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天狼骨科]冰棺

听说有骨科我就来了.jpg
剧情目前看来挺日系套路…而且中翅既视感挺强的,尤其是知道这个尼桑叫ミハイル以后()不过中翅的妹子我都挺喜欢的镜爹写妹子特戳我好球区(
但是骨科真的好磕到昏迷,人间不值得骨科才是真…
追原创动画就是刺激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本来我等着看兄弟反目相杀在你的心上用力开一枪的,结果就看见两头狼崽摸摸蹭蹭我暴走,是天使吗,是天使吗(狂暴ex
听说这片是主打欧美市场试水,搜了一下樱花妹那边基本没啥反应官推只有七千我好饿啊啊啊啊啊啊,这么经典的骨科多么齐全的要素可以预见的フラグ这不科学面向海外市场反而本土没啥水花了哪里有这种道理哭哭
时间线乱来我就是想让狼崽子哥俩好亲亲抱抱舔舔团成一团…(。













「人的体温…还是真是久违了。」

「嗯……?哥哥?!你什么时候——」

尤里大吃一惊想要回过头去,却被对方勒了一下腰止住了动作,「别动,让我抱一会。」

尤里下意识地不动了,刚刚惊醒大脑还不大能清醒地运作。但是即使如此,被吸血鬼摸进房间还毫无察觉,这在往常是难以想象的事。干了猎人这行这么多年,夜袭暗杀这种事他也遇见不少了,那些吸血鬼虽然鬼鬼祟祟的隐蔽性很强,身上浓重的血腥味却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但是米哈伊尔的身上没有那种气味,所以在列车上那时,他连对方走到他身前都没有察觉。

这么无抵抗地被吸血鬼抵住脖子也是从未有过的体验,米哈伊尔抱着他,头埋在他肩膀上,静静地呼吸着。

在感到危险之前先被安心感俘虏了,这个姿势他很熟悉,狗镇很冷,几乎是个冰封的世界,在很小的时候,妈妈和哥哥就会这么抱着他,在寒冷的雪夜里裹着厚实的被子,互相依偎着取暖。

后来长大了反而有些不大好意思,不想跟米哈伊尔挤一个被褥,结果半夜踢被子冻的要命,最后还是米哈伊尔抱着他睡了。

「我长大了!已经不用和哥哥一起睡了!」

「等你不会踢被子再说吧,尤里。」米哈伊尔对他的抗议置若寡闻,把尤里从被窝里探出来的小脑袋又按了回去,长叹一声,「小孩子的体温真是暖和啊……」

那个时候虽然觉得这么大了还要粘着哥哥睡觉显得很幼稚,现在回想起来,呆在家人的臂弯里真的很舒服,温暖的身体,沉稳的心跳……尤里躺在冰冷寂静的怀抱里不由自主地想。

背后的人再也没有了动作,似乎真是要抱着他入睡一般。

「……很累吗?」

不知怎么地,他隐隐约约觉得米哈伊尔身上缠绕着脱之不去的疲惫感,不光是声音,似乎连吐息都带着倦怠。

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还有很多事想问,哥哥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又是怎么来的,至今为止都过着怎样的生活……然而出口的却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关心,忽然出现在尤里面前的米哈伊尔像个虚幻的影子,只要触及就会破碎。

米哈伊尔无言地蹭了蹭他的脸,长长的银发挠得脸颊有点痒。

「是不是那群吸血鬼为难你了?」

「没事,不用担心我。」米哈伊尔轻声道,冰冷的呼吸仍然没有什么波动。

这仿佛被偷来的安稳时光也自始自终萦绕着寒意,明明就近在身侧,却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隔膜,斩断了血缘的红线。

他们是流着同样的血的天狼兄弟,曾经是。

尤里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缓缓道:「哥哥…我不会放弃的,即使被你看作敌人……我也不会放弃复仇,我无法原谅害死大家的吸血鬼……」

「尤里。」

寒意随着呼唤名字的清冷声音飞窜而上。

「……不抵抗吗。」

冰冷的獠牙紧贴着菲薄的肌肤,让人发毛的触感刺入肌骨,瞬间打破了所有温情脉脉的表象,毫无防备的尤里微微僵硬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屏息。

米哈伊尔向自己露出了獠牙,像是某种威胁,或者说警告。

——把弱点暴露给敌人是多么的无谋。

「你想做的话就做吧。我也不是以半吊子的心态决定成为猎人的,既然都说了不惜与你为敌……」尤里咬了咬牙,「这点事算的了什么。」

「你还是老样子,只有气势不输人。」

米哈伊尔轻笑一声,然后手伸进他的上衣里,「别说复仇了,我不用看都知道你现在肯定是一副很难过的脸…尤拉奇卡,我可爱的弟弟,你还是太年轻了。」

「……痛!」

「虽然避开了要害但也是结结实实地贯穿了。」米哈伊尔摸了摸尤里缠在肩上的绷带,「而且伤口还裂开了一次吧,好浓的血腥味…也是,毕竟那样大闹了一场。」

「虽然不像吸血鬼那样能迅速再生。我们天狼恢复还是挺快的,再过两三天应该就能长全了。」米哈伊尔垂眼望着微微被血染红的绷带,鲜血的香味晃晃悠悠地漂浮着。

尤里突然福至心灵转过身来,直视那双猩红的双眼问道:「你…莫非是来看这个伤的……」

米哈伊尔抬眼看他,然后轻叹道:「睡吧,尤里,我累了。」

那双不详的眼睛闭上后,眼前的吸血鬼青年仿佛又和常人无异了,在斑驳的疤痕和眼睑深邃的阴影下,是依稀令人眷恋的温柔容颜。

但是在他所不知道的地方,他的哥哥也在一点一点地改变着。

尤里一时有些愣怔,触上他的脸,果然还是如冰一般冰冷,失去生命的青白色寂静地沉眠着,映在深蓝冰棺中,让人想起故乡永恒不化的冰雪,难以长明的天光。

尤里忽然觉得双眼发热,肩上的伤口隐隐作痛起来,他闭上眼,轻轻亲了一下米哈伊尔的脸颊——就像他以前经常做的那样,然后缩进了他怀里。

「晚安……哥哥。」

评论 ( 9 )
热度 ( 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