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线是第一生产力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k/尊猿】束缚


tv剧情的妄想补完
一年前的脑洞
虽然说是尊猿不过作者是伏见中心各种方面都偏爱伏西米

01

当伏见察觉到自己对周防尊抱持着怎样的态度时,他已经输得一败涂地了。

恐惧。

伏见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如此地害怕赤王,害怕到连身体都不受自己的控制。

那绝对是伏见不愿再回想的经历,但那一幕就像被烧红的烙铁牢牢印在心里,抹消不掉,只要稍一触及,恐惧就会被点燃,让四肢百骸都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简直就像那个被自己烧掉的刺青一样,甚至比那还要严重。

那时的疼痛不过是一时的,时不时的瘙痒更无关紧要,但能够扭曲自己意志的威慑足够让他后怕并心怀忌惮。

已经离开吠舞罗这么久,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力量,却还是会惧怕,这和当初那个看到被熔化的玻璃瓶就吃惊得合不拢嘴的小鬼有什么区别!

伏见的拳头重重地捶在坚硬的墙壁上,他垂下头,面容满是不甘和懊恼。

糟糕透顶!

伏见当然不会自不量力地认为自己可以阻止赤之王,能和王抗衡的只有王,宗像礼司也是清楚这个才下达了不用阻止赤王的命令。

那个景象仿佛扎了根般刻在脑海里,怎么赶都赶不走。

冲天的火光中,赤之王踏着断垣残壁径直向门口走去,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看向任何人,有那么一瞬间,伏见连直视他的勇气都没有。

被绝对的力量压制了。

手臂在颤抖着,恐慌在血液里游走,无力颤抖着的手根本握不住剑,几秒后只得垂下手,露出一部分的刀身最终还是被收回了刀鞘,浓郁的不甘如同阴云布满了眼眸。

连对他拔刀的勇气都没有。

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自己驱使的青之力量没能保护好副长,反倒是自己被发出的赤色火焰给保护了。

那不是出自本意,而是身体在察觉到危险而本能地做出的防御反应,因此伏见承受的伤害不过是蹭破皮而已,但伏见却完全不会感激这力量的给予者。

周防尊,又再一次扭曲了他的意志。

伏见紧咬着牙,从牙缝间挤出充斥着怒气的声响,在昏暗寂静的房间里回荡着,而骤然意识到什么的他,重重地啧了一声,失去了眼镜遮掩的双眸折射出尖锐而可怕的光芒。

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周防尊束缚了,自己的行动,意志,都被那家伙左右了。

太可怕了,只要一旦成为那家伙的氏族,就会受到影响。

伏见寻求力量,渴望着强大的力量,所以尽管口头上不屑于从赤组得到的力量,内心还是希望保留着。

前提是那是可控的。

他不需要不能控制的力量,在周防尊的身上,他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了,过于强大的力量会招致毁灭,特别是无法掌控的力量更为危险。刚刚加入s4时,接纳了青色火焰的伏见就苦恼过怎样压制狂暴的赤色火焰,虽然费了一番工夫,但最终还是将两色火焰都完美地约束在可以随意使用的范围。

但是最近,那力量又开始不安定起来了。现在,他就可以感受到,赤之力量在骚动着。

赤之王,差不多也该到极限了。

伏见突然觉得异常烦躁,心头仿佛有猫爪子在抓一样,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把这归咎于在体内乱窜的赤之力量。

是时候该舍弃这份不稳定的力量了吗?说起来离开吠舞罗的时候尊先生并没问他要回这份力量,他也不知道取出的方法……

伏见上半身倚在墙壁上,随意地摩挲着发梢。

尊先生他们是去学院岛了吧,那些人究竟想做什么……

他的威斯曼数值早已超过标准,今天这么无节制地展开圣域,恐怕离达摩克里斯之剑坠毁的时刻又近了几分。

伏见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周防尊的结局几乎是可以预见的事。若是肯从赤王的位置退下来还能活下来,过上普通人的生活;若是一意孤行,室长是绝不会让迦具都巨坑的惨剧再度发生的。

周防尊并不是不明白这些,他虽然看起来懒散,实际上并不愚笨,这一点伏见还是知道的。

但是他很任性,既像是王的任性,也像是小孩的任性。

执意要手刃杀害十束多多良的犯人,因为明白室长绝不会放任他不管所以有恃无恐地不听室长的劝告,任性地背负了他人的罪孽,又让他人背负上自己的死。

一想到对方毫无逻辑可言的行动,青年的脸色沉了下来,被泄愤丢在床上的终端机屏幕亮了起来,伏见走过去,瞥见来电显示犹豫了几秒。

他最终还是接了电话,隔着话筒传来了男子熟悉的嗓音,「休息地差不多了吧,伏见君。」

伏见貌似无意地以手指摩挲着桌面,「室长才是,已经下定决心了吧。」

「……还是一如既往地说话不留余地呢。」

「那是当然的。」伏见俯身捡起眼镜在手里把玩着,敛着精光的浅色双眸微微眯起,「如果连王都不能明确自己的方向,部下又怎么跟随呢?」

终端机的对面似乎愣了一下,然后伏见听见对方苦笑道:「真不像是你会说的话。」

「或许我也迷茫了吧。」伏见淡淡地回道。

「今天的伏见君,似乎特别坦率呢,真让我吃惊,看来你对赤王也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

「别误会了室长。」伏见皱眉,「我只是今天没有和您斗嘴的兴致罢了。」

「呵……」宗像低低地笑了,听在伏见耳中却有种异样的凉薄,「真巧,我也是。」

伏见的手指停了下来,他戴上眼镜,努力压制自己心中翻腾的情绪,以公式化的语气道:「那么我现在就过去。」

挂了电话的伏见长吸了了口气,把终端机放回衣服里,良久都没有动作。

室长他,大概是想从我这得到支持吧。他并不是软弱的人,即使没有我,他也一定会义无反顾地走在大义之路上,哪怕再痛苦,哪怕从此只有他孑然一人。

王,真是无聊又可悲的存在,拥有强大的力量却陷入孤独的深渊。

不过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伏见推开门,嘴角带了一丝苦涩,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不知何时已然沉寂下来了,像是坠入冰窟的火星,还没来得及燃烧就已经熄灭了。

tbc

评论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