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随地一见钟情
间接性死灰复燃重拾旧爱
一生多情,次次真心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VVV/晴艾晴】血和泪

写的时候非常混乱没有特意去修饰文字,只想着把郁结的东西发泄出来


血和泪

pino曾经这么评价过艾尔艾尔弗——

「看起来就不好吃。」

她对人类的评价标准很简单,爱憎分明,喜欢或是讨厌,就像做选择题一样二选一,而且还毫无章法只是凭直觉。

然而这样的她却说了十分暧昧不明的话——

「那个人类,看起来不怎样,味道意味地还不错。」

彼时的时缟晴人正在调试机体,突然听见少女这么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话好半天没反应过来,然后他顿悟,「你在说艾尔艾尔弗?可是他不是不能乘坐valvrave么?」

『那么你就想过吗?不能乘上valvrave的我是什么心情!』

他想起那个冷淡的青年说出这句话的表情,那是他从未见过的,非常情绪化的脸,眉头蹙起,眼睛里暗潮汹涌,像是有某种隐痛翻滚着。

「笨!」pino没看出少年的失神微微嘟起嘴,「我是说你的符文有那家伙的味道。」

晴人一愣,自己……有那个人的味道?

那是艾尔艾尔弗成为了他的饵食的那一天,忍耐已久的渴求遽然爆发,分开的时候发现对方原本白皙的脸更显苍白。

艾尔艾尔弗只是淡淡地把扣子扣好,掩去了那可怖的伤口。

他退开一步,对着少年说道:「那么约定好了,我为你提供符文,相对地,你的力量要为我所用。」

与其说是约定,不如说是契约。

银发青年语气寡淡,「就如你说的,『对半分』。」

晴人从不知道,「对半分」可以是这么冰冷的一句话。

晴人倒是没想到pino可以通过符文来知道血液的来源,起初有些担心起自己的记忆会被窥探到,后来知道那完全是杞人忧天。

她吞食了自己的记忆,但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记忆的内容,打个让人很不舒服的比方,就像是人类在吃肉时,只知道美味与否,怎么可能知道动物的思想。

少女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苦苦的,但是又会忍不住想吃更多……啊对了!」

少女一声惊呼拍掌道:「就像巧克力一样。」

晴人觉得自己是疯了。

正常人怎么会喜欢血的气味,明明是带着腥气的铁锈味,现在只觉得甘之如饴。

令人作呕。

他埋在艾尔艾尔弗的脖颈上,感受着那皮肤下涌动的生命力,用牙齿轻轻去磨蹭那一小块肌肤。

他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知道迷恋上这种行为的自己有多异常。

我……彻头彻尾变成了怪物啊。

晴人光是如此想着眼眶就发红了,像是泄愤一样咬住了银发青年,没有用很大力气,比起之前的狂暴而言甚至可以说是温柔。一点一点地,把犬牙嵌入对方的血肉中。

血腥味顿时充满了口腔,感到满足的同时,心里巨大的缺口似乎又扩大了几分。

「呜……」

艾尔艾尔弗维持着这个像是拥抱一样的动作,这个时候他的理性会下降不少,大概是抽取符文的副作用之类的,他的思考会产生偏差,知道了这一点后他放弃了在这种时候布局的想法。

自己肩头那个毛茸茸的头胡乱动作着,发丝挠着他的侧脸有点痒,因为对方呼吸的水汽而黏著耳根的头发让他有种不舒服的黏腻感。

被咬破皮肤时听到对方一声呜咽,比自己的血还要热的液体滴在肩上,混合着血液流到了锁骨上时,已经是完全的冰冷。

他大概知道时缟晴人又开始了自我厌弃,这个人无论如何都无法舍弃的那份天真,在接下来的革命中会一直折磨着他。

即使知道会如此痛苦,晴人也决定了和自己一同承担。
这脖颈上的痛楚,算是「对半分」的证明。

艾尔艾尔弗最终只是微微叹了口气,轻轻地拥住了晴人颤抖的身体,那人身体一震,然后温热的液体一滴一滴打在肩头,明明只是比自己的体温要稍高一点,却滚烫得像要被灼伤一样。

无声的哭泣,干涸的血迹,微凉的体温,虚伪的拥抱。

晴人只觉得自己心里的空洞在无限的扩大,说不上是悲伤眼泪却止不住。

我在为艾尔艾尔弗悲伤吗……明明看不到他的记忆。 

说不出眼泪到底是为谁而流,只是固执地咬住对方,像是要证明什么一样不肯停止。

既然你不会哭的话,那么就连你的份一起——

晴人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

end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