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随地一见钟情
间接性死灰复燃重拾旧爱
一生多情,次次真心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AOT】【阿尔敏中心/团明】以你为名的赞美诗 03


我对刑侦不是很熟……大家就看看不要认真……【。

烧烤节快乐!


3

阿尔敏愣住了。

这个提问非常突兀,前言不搭后语,以至于少年愣在了当场,有种什么东西一下子被点破一样的感觉。

这个问题,他也曾经诘问过自己。

埃尔文的表情突然有些凉薄,一双深邃的碧眼似乎要透过层层叠叠的衣物解剖少年一般犀利,「我必须得确认这一点,随着接下来的调查,肯定会牵扯到艾伦·耶格尔这个人物,可能会不利于他也说不定,那时候你能保证自己可以不偏不倚地思考吗?」

这是没办法回避的,埃尔文也曾经因此迷茫过,痛苦过,陷入无止境的烦恼,但是现在的他,早就做出了选择,可以说自己是个称职的侦探了。

「对侦探来说,理智必须胜过感情,你能够做到吗?」

少年放在腿上的双手绞了起来。

阿尔敏·阿诺德,现年十五岁,有着敏锐的直觉和聪明的头脑,这是一个侦探必需的素质,作为一个才十五岁的少年来说已经是相当出色了。

但是……埃尔文眯起眼,严肃异常。

「如果你不能舍弃私情的话,就算再聪明也没用,我是不会把这种人放在身边的。」

「你,会成为我的阻碍。」

沉默。

果然对一个孩子来说要求太高了吗……埃尔文靠在了沙发后,静静等待对方的回答。

「……艾伦是我的青梅竹马,在我父母出事那段时间,如果没有他和米卡莎,我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艾伦给了我勇气,让我不再自卑而活下去的勇气。」 低缓的声音从面纱之下传出,带了模糊。
 

少年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份被自己说出口,「他们两个都是我无可替代的朋友,是我最重要的人。」

埃尔文微微挑了挑眉。

「正因如此,我才敢提出合作的请求,因为我了解艾伦,相信他不是犯人。没有证据,只是我的直觉,但是我有以这个为线索继续调查的信心。」

「还真是相当暧昧的回答……」

埃尔文话没说完,就看见对面的人站起身来,眼前瞬间飞过一抹漆黑,然后耀眼的金色跃入眼帘。

阿尔敏扔下头纱和面巾,握着胸前的十字架沉声道:「我,阿尔敏·阿诺德,以正义女神朱斯提提亚之名起誓——绝不会让仇恨和友情影响我的判断,不会让感情蒙蔽了理性之眼。」

很久以后,埃尔文都记得那一日少年许下的誓言,像是赞美诗一般神圣,柔和带着坚定,仿佛可以看到白袍金冠的蒙眼女神手持天平裁判众生。

那位封闭视听的女神所代表的公正是无情的,她什么都看不见,也不会有主观的倾向,她的职责,也只是「裁断」而已。

因为她是神,所以她做得到。

人当真要绝情断意,其实是很难的。

那应该是他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见到阿尔敏,晨光中的少年金发灿灿,碧蓝的眼睛染上暖黄色,宛若湖水流金。明明身着压抑的黑衣却像是有生命流动。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对于埃尔文来说,他一对上阿尔敏的眼睛就明白了,这个少年是他的同类,那眸子里莫名的光芒和觉悟绝不是说谎,但是又有种他没有的,十分柔软的东西。

一眼惊鸿。

再多的言语试探都是苍白无力的。

「我不会舍弃艾伦,您所给的两个选项,我哪个都不选。」阿尔敏说得坚决,「这不是我优柔寡断贪心不足,只是就事论事。从这件事来说,这两个选择是殊途同归的。」

「我既救得了艾伦,也一定会查明真相,不如说要救艾伦就必须得查明真相。」

埃尔文微微睁大了眼,他细细打量着少年,像是想把他的轮廓印在脑海中一样。

然后他笑了起来,目光里有欣赏也有某种怀念,「我真的搞不懂你了,总是在自相矛盾,简直像是有两个不同的人一样。现在在我面前的,真的是阿尔敏·阿诺德吗?」

阿尔敏不知他为何如此发问微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如假包换。」

「现在的年轻人实在太有趣了。」男人笑着,不是那种礼节性的微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弯了眉眼。阿尔敏看着对方脸上凌厉的棱角因为一个笑而模糊了几分,他突然心下怔忡,却又不明所以。男人站起身向少年伸出手,「那么,合作愉快,阿尔敏。」

阿尔敏稳了心思回以笑脸,握住了那只比自己略大的手掌,「合作愉快,埃尔文先生。」

阿尔敏回到修道院时,米卡莎正伏在床头浅眠,听到声响的她立刻睁开了双眼,眼球还有着隐隐的血丝。

阿尔敏把情况同她说了个大概,包括艾伦的处境,还有自己和男人的交易,少女只是默默听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阿尔敏在心中暗暗长松口气,他本以为给少女做通思想工作会很艰难,看来这段时间她一个人也想了很多。

「我只有一个问题。」等到阿尔敏说完后,少女突然开了口,「你把艾伦在哪里也告诉了那个侦探吗?」

「不……」阿尔敏一滞,回想起和男人对话,「我只告诉他艾伦被我藏在安全的地方。」

这是他对埃尔文唯一保留的事,对方听到后似乎也不介意,只是一笑而过。

阿尔敏也想过,以对方的头脑不会想不到艾伦就藏在修道院内,但他绝计不会想到艾伦会藏在米卡莎这里。

这个礼教阶级如此森严的宗教社会,是绝对不会有正经的未婚女子敢留宿男人的,一旦被发现了那可不是一句情非得已可以解释的。更何况还是直接处在教庭管辖下的修道院。

埃尔文没有见过米卡莎,因此他不会知道艾伦对米卡莎而言是多重要的存在,不知道米卡莎甘愿为艾伦负起多大的罪名。

这就是阿尔敏敢和他赌的原因之一——那位侦探似乎是低估了人性,殊不知人心往往是最嬗变而莫测的。

换言之,他正是清楚米卡莎绝不会抛弃艾伦,才利用了这一点作为烟雾弹迷惑所有人。

阿尔敏对米卡莎其实也是有半分愧疚的,虽然米卡莎是自愿为艾伦这么做的,但他利用了米卡莎对艾伦的关心,让她负担上了有可能清誉尽毁的风险。

阿尔敏厌恶这样的自己,无力得连最好的朋友都要算计在内。

「阿尔敏,艾伦的性命就托付给你了。」米卡莎目光灼灼的看着少年,一双漆黑星眸深沉真切,「我怎样都无所谓,无论如何一定要救他。」

阿尔敏看着对方的眼睛心下只觉得苦涩,她知道啊……自己做了些什么卑劣的事,金发少年心中苦笑连连,意志却更为坚定起来,「安心吧,我们都会没事的。米卡莎,我向你保证。」

那少年说得笃定,「我们三人一定都可以好好的。」

如果一定要舍弃什么的话,那也绝对先是我。

少年在心中立誓。

埃尔文再次看到阿尔敏时他站在旅馆的门口,穿着那套初见的黑袍,近乎坠地的长度,只露出擦得锃亮的黑色皮鞋。

埃尔文一直觉得教会的人都是群没情趣的家伙,无论男女都穿着宽宽大大的长袍,有差别的只是等级,阶级越高的人穿的越高档。

不过宗教的宗旨就是「禁欲」,这种能掩盖身体曲线的服装无疑最符合要求,这样看起来眼前的少年面容清秀柔和,给人男女莫辨的感觉。

「埃尔文先生?」

连声音都温软得像是小河淌水的流泻声。

埃尔文收回了目光也不废话便直奔主题,「那么我们现在去案发现场看看吧。」

阿尔敏点了点头跟着他后面,想必埃尔文自己已经先去过一次了,至于为什么会让自己作陪再去一次……除了因为自己提供了吸血鬼的情报而需要再确认一次,还有想要试探自己的意思吧。

「虽然看过了几次还是不得不感叹。」埃尔文看着照片感叹,「真是漂亮的手法,一刀切喉。」

「作案动机是什么?」

「你认为呢?」埃尔文把问题抛给对方

阿尔敏沉吟,「嗯……财物都在,应该不是为金钱杀人,若说是仇杀,下手未免太过平静……大概是出于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吧。」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件事背后一定还有什么东西,那样的话我只能想到一个方面。」阿尔敏微微皱起眉头。

「权力斗争。」

埃尔文下了结论,阿尔敏点了点头补充道:「而且恐怕不是一般的权力斗争,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领主……」

阿尔敏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这些东西他相信埃尔文一定也想得到,那么他为什么来问自己…

试探吗……不光是能力,还有……

少年扯了扯头巾,把复杂的视线隐藏在黑布之下,而埃尔文像是全然没有注意,叫来了庄园的仆人们。

「不过……作为一个拥有这么大庄园的领主,雇佣的仆人还真是少啊……」阿尔敏看着排成一线的人如此说道。

埃尔文则露出了然的神情,「你长年生活在修道院应该不知道吧,这位领主是虔诚的教徒,而且不喜欢奢华铺张,所以要求留下需要的下人就够了,在市民中的声誉也很不错。」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人,那么因为这高贵的品格而遭到某些腐烂的贵族的嫉恨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太高看他们了。」埃尔文摇了摇头,「不会有贵族愚蠢到这种地步,他们可是很珍惜生命的。」

阿尔敏立马明白过来,「而且这一位可能是教会的人。」

「正是如此,我之前已经确认过了,他似乎只是单纯的信仰上帝,他的交际圈和教会没什么关系。」

「但是贵族们不知道这一点。」阿尔敏有些尊敬起这素未谋面的领主,他低头看着天鹅绒的地毯,尸体已经被抬走了,只剩下干涸的暗红血迹,「原来如此,这也是他保护自己的手段吧,为了让自己在腐朽中保持清白。」

「从刚才开始就自顾自地说什么啊。」亚麻发色的男子有些不满地抱怨,「你们也调查够了吧,肯定是外面的人贪图老爷的财富啊。」

旁边的腼腆男子则拉了他一把,「让,少说两句啦,侦探先生也需要我们配合调查啊。」

「啊抱歉抱歉。」埃尔文露出有些歉意的表情,「因为我们还有些疑点,又把你们叫过来了不好意思 。」

「给你介绍一下。」埃尔文转过头来轻声对阿尔敏说道:「那是让·基尔希斯坦,这个庄园的园丁,旁边有雀斑的是马克·波特,是管家。那个金发的少女是亚妮·利昂纳德,是女仆,棕发的是莎厦·布劳斯,那个剃了光头的是康尼·斯普林格,两个人都是厨师。」

阿尔敏点了点头,刚想对埃尔文说些什么,刚才的男子一下子指着他惊呼:「你……不是阿尔敏吗!」

tbc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