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に滲む、黄金の揺りかご

© Paranoia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喻王】羔羊 02




02



极东之地有巫术名为「言灵」。


简单来说,就是个以名字为媒介,通过言语来束缚对方灵魂,让对方对自己言听计从的术式。


王杰希的血脉很淡薄,哪怕是调动全身的魔力和一部分的精神力也用不了多强力的言灵,但是暂时控制对方还是可以的。


巫师的言语具有力量,他们可以赋予言语生命,让言语成为利刃,化为诅咒或是誓言。


本来王杰希并不想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名,但是契约的仪式中必须得有「互通姓名」这一项,若是不说怕是会招来怀疑。


不过能使用言灵的只有拥有极东血脉的人,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会被对方反控制。


王杰希藏在黑袍下的另一只手在悄悄结印,极东之地的术式往往不需要魔杖,在这种时候就派上用场了,虽然他也可以布下魔法阵什么的,但是恐怕自己还没有施法完就会被对方打断,而且现在自己恐怕也没有那么多的魔力去维持魔法阵。


「索克萨尔。」


柔和而缓慢的声音从王杰希的嘴里流泻出来,被魔力熨烫过的声音拥有让人无法反抗的力量,现在他需要这个吸血鬼,哪怕是用上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


只要呼唤对方的名字,对方就不能拒绝,反抗的话会受到灼烧灵魂一般的痛楚。


「服从于我。」


说完,王杰希正准备收回放在对方额头上的手,却马上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喻文州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眼里闪烁的血光让王杰希一惊,这不是被言灵控制的人该有的眼神。刹那间,他下意识地就想加强术式,「以言断之神……」


还没说完就感觉一阵恍惚,王杰希知道这是魔力耗空的反应,那么自己的言灵确实是成功了,但是为什么没有起效?


王杰希捂着额头后退几步,对方的声音又在狭小的空间里响起来。


「没想到在这里能够见到言灵。」


喻文州是当真很惊讶,他从来没见过有巫师能用言灵,漫长的岁月里,他也曾经在极东之地遇见过几个言灵师,所以对这神秘的东洋咒术还是有点了解的。


刚才他之所以那么轻易地报上姓名,也是没有料想到眼前的人居然会用言灵。


「不过还不行,这半吊子的言灵不仅对我没什么影响,还给你带来很大的负担吧。」喻文州瞥了一眼王杰希魔杖上逐渐黯淡下去的宝石说道,「魔力的流动停止了。」


「你……」


王杰希到底也是个心思玲珑的人,对方活过的年头说不定比他多上几倍,即使见识过言灵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那样的话……说不定对方知道破解言灵的方法?


比起挫败感和危机感最先涌上的是对未知领域的好奇,王杰希冷静下来问道,「你知道怎么破解言灵吗?」


喻文州不答却笑了起来,「难怪人们都说王不留行行事诡异多端,连我也难以跟上你的思考。」


王杰希听出这是对方在调笑自己,虽然有些恼却也发作不得,一时面上神色变幻莫测,喻文州像是知道他心思接着道,「完整的言灵无解,你不是真正的言灵师,没有完整的言灵血脉。要是精神力比较弱的恶魔可能会被你控制吧,但是这点束缚对于上级恶魔而言还是过于小儿科了。」


说着他走到了高英杰的身旁,苍白的手放到了伤口上,肉眼可见的黑气从创口被吸出,喻文州回过头来对着王杰希笑得有些暧昧,「真的那么不愿意?」


王杰希望着那个淡淡的微笑不知怎么的竟没能狠下心来拒绝,那双漆黑的眼底荡漾着醉人的酒红色,深不见底,仿佛要将人吸进去一般,然后他就明白了。


「你……又对我用魅惑。」


现在自己魔力全失的状态,没办法再把魅惑隔绝在外,还能察觉到被施加了魅惑已是因为魔抗性较高的缘故了。


「抱歉。」喻文州这么说着,眼底蛰伏的红光退了下去,略带歉意地笑了笑,「这个应该叫……进食的本能?现在的你简直就像羔羊一样……」


王杰希还在疑惑这话是什么意思,喻文州却起身,走近王杰希身边对他耳语,「全无防备地邀请我吃了你。」


王杰希被这话语里的热度烫得抖了一下,他知道吸血鬼摄食的方法,吸血鬼会魅惑人类,让他们不由自主地自己献上血液。


巫师最重要的就是魔力,没有魔力的巫师,除了长期在魔力中浸淫而产生的魔抗性以外,就和普通的人类没什么区别了。


「真的不要吗?」


那个带着蛊惑的声音又在耳边低低地响起来,喻文州执起对方的手,轻轻舔了舔那道浅浅的伤口。


「把身体交给我,好吗?」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9 )