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随地一见钟情
间接性死灰复燃重拾旧爱
一生多情,次次真心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AOT】【阿尔敏中心/团明】以你为名的赞美诗 02

以你为名的赞美诗

2

阿尔敏席地而坐, 一旁的烛台发出昏暗的光,微微照亮周围摆满地面的书本,他整个人都快被埋在了书堆里,却浑然不觉埋头于眼前一本厚重的书。

四周都是高高垒起的书,把那点微弱的光限制在这小小的四方之地。许久,阿尔敏合上了那本古老的书,尘埃散落在空气里差点迷了眼,他摆摆手拂去眼前的浮尘,吐出一口浑浊的气。

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情况了。

虽然在院长的安排下成为了修士,但阿尔敏永远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和这种事扯上关系,那种传说中的东西居然真的存在,现实就摆在自己面前——艾伦正没有一丝生机地躺在床上,由不得他不信。

那本书的名字简明扼要,漂亮的花体英文暗金色——『 vampire 』

吸血鬼。

那天他和米卡莎看见满身是血的艾伦倒在柴房里时,米卡莎都快昏了过去,但是阿尔敏很快发现那些血并不是艾伦的,他为艾伦清理身子的时候,他的身上并没有伤口。

除了脖颈上的那两个小小的齿痕。

除了吸血鬼所为想不到其他可能。

关于吸血鬼的一切都是谜,那是被称为「异端」的生物,和异端扯上关系就意味着背弃了圣主,这就是他在发现艾伦时第一反应就是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而瞒着所有人把他藏在了米卡莎的阁楼上的原因。

「被恶魔引诱的羊羔」——神学上是这么定义被吸血鬼吸食血液的人的。

如果被上层教会知道的话,凭他和米卡莎是绝对保不住艾伦的。

艾伦一直都没有醒,所有的生命体征都消失了,心脏停止跳动,温度一直下降,有一度阿尔敏甚至以为他已经死了。

但是他还有呼吸,虽然微乎其微,打在指尖上的气流绝不是错觉。

所以阿尔敏时隔多年来到了这个被雪藏已久的图书馆,希望能从这庞大的信息库中找到相关的线索,凭着幼时的记忆,他找到了这本书。

 

阿尔敏把那本书里夹着的泛黄羊皮纸抽了出来,与其说是纸张不如说是一块脏兮兮的破布,上面有些地方已经被磨损得看不清了,只有两种笔迹依稀可辨,一种是娟秀的花体英文,一种是潦草的拉丁文。

当年的他看不懂这些艰涩的文字便兴致缺缺地随手夹在了里面,谁知今天会成为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人类被吸血鬼过量吸血后有一定几率会陷入假死状态,非常像尸体,但是还有呼吸,在下一个月圆之日之时必须得找到那个吸血鬼完成『初拥』,否则会陷入永远的死亡。」

「当『初拥』完成时,人类会获得真正的重生和……」阿尔敏读出纸上的内容,读到一半时不得不停下了,后面的字迹完全被磨的不可辨识,只有黑乎乎的一团,像是被水浸湿后又捞出来风干一样。

「初拥……?」 阿尔敏沉吟着皱起眉头,这个词出现得莫名其妙,没有任何解释 ,这份突兀让他的心里升腾起不妙的预感。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阿尔敏敛了心神,看了眼头上的下弦月,现在距离下一个月圆之夜大概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要救艾伦就得在期限内找出袭击艾伦的吸血鬼。

那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想着等艾伦醒后问清楚是怎么回事,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自己目前掌握的情报太贫乏了。

深刻理解了自己处在了多么被动的处境的少年深深地叹了口气。

阿尔敏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的街道。

希肯夏区算是以农业为主的城市,比不得那些大城市繁荣,却也有自己的热闹。这种鱼龙混杂的街道,往往是消息最流通的。

金发少年端着报纸倚在街角,廉价的油墨印着大大的字,一城的领主死了可是大新闻,也不奇怪这些报纸个个都大肆报道。

他的眼睛停留在纸上,耳朵却专注地听着四方的议论纷纷,众说纷纭有真有假让他有点发蒙,他在修道院过了近十年的清修生活,早就已经习惯两耳不闻窗外事了,如今再置身于这充满烟火气的闹市中总归是有些不适应。

「这位小哥?」

被突然出现在身旁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的阿尔敏转过头,男人微笑道:「我看你好久了,怎么,对这件事感兴趣吗?」

说着男人指了指他手中的报纸,阿尔敏不清楚对方突兀搭话的目的略微眯起眼有些警惕,「只是有点好奇罢了。」

男人看着他反应疑惑道:「你……难道不是希肯夏人吗?」

「为什么这么说?」

「呀……希肯夏人都知道我这个情报贩子呢。」

阿尔敏算是明白了对方的来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找上他这个看起来就一穷二白的人,他没有同这个人交易的打算,他并不相信来历不明的人说的话:「抱歉,你找错人了。」

「啊,那还真是遗憾。」男人摊手倒也没多意外,「那么告辞了。」

「等等。」阿尔敏叫住了男人,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你知道关于埃尔文·史密斯这个人物的情报吗?」

阿尔敏站在一家小型的旅店前,依旧是把全身上下的裹得严严实实,如果说第一次装成米卡莎去见那个男人是因为当时的少女濒临崩溃没办法同其他人交流,那么这次不愿意以阿尔敏·阿诺德的身份去面对他是出于自己的私心。

他有些害怕那个男人。

那双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感觉一切都被看透了,所有东西都无处遁形。

那种视线,很久之前他曾经也感受过一次——从另一个人身上。

可以的话不想再见他啊……

阿尔敏微微叹了口气,戴上了面纱踏进了旅馆的大门。

「埃尔文·史密斯并不像其他的侦探一样有自己的事务所,本身他就很少接受他人的委托,经常四处云游自发调查各地的事件,所以他的居所也不固定,这次落脚在了本地的旅店。」

「西路贝特街戴文旅馆104房……」阿尔敏看着从情报贩子那里买来的情报很轻松地就找到了埃尔文的房间,他长呼口气轻轻敲了敲门。

「史密斯先生,您在吗?」

过了一会儿门里面传来有些低沉的,带着鼻音的声音,「哪位?」

「啊……」阿尔敏决定面对这个他单方面觉得危险的男人时,一向果决的他也踌躇了好一阵子,下定决心后就完全没想具体要怎样,但既然来了也不好打退堂鼓于是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您好,我是修女阿克曼,突然来访非常抱歉,有些话想和您说……」

阿尔敏还没说完,眼前的门就打开了,男人的金发垂在额前,蓝色的眼睛透过碎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又好像没有在看他,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阿尔敏一瞬间有种莫名的错觉,这种感觉一下子打乱了他的思路,然后少年攥紧了藏在过长的袖子下的手,「那个……」

男人突然笑了起来,他撩起自己的刘海说道:「不好意思,是我失礼了,不能这样盯着美丽的女士看呢,请进来吧。」

等到阿尔敏再次看到男人时,他就像那天他第一次见到他那样打理好了发型,干练,整洁。这个男人并不是那种传统的英国绅士类型的人,却又有着足够的优雅和礼仪。

上流社会的当权者…还是没落的贵族……

阿尔敏无端地猜测起埃尔文的身世,也没有意识到对方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那么修女小姐来找我做什么呢?」

阿尔敏没反应过来那个「修女小姐」指的是自己,直到埃尔文有些戏谑地看着他,少年这才回过神来正襟危坐,他抵着下巴咳了一下,虽然他现在是「米卡莎·阿克曼」得要尽可能地模仿少女那冷淡的性子,但毕竟是有求于人,他还是放低了姿态,「其实我是来请您和我共享情报的……关于艾伦的那个事件,我觉得有必要和您探讨一下,毕竟那是我最好的朋友,不能放着不管。」

「共享……」男人看着少年说得不卑不亢,「您的意思是……」

阿尔敏不着痕迹地深吸了口气,「也就是希望您同我合作,史密斯先生。」

本来阿尔敏还有其他的选择,但是他已经没有时间再犹豫了,艾伦的生命拖不起,他必须尽快解决。所以这是最好的办法,这个男人既然能不单漂亮地隐藏起自己的信息还混得小有名气,那么恐怕拥有着不为人知的庞大情报网和人脉,与他合作无疑是最佳选择。

埃尔文笑了起来,薄薄的唇抿成一条上挑的弧线,「这还真是出乎意料……您愿意相信我了吗?明明之前那么戒备来着。」

少年不置可否,「不管我相信与否,要是想了解真相,与您一起是最有效的途径,不是吗?」

「这您就不明白了,如果两个人不能互相信赖的话,就不能称作伙伴了,不能互相交付信任的话,比一个人还要没有效率。」埃尔文笑得风轻云淡,「恐怕您是如果对方不能拿出诚意就不能完全信任对方的类型,不过现在可是您在请求我帮助……」

言下之意就是要求对方拿出相应的条件。

阿尔敏说得坦然,「『我不相信一个藏头藏尾的人』您是这个意思没错吧?」

埃尔文但笑不语。

少年心里一沉,虽然早就有预感这个男人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但没想到还真这么棘手,这毕竟是在拿艾伦做赌注的博弈,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米卡莎再坚强也是个女孩子,再拖下去她会撑不住的。身上肩负着两个人命运的阿尔敏,不得不谨慎行事。

阿尔敏尽量放松了发紧的喉咙,以平缓的语气说道:「您似乎误会了什么,我们应该是平等交易的关系,无论是哪一方都不吃亏不是吗?」

 「当然我并不是无准备就冒昧打扰的,既然是『共享』那么我手里也有着阁下所需要的情报,也就是之前您所说的『我隐藏而您没有猜到的东西』,这是我的筹码。」

「至于您说的问题……只要您接受了与我合作,我的这层隐藏就无所谓了。」

 

本身自己的身份就不是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对米卡莎的长相感兴趣,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重要是自己的筹码是否能打动对方。

「呵……」男人这会真笑出了声,「听起来很有诱惑力,能让你闭口不提的恐怕是和艾伦·耶格尔相关的情报吧,如今你主动找上我,想用那个和我交换,就是说明那个少年出了什么紧急的问题,所以你也不得不孤注一掷了吧。」

没错,少年在赌,用艾伦的安危来赌他不会信错人,这很冒险,也足够明智。

「是的,我们只能相信您,已经没有时间了。」

阿尔敏说完之后就默默地观察着埃尔文的神色,这个男人很精明,不是那种市井商贾的小聪明,少年自知入世尚早阅历浅薄,于是不得不打起全副精神来面对。

埃尔文像是在考虑些什么神态收了些轻佻, 他轻轻摩挲着袖口的纽扣,直到那冰凉的金属染上主人的温度后才放开手。

阿尔敏已经做好了和这个男人再周旋许久的打算,但男人接下来的话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不是提要求,也不是谈条件,似乎只是单纯的提问。

 

「那么,在真相和挚友之间,你选择哪个?」

tbc

久违的小剧场www

「我和艾伦你选谁,阿尔敏?」 

                                      ——「伪·以你为名的赞美诗  02」

面对疑似告白【?】的质问,陷入三角关系摇摆不定的少年该怎样选择呢?敬请收看下期『我与上司和幼驯染混乱的恋爱关系』(*´ゝ∀・`)

好上面都是口胡的大家不要信【。

埃尔文代表的是绝对理性的真实,是阿尔敏的目标。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如果有那么一种情况,阿尔敏必须要舍弃米卡莎或是艾伦才能得到什么时,他会怎样选择呢……会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呢」这种话吗?

评论 ( 3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