的人的体温而是犹如死物一样的冰冷刺骨,简直要把她的心都冻住了。

她抓紧了那支冰凉苍白的手,煞白着脸连声音都不稳,「艾伦他……要是就这么醒不过来了该怎么办……」

阿尔敏没有说话,躺着床上的人,毫无疑问就是他失踪的青梅竹马——艾伦·耶格尔,这就是他向埃尔文·史密斯隐瞒的实情。

名为艾伦的少年面容苍白,嘴唇泛白。皮肤下血液的流动似乎都停滞了,显出死灰的惨白,身体已经失去了温度,阿尔敏探了探他的鼻息,又看了看试图想以自己的体温温暖对方的米卡莎,默默地走了出去。

tbc

唔……凭着一时冲动就又开了连载……

侦探埃尔文x伪修女阿尔敏

并不是性转只是(作者的)女装恶趣味

评论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