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k/尊猿】束缚 2【END】

02

吠舞罗占领了学院岛,而s4把学院岛层层包围了起来,在双方人员剑拔弩张的情形之下,双方的王却才结束一次秘密会谈,说是会谈,但对双方来说,这不仅是以王的身份来进行的谈话,至于这其中掺杂了多少私人情谊,恐怕只有两位当事人才清楚了。

周防尊目送青王走远后坐在了石阶上,从口袋里掏出烟悠悠地抽了一口,红色的光点在黑暗中忽明忽暗。半晌,他突兀地冒出一句:「你不跟你的王走吗?」

闻言,草丛不规律地晃动了几下,沙沙的声响在静谧的人工林里格外清晰。

伏见从树林的阴影中走出来,掸了掸身上的积雪,站在了离周防几米远的地方。

周防瞥了一眼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的青年,深深吸了口烟,伏见看到他在袅袅的烟雾中捻灭了那根才点燃了几分钟的香烟。

「偷听可不是什么好事。」

伏见不以为意,「我可不认为我有那么大的本事能瞒过两位王的眼睛,既然两位都知道我在这里,也就说不上什么偷听了。」

「哼,油嘴滑舌。」周防略有些嘲讽似的笑了,「你比宗像能说多了,可惜如果是为了那件事来找我的话,你刚刚也该听到我的回答了。」

「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周防尊。」伏见仰起头直视对方的赤瞳,「我可没室长那么仁慈,你的生死和我毫无关系。而且在s4,室长的口才若是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虽然大部分都是废话。伏见在心里默默把话补完。

一直在望天的周防有些惊讶地瞥了青年一眼,「看来你是真心把宗像当成自己的王了,我还以为依你那个性格,就算去了s4也不会真心崇敬自己的王的。」

「……请别随意猜测他人的事,室长和你不一样,他是个称职的王。」

被这般明枪暗箭讽刺了的赤王面上不见一丝愠色,仍旧是一派慵懒模样。所谓王的宽宏大量,不过是这个人懒得生气吧,伏见如是想。

「称职啊……」周防眯起眼不置可否,「但是如果王都和宗像一样的话,那就太无聊了,本身王什么的就是麻烦的事。」

虽然很不想承认,伏见其实也和周防有着同样的想法,从某种方面来看,伏见和周防还是挺相似的——看上去都总是一副散漫的样子。

除了寻找杀死十束的凶手外,伏见还没见周防对什么上心过,伏见本人也是,除了美咲的事之外几乎什么都提不起劲。但伏见有一点和周防截然不同,他一旦承担起责任,虽然嘴上不说,也会尽全力把它做好,这一点应该是受宗像礼司的严谨影响潜移默化形成的,毕竟是未成年人,很容易染上他人的颜色。

周防望着离他好几个台阶远的伏见不甚在意地说:「你一定要离我这么远说话吗?」

「这是最基本的警戒心,我可没有室长那种贴人面说话的习惯。」

伏见不着痕迹地保持着距离,周防沉默了一会盯住了青年的脸,忽然开口:「你……不会还害怕我吧?」

「哈?你在说什么蠢话,我什么时候害怕过你了。」瞬答的伏见露出一副轻蔑的表情,周防却敏锐地察觉到方才话音刚落的瞬间,青年的瞳孔骤然缩小。

周防突然对伏见猿比古这个人产生了兴趣,在s4的日子让他改变了这么多吗?还是最初就是这个样子,是自己没有注意到而已?

相较起周防的悠哉自如,伏见只觉得浑身上下的神经都在须臾间绷紧了,本以为只要保持着这个距离,他就有自信能够正常地和周防对话,没想到还是被对方看穿了。

失策了……伏见在心里诅咒自己的大意,面上却还是不以为然的神色。

像那只猫一样。

周防的脑海里突然冒出那只通体乌黑,眼球碧蓝的野猫。黑猫尖细的瞳仁眯成一线,眼睛宛如裂开一条缝的蓝宝石,在黑暗的映衬下散发出骇人的蓝色荧光,警惕地盯着从后巷路过的自己。稍微靠近它一分,它就浑身一激灵,身上乱翘的毛马上倒竖起来,弓起背,尾巴和耳朵都直直地立起,摆出攻击的架势,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像是警告的低吼。

周防是个想到什么就会去做的人,他现在想对伏见做的事,就像当时对那只猫做的一样。

精神高度紧张的伏见只见沉思了良久的赤王站起身,慢慢地,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过来。

被青年刻意维持的距离在渐渐缩短。

伏见下意识的动作就是拔刀,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一动不动,他浑身僵硬,心中早已警铃大作。

要被抓住了!!

这句话在脑子里不断地,一声比一声急促地回放着,像是要连脑海中最后一根弦也炸断般尖厉地轰鸣着,震得耳膜轰隆作响。

再接近下去的话,绝对会被发现的,自己最不想让对方知道的事。

周防在离伏见半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青年近得触手可及,一低头,青年清秀的脸就落入眼中,畏惧和不屈深深藏在他眼镜下的凉薄蓝眸中,那张嘴一张一合地翕动着,掩住了不规律的颤抖。

伏见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大抵又是些嘲弄的话,本来不是想说这些的,本来应该以更冷静的态度去面对他的。但只要一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心脏就开始鼓躁起来,把他的情感无限放大。

当周防抬起一只手放在伏见头上时,伏见心中最后一根稻草断掉了,青年像是被突然切断了电源,当场当机。

没办法抑制的颤抖瞬间停止了,那只大手轻轻拍了拍伏见的头,拍掉了他头上的落雪,过高的温度融掉一部分白雪,雪水顺着鬓角滴下,打湿了青年的脸。

伏见想自己一定是一副完全愣住的傻样,睫毛上的雪遮住了一部分视线,而他只是大张着眼,无暇顾及。

周防收回了手,看着少年呆愣的样子若有所思,「我还以为会得到同样的反应。」

漆黑的巷尾里,黑猫凶狠地盯着伸过来的手,在差点触及毛皮时一跃而起,狠狠地抓了那只手一把,随即身形一晃,两点幽蓝的荧光一闪而过,便隐没在更深的黑暗中。

听到周防尊的话,伏见这才回过神来,迅速后退拔出了刀,咬牙道:「你这人……!」

周防只是看了看一脸警戒的伏见,然后淡淡地说道,「谢谢你。」接着也不看伏见的反应转头慢慢走远,剩下蓝衣青年直愣愣地站在雪地里。

「那个人搞什么……」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的伏见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然后发现先前寒毛直竖的恐惧消失了,被雪水沾湿的发丝黏在锁骨痒痒的,他摊开手燃起了深红的火焰,睫毛上的雪融化毫无预兆地迷了眼。

伏见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他低着头,像是祭奠某种无声无息死去的东西一般,久久没有动作。

「伏见君,周防是个天真的人。」

伏见看着宗像的手上干涸的血迹没有说话,仿佛可以看到艳丽的血花绽放又开败的光景。飘絮般的落雪把一切都装点得梦幻非凡,伏见又想起在那个男人指间浮动的明灭光影,深红的光点散发出柔光,让指尖都染上暖意。

雪夜里一瞬间闻到了苦涩呛人的烟草燃烧的味道。

「对他而言,这不过是亲手为十束多多良报仇,自己过后会变得怎样都无所谓,反正有身为青之王的我为他收拾残局,他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

「但是对我来说很残忍。」

「如果周防不那么固执,而是让我来制裁无色之王,即使我的威斯曼数值升高也不会崩溃,可他明明已是强弩之末却还不愿停手。从结果来说,我都杀死了一个王,但是我却失去了一个可以谈话的友人,这笔买卖一点都不划算。」宗像十分遗憾地摇着头,留给伏见一个萧索又孤寂的背影。

在漫天飞雪中,远去的宗像衣摆飘扬,身上那点点飞溅的猩红像是要烧起来一样,灼得伏见眼睑发烫。冷风灌入衣领,从脖颈开始寸寸冻结,像是连人心都要冰冻起来一样。

那个人是否也拥有所谓的王的孤独呢,是否会有明明周围有许多部下,却总是有「我和别人不一样」的落寞感呢?

雪一直在下,风呼啸着卷起一树银白,然后伏见看到满目红光,那个人的颜色星星点点布满了夜空,像极满天星斗,可伏见明白,这是周防尊生命的火焰,如今该回到初始的地方去了。

「太狡猾了啊,尊先生。」伏见望着胸口,刺青已经消失了,只剩下焦黑的痕迹依旧盘踞在锁骨下方。他抬头,注视着深红的光点渐渐上升,和吠舞罗的一大片红光混杂在一起不分彼此。伏见眯眼,不甚分明地撇了撇嘴角。

被那个烙印束缚的某个胆小鬼的回忆,早就不在这里了。

end

之前被友人吐槽你取这样一个R15的题目内容却是补刀向的在炸官方之前要先烧了你云云,其实我只是想写知道周防的决定而不阻止,却因为对方注定的结局而无自觉焦躁的伏西米,这样的伏见实在太美味了^q^ 

搞哭伏见的愿望失败了哭哭【。】感觉伏西米好像怎样都不会哭呢,就连离开homura和美咲决裂时都只是露出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陷入情欲的话大概会流泪的吧,可惜只是生理性的【。】要是有人能让他哭出来就好了w←这才是这篇文之所以出生的原因【但是失败了】【。】

在狮子旁边发抖又不敢炸毛的猫超可爱wwwwwwww想写尊哥摸伏见头很久了wwwww尊哥其实也是有关心伏西米的w 全部都是ooc严重的意识流自我妄想有人能得到共鸣就好了w

评论 ( 19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