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线是第一生产力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零隼/游斗隼】遗失物 02

我也没想到这玩意还会有后续,而且我还想搞长篇(flag
虽然说是遗失物的后续,当时写前篇的时候反逆组还仅仅是单纯的反逆组,现在的心情稍微有些改变了…把前篇仅仅当做一个设定会比较好
因为很贵乱所以提前预警一下,总之是(还很纯洁的)游斗隼+(身体关系的)零隼
r15……?因为拉灯了


遗失物

02


一见到赤马零儿的脸,隼立刻就像是领地被冒犯一般,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不速之客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屋内人的不悦——或许说是对隼无声的排斥视而不见,毫不客气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交叠起双腿,依旧是一副冷静的表情,端得好似要促膝长谈的模样。

「我说过的吧,有需要就来找我。」

没有寒暄,很有赤马零儿风格的开门见山,对面的人闻言脸又黑了三分,「多管闲事……」

隼脸上不快之色难掩,赤马零儿的意思很明确,但他没有和对方纠缠的意思——不如说是没有和任何alpha纠缠不清的意思,隼本来就是警惕心很重的人,即使是合作关系,他也没有完全信任赤马零儿,这一点,隼相信对方也是同样。

那只是个意外,是无可奈何的妥协,他不否认和对方的情事很愉快,如果不是这种情况,或许他会欣然接受这种关系,毕竟赤马零儿作为床伴无可挑剔,激战后被挑起的欲望也需要排解。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生理结构的不同,他丝毫无法掌握主动,会完全被赤马零儿牵着走,甚至还有被标记和妊娠的可能,在这么巨大的风险面前,他不可能还用只是各取所需解决生理问题的心态来面对。

「多管闲事……?」赤马零儿对他明显的抵触倒也没生气,站起来稍微贴近了他几分,在隼还没反应过来时用指尖摩挲着他脸颊旁的鬓发,以极其狎昵的姿势嗅了嗅,「你自己闻不到吗,这么赤裸裸地勾引人的味道……」

隼一瞬间寒毛都倒竖起来了,下意识想拍掉他的手,却被零儿预料到先一步放开,发丝从手心滑走,零儿又恢复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那么我换一个问题,你的配偶是谁?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前配偶。」

隼眉头皱得更深,下撇的唇角压抑着怒气,「……没有那种东西。」

「看了这个你还要坚持这么说吗?」

零儿把一张纸放在桌子上,隼满腹狐疑地拿起来看了一会儿,脸色似乎更加难看了。

「最初就觉得奇怪了,性别觉醒后没有接受标记的omega会一直受到发情期的折磨,而且会越来越频繁,而你却不是这样的。」零儿的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根据检查报告来看,你身体里的alpha信息素才消失没多久,和你到基础次元来的时间几乎吻合。」

听着零儿的声音,隼的眉心几乎都要打结了,他紧紧盯着眼前的报告,指尖的力道都把纸张弄皱了,然后那暗金的细长瞳孔猛一收缩,显出惊异之色。他深吸一口气把报告丢回桌上,身体似乎一瞬间脱力了,神色明显舒缓下来,黯淡的双眼闭上了,声音有些嘶哑,「……是游斗……原来他知道了。」

他曾经撞见过游斗悄悄往他的水里加东西,逼问之下游斗才掏出了一瓶营养剂。

「抱歉……只是看你最近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

「这种事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何必偷偷摸摸——」

话说到一半,隼倏然住了嘴,眼底浮上一抹复杂之色。游斗搞到这一小瓶东西估计很不容易,战争时期一切物资都很宝贵,如果直接把这东西给他的话,他可能会留给琉璃,或者分给反抗组织。

「对不起隼,但是我很担心你……真的……很担心……」

「我不是怪你,谢谢了,游斗,以后没必要这么偷偷摸摸的,自己的身体我自己会管理好。」

那时候的游斗露出了非比寻常的担忧神色,只是自己没有想多,就这么忽视了他欲言又止背后的心思。

对了……游斗不在身边就忘了这回事,所以才……

隼紧抿的双唇微微开了个口,然后他在身上摸索了一下掏出一个小瓶子丢给零儿,「估计是假性标记的抑制剂……xyz次元的omega不在少数,自然也有应对这种情况的手段。」

「哦?阻碍信息素合成的药物基础这边也有,不过xyz次元的性别比情况这还是第一次听说。」零儿饶有兴趣地把玩着那个写着营养剂的小瓶子。

「没那么高级,应该是最便宜的那种抑制剂,只是人工合成的alpha信息素。」

「所以这样你明白了吗, 我的个人问题我自己可以解决,不需要你来插手。」隼这么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面上则显露出明显的心不在焉的模样,「比起这个,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决斗盘还给我?」

游斗……那个打倒泽度的xyz决斗者……

零儿略微思索了一下,「还在调整中,等到几天后锦标赛开赛的时候会还给你的。」

「不行,先还给我,这样我没办法联系游斗。」

接受赤马零儿的条件,是他和游斗商议的结果,准确来说,是他说服游斗的结果,一向很冷静理智的游斗,在这件事上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执拗。

「不行,我不同意。你知道你一个人消失后我有多担心吗?丢下一句「我去基础次元了」就走了,你把反抗组织的伙伴们都当什么了?」游斗毫不犹豫地说道。

「那是因为游斗你们都太温柔了!你肯定会阻止我——」

「隼,冷静一点,不要被仇恨冲昏头脑,万一你出了什么事……」

「你在小看我吗,区区LDS——」

「不,隼,你不明白……」游斗咬了咬牙,最后吐出一句话,「……你太直率了。」

隼正准备反驳些什么,却眼见着游斗死死地盯着自己,那清亮的少年音色低了下去,「如果对方有什么异心,你又要让我再次体会到失去重要的人的痛苦吗?」

隼看着游斗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情柔和了几分,「我并没有完全信任赤马零儿,但是那家伙的力量,会是我们找回琉璃,向学院复仇的一大助力,我愿意赌一把。」

「可是隼,你……!」

「游斗。」

隼叫了他一声。

游斗沉默了半晌,旋即用力地抓住了隼的双臂,银灰的瞳孔直视着他,「隼,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绝对要跟我联系,只有这点我不会退让。」

隼垂下眉眼,轻笑一声揉乱了他的头发,「知道了,你操心过头了。」

「是隼太没有自觉了……」游斗皱着眉嘟囔着,接着认真道,「隼,你记好,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本和赤马零儿谈条件,所谓的合作,只有双方势均力敌才是合作,但是现在的我们……」

「恐怕对方也是知道我们的窘境才提出要你留在LDS,以那个男人的谨慎来看,你要做好他可能暂时会限制你人身自由的心理准备,只要他向学院掀起反旗的意愿不是虚假的……也只能委屈你忍耐了。」

一切都如同游斗所预料的那样。

甫一到LDS就被收走了决斗盘,活动范围被限制在LDS内部,无处不在的监视摄像头,一切都让人不快。

游斗唯一没有猜到的,就是他跟赤马零儿发生了关系。

零儿看着隼异常坚决的表情,淡淡道,「我知道了,决斗盘等会儿给你送过来。」

说着他放下了手上的药瓶,「还有,给你一天的时间,去见你的同伴吧。」

「……你在打什么主意?如果你想对游斗不利——」

「你误会了。」零儿打断了他的话,「黑咲,我说过了,没必要对我这么有敌意,当然,我知道你对我的安排有所不满,但是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你也是明白这点才到我这里来的吧。」

「……赤马零儿,不是谁都像你一样喜欢把别人当做道具来利用。」

零儿淡淡瞥他一眼,神色不变地反唇相讥,「想把我当做人质威胁赤马零王的你,有资格说这种话吗?」

「你……!」

思考之前拳头先朝着对方冲了过去,却被零儿扣住手腕顺势撞在墙上,隼下意识地挣扎起来,抓住自己手腕的手立刻加重了力道,大得简直像是要把手腕卸下来一样,隼吃痛地闷哼一声,扭过头来恶狠狠瞪着他,从牙缝间挤出满是怒气的声音,「赤马零儿……!」

「你看,受到一点挑衅马上就要拳脚相加……」零儿面无表情地压着他,对隼仿佛要吃人的目光视若无睹,冷淡地下了结论,「你太鲁莽了,我不可能放你随便行动。」

这家伙……全部算计好了……!故意挑衅我也是为了这个……!

「放开我!」

意识到这一点的隼羞愤难忍,头脑登时一热,面容都因为怒气微微扭曲,他背后的零儿接着道,「更明白事理一点吧,你现在这样什么都做不……」

话说到一半,零儿发现对方死命挣扎的动作忽然像断电一般停住了,刚才还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的男人突然像被抽了脊骨一样,双腿一抖瘫坐在地上,耳根染得通红,「放……开我……」

零儿松了劲,只是随意地拎着隼的一只手,眯起了双眼,「……我倒是忘了,是我不该刺激快发情的omega。」

心脏剧烈地跳动着,简直就像要跳出胸膛一样噗通噗通地鼓噪着,血液也躁动起来,把异常的热度传导到全身。隼全副心思都在压抑自己的喘息,连挣脱开零儿的手都忘了,凌乱的呼吸声中,零儿听见他挤出几个模糊的词,「把……我的药……」

「合成信息素只有发情前吃才有用。」零儿放开了隼的手,直接把他打横抱了起来,「虽然说了不想把可靠的战力当做omega来对待……不过你还是在床上更可爱些。」

世界突然天旋地转,隼眼前一花,就已经落在了零儿的怀里,「你这……」

「稍微闭嘴一会吧,有什么抱怨的话,我待会儿会听的。」

评论 ( 2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